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傻夫临门:蜜宠田园小娇妻  >  第18章 怼叶老太

第18章 怼叶老太

2091 2019-07-27 10:32:09

叶老太来之前,特意做了心理建设,要无视清醒之后就变得有点邪门儿的叶青衣,毕竟,短短一天的时间,她已经在叶青衣手里吃了几次亏。

  可是,听听那个死丫头说的什么话!

  竟然敢诅咒她残废!

  心里的火气蹭的窜起来,叶老太狠狠地瞪了一眼叶青衣:“死丫头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把嘴巴缝起来。不孝的东西,竟然敢诅咒亲奶残废,我看你是想吃家法了!”

  叶青衣瞪圆了眼睛:“奶,你可不能这么冤枉我,我什么时候咒你啦?”

  叶老太脸都黑了:“这么多人看着,你还敢狡辩!你刚刚不是说我的手残废了,这不是诅咒我是什么?老大,你还不赶紧把藤条拿过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没大没小的死丫头!”

  叶老太嚣张地指使叶贵文。

  叶贵文张皇地转开头,假装正在看墙角的东西。

  叶老太的火气更旺,指着叶贵文就想破口大骂,没等她开口,叶青衣拦在了她面前。

  “奶,这可就是你误会我了,我这是关心你啊!你想啊,谁家开门不是用手推的,偏偏你用脚踹,我看了,不就担心你的手受伤了,所以只能用脚踹门么!”

  叶老太被顶的头顶冒烟,呸了一声:“我家的门,我想怎么开,就怎么开。你个死丫头,赔钱货,管得到我们叶家的事么!”

  叶青衣惊讶地捂住了嘴:“奶,您这是不打算认我爹这个儿子了么?”

  神来一句,让众人都懵了。

  叶青衣不等叶老太反应过来,就扑到了叶贵文旁边:“爹啊,我是你的女儿,奶却说我管不到叶家的事情,看样子奶已经厌烦我们一家到了极点,甚至不愿意认你这个亲儿子了。爹,我们还是赶紧收拾收拾东西搬走吧,免得留在这里碍了奶的眼啊……”

  一边假模假样地哭着,叶青衣一边推着叶贵文转身。

  免得她爹遭受叶老太的火气。

  她当然知道不可能这么轻轻松松地摆脱叶家,但是,叶老太也休想胡搅蛮缠用孝字压着他们大房。

  叶老太一口气差点憋过去,虎着一张脸大叫:“站住,你们给我站住,我什么时候不认老大了,死丫头,你是早晚要嫁人的赔钱货,叶家的事情你当然管不着!你现在赶紧给我滚开,长辈说话轮不到你插话。再敢胡说八道,我就缝了你这张惹事的嘴!”

  叶青衣“惊恐地”瞪圆了眼睛,紧紧地捂住嘴。

  “爹啊,我不过是关心了几句,奶奶要把我的嘴缝上。你赶紧去镇上找四叔和大堂哥,让他们问问夫子,谁家开门是用脚踹的。如果他们说我做错了,我就任凭奶奶把我的嘴缝上就是了!”

  这样的丢人事情怎么能让夫子知道!

  李凤英赶紧上前扶住叶老太:“娘,青儿也是关心你的身子,她一直都不怎么会说话,您大人大量,就别跟她计较了。如果气坏了,四弟和佳元都会担心的。”

  刻意加重的四弟两个字,成功地压制了叶老太的怒气。

  在她心目中,叶贵才是最有出息的,最重要的,不管是谁,都不能影响了叶贵才的前程。

  哪怕是她自己,都不行!

  如果青儿这个死丫头真的把事情捅到夫子面前,势必会影响夫子对贵才的印象。

  绝对不行!

  连续好几个深呼吸,叶老太这才彻底压下心里的火气。

  她狠狠地瞪叶青衣,眼看着叶青衣眼皮都不抬一下,只能恨恨地转开目光,决定不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等着,她早晚想到办法收拾这个死丫头。

  现在么……

  她凶恶的目光转向叶贵文和苗香兰,直接摆出老娘的架式,指着堆成一堆没来得及收拾的东西开炮。

  “老大,你们不是去给死、大丫头买药么?怎么买了这么多没用的东西?”

  “你媳妇儿是个败家婆娘不会持家,你个大男人就不知道管管么!才有点银子就这么乱花,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看样子,之前不给你们银钱是对的。”

  叶贵文夫妻被骂得脑袋快要低到了脚面,羞愧得一语不发。

  不过,夫妻俩都没有说这些东西都是叶青衣要买的。

  叶老太看着两口子任她教训大气不敢出的样子,总算满意了。

  她颇趾高气昂地抬着下巴,理所当然地说道:“老大,老大媳妇儿,娘也不是真想骂你们,可你们这样过日子哪行?”

  “反正东西都买了,娘也不追究了,不过,剩下的银子你们还是交给娘保管吧!”

  “你们大可放心,娘也不会用你们的,就给你们保管着,以后要用钱了再到娘这儿来拿,只要用在正途上,娘肯定大力支持。”

  打一棍,再给颗甜枣。

  叶老太太对付叶贵文夫妻那叫一个得心应手!

  实际上,堆了满地的东西她不是不眼热,可相比东西,她更眼热那二十两银子。

  先把银子弄到手,至于这些东西……过些时日,她有的是法子让老大两口子乖乖的给她送过去。

  叶老太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

  叶贵文脖子沉重地抬头,看了老娘看媳妇儿,看了媳妇儿看女儿,半晌都没吭气。

  叶青衣也不说话。

  她想看看便宜爹会怎么做,底线又在哪。

  在叶家头一次成为焦点的叶贵文,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长了刺一般,不安地蹭了两下地,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娘,我,我们也没买啥,就给孩子们买了身新衣服,青儿和红儿有好几年都没做新衣服了。家里的被子太旧盖着不暖和,所以又买了棉花……”

  叶老太不耐地打断他的话:“我知道我知道,买了就买了,银子呢!”

  叶贵文咕咚一下吞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叶青衣,语气飘忽:“银、银子是林家赔给青儿的,爹说给青儿,所,所以银子也是青儿自个管着。”

  叶老太脸上的笑瞬间垮了。

  她没想到向来听凭她打骂指挥的老大竟会这么说。

  叶贵文的解释在她看来就是推脱,是在和她作对,是不想给她银子,是忤逆她,是罪大恶极。

  她本能看向叶青衣。

  肯定是这死丫头教唆的。

  她自己不孝还撺掇老大,要不把这股邪风压下去,以后大房还不反了天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