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秦先生,你有一枚娇妻请查收  >  012 驾鹤西去

012 驾鹤西去

2164 2019-05-25 15:41:23

“哼,我想起来你也是个混蛋!”看秦柏川现在这个恶劣她就知道她从前不喜欢秦柏川肯定是有原因的,“我觉得我以前一定特别棒,什么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我就是了。就算你长得好看又有钱又怎么样?我还不是看不上你!”

  秦柏川黑沉的眼眸中过了某种意味不明的光,睥睨了宁苏一眼,他从鼻孔里哼出一声气,显然对宁苏这种自我认知表示鄙夷。

  “你那是什么眼神?”宁苏握了握拳,“我是垃圾吗?你这样看我?”

  “这可是你说的,小垃圾!”秦柏川接话。

  宁苏,“……再垃圾那也是你儿子的妈!”

  秦柏川,“……”他淡淡的移开视线,目光落在小肉包的身上,那神色淡淡的让人看不出来任何表情,那双眼也跟瞎子似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难怪小肉包那么战战兢兢了,原来秦柏川也这么冷漠?“我说,你好歹也想小肉包的亲生父亲,不要搞得好像你是后爹好吗?”

  “你说我?”秦柏川挑眉,好似宁苏在说笑话一般,“这世上最没有资格的大概就是你了。”

  秦柏川说完就走了,气得宁苏在他后面握拳挥掌,要不是她现在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会让这个臭男人踩在她头上?见鬼去吧!

  宁苏抱着小肉包在一米五的床上翻滚了一夜,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小肉包已经不在床上了,宁苏猛地坐起来,一拍脑门才想起来自己究竟在哪里,快速的抹了把脸下楼,就看到小肉包在跟秦夫人玩儿,其他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见到宁苏下楼,殷惜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不过也掩饰的极好。

  宁苏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妈妈,不好意思啊,我睡得太熟了。”宁苏都这么说了,殷惜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宁苏走过去,伸出手,“小肉包,妈咪抱!”

  “妈妈,秦……我是说柏川呢?”

  “出去有事了。”殷惜莫名看了一眼宁苏,觉得宁苏好像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不过秦思有句话说得对,一次两次的改变不算什么,就怕宁苏会又变成从前那样。

  想起当初宁苏的所作所为,对小肉包的种种行为,殷惜脸色便有些难看起来,“既然你已经决定洗心革面,那就好好跟柏川相处,对穆桀也好一点,他还是个孩子,禁不起你们这么折腾!”

  所以,她从前到底是有多恶劣?

  殷惜看起来家教这么好,但是刚刚这番话说的宁苏无地自容。

  “从前是我混账,不懂事,做了很多错事,对不起!”宁苏是真心诚意的道歉。

  她虽然不喜欢秦柏川这个人,但是她很喜欢小肉包,而且殷惜看起来也很好相处。所以她从前多混账?想起秦柏川看自己的那眼神还有对她的态度,看来她以前真的有很大的问题啊。

  “知道错就好,但是知道错了要改,你要是再敢伤害穆桀,别怪我不客气!”

  “我知道了!”宁苏抱着小肉包好一会儿,带着小肉包玩了一会儿,又吃了早餐。

  她现在对一切都不熟悉,而秦柏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宁苏哪儿也不敢去,就只能待在秦家大宅里面。

  陪了小肉包一整个上午,宁苏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掏空。

  下午的时候秦柏川回来了,宁苏嘚吧嘚吧的跟着秦柏川上楼。没办法,秦柏川现在就是她唯一的官方认证的“金主爸爸”。

  秦柏川前脚走近书房,宁苏后脚就跟上来。秦柏川没看到宁苏跟着,他一抬腿勾起书房的门就要关上。

  那扑面而来的门板让宁苏猛地往后一退,伴随着嘴里的一声卧槽,宁苏的双手也下意识的往前推去。

  然后肉眼可见的,冷硬的门板胡乱的拍在了秦柏川的后背。

  只听得闷哼一声,秦柏川往前踉跄了两步。

  脸色阴沉的转身,看向罪魁祸首。他阴翳的眼底带着一丝肃杀的冷光,下颚骨紧咬着,脸色十分难看,“宁苏!”

  “额……失误失误,我不是故意的金主爸爸!”

  秦柏川,“……”

  宁苏对着手指,一副无辜可怜的模样,眨巴着她的卡姿兰大眼睛,“谁知道你突然关门,这力的作用都是相互的,我拍它的时候我的手也很疼啊!”说着还象征性的将双手伸出去,“金主爸爸您瞧,红了,我这细皮嫩肉的!”

  秦柏川,“……”呵!“闭嘴!”这死女人,他就知道永远也不要期待这女人变好,就算失忆了,她也能换个方式继续折腾。

  宁苏噤声,做了个拉链的动作把嘴巴合上。

  “找我什么事?”

  秦柏川继续往里走,一边脱掉西装外套,宁苏狗腿的跟上,顺手接过秦柏川的外套拿在手上,讨好的朝着秦柏川微笑。

  秦柏川拧眉,“问你话呢!”

  “唔唔!”指着自己的嘴巴!不是您让我闭嘴的吗?

  “不想说就滚!”

  他解开腕表扔在办公桌上,转头见宁苏咧开嘴,露出了那一口大白牙,“金主爸爸,我让你调查的我的身世还有我之前的经历,您查到了么?”

  秦柏川解开领带的手一滞,侧眸扫了一眼狗腿十足的宁苏,见到她那张虚假的脸便抬起眼皮转过身,“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就昨天啊!金主爸爸记性这么好,怎么可能忘记!”宁苏转到秦柏川跟前,双手合十,猛地鞠了一躬,“金主爸爸,上天会保佑你的!”

  秦柏川,“……”他驾鹤归西了吗?“那你先上天吧!”

  宁苏一愣,盯着秦柏川的后脑勺吹胡子瞪眼。他以为她乐意求他吗?要不是她现在寸步难行,她会理这个拽的跟二五八万的乌龟儿子王八蛋吗?

  “金主爸爸真爱开玩笑,我又不是灰机,怎么能上天!”宁苏继续微笑,“所以金主爸爸,你除了知道我姓甚名谁之外,还知道我其他的什么吗?”

  “你?”秦柏川意兴阑珊的打量了宁苏那张脸,舌尖抵着牙齿绕了一圈儿,“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爹妈是石头吧!”

  宁苏,“……”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骂我是猴子!所以你以为你耍猴……

  宁苏微笑脸,在心里给自己建设了一番,微微笑,“金主爸爸善良大方,玉树临风,丰神俊朗,人神共弃……人神共喜。”

  秦柏川眯了眯眼,“……”

  宁苏摊开手,可爱又萌萌哒,“打赏一点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