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天生兵王  >  第二十四章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第二十四章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3045 2018-12-17 14:56:04

小镇上很多居民其实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枪声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只要子弹和火药不落在他们头上,生活就能照常进行。

  若是子弹和火药落在他们头上怎么办?

  死呗,炮弹都落头上,砸家里了,不死还能怎么办!

  本来小镇还算平静,偶尔有私人武装经过,也算客气,自从来了荒原狼组织,他们盘踞于此,小镇就变了样子,并不是没有人抗争过,毕竟黑市上一把枪才几十美元,子弹也便宜,凭什么受他们欺压,可惜,敢于反抗的人,皮都被扒下来扔到镇子南边的那块空地上挂着去了。

  刚刚的枪声让很多小镇的居民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荒原狼组织的老窝,因为枪声过于密集了,不像是在射击训练,也不像是在开枪玩,虽然当地有结婚的时候朝天上开枪庆祝的习惯,但……毕竟是今天不是个好日子,按照习俗来讲,今天甚至不适合出家门,在家里睡上一天才好。

  所以发生了什么?有人在荒原狼组织的老窝里面造反么?

  真有人造反才好,打死一个算一个,那帮家伙就没有好人,所以全都该死!

  很多人暗暗咒骂,但也没有过去探寻一下,子弹不长眼睛,万一真飞过来一颗打中自己,丧气不丧气?

  集市就在荒原狼组织老窝的旁边,或者说是另一面,当枪声响起,很多人便开始收摊,所以没多久就走了一半,剩下的人似乎也觉得今天卖不出去什么了,要么坐在阴凉下边躲太阳,要么就是几个人凑一起,胡侃一通,谈论谁家的女人屁股大,说说谁家的女儿好像长大可以娶了。

  荒原狼组织剩下的成员们面面相觑,他们基本上什么事情都要听狼王和侍卫长的,如果这俩人不在,那就听巴里等人的,这些算是直系,但更多的都是拿着钱,吃喝玩乐,作威作福,死是真的死,但平时也是真的享受,欺压一下小镇的村民,也是快乐的不行。

  他们现在就不知道该干嘛了,狼王都被抓走了,剩下这十来个人端着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是谁来了一句,狼王都被抓走了,咱们分财产散伙吧,不然留下来没准政府会过来收缴咱们,这话一出口,其他人也是响应。

  所以营地里没多久也就空了,到处翻的乱糟糟,枪弹钱财也都被抢走。

  一栋房子里,响着吱吱的声音,偶尔又会传来沙沙的声音,却是一台比较老式的缝纫机在喳喳作响,缝纫机看着很新,机器前面坐着一个人,穿着崭新的长袍,一看就价值不菲,光是布料没有几百美金就下不来。

  男人在做衣服,表情极为认真,脚踩着缝纫机,控制走线,咔哒咔哒的声音响起,一针针的落下,走针的距离相同,位置也恰到好处,看起来十分的熟稔。

  偶尔停下来,像是在思考下一步如何进行。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不重也不急,所以就听不出来是男人还是女人的脚步,一般来说,男性体重大,性格急,走起来也比较快,而妻子的脚步声非常非常轻,甚至都有些听不见!

  脚步声停下来,就站在门口处,也挡住了一部分的阳光,以及一些微风!

  屋内的人停下来,仍旧坐着,但上半身已经转过,看着门口站着的人,虽然有些背光,但还是看清出了对方,一张帅气的面孔,身上罩着袍子,但从某些痕迹上可以看出,袍子下边是藏着武器的。

  而且不只一把!

  寻常人看到这个画面,或许会吓的不轻,但屋内的人看到来者,仿佛早已经料到一般,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你竟然真的来了!”

  “巴扎尔大叔,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门口站着的人声音很平淡,看到对方的邀请,他迈步走了进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林剑。

  他来到了巴扎尔大叔的家里,也正是那个热情无比的邀请他吃早饭,甚至还要将年幼的女儿嫁给他的那个巴扎尔大叔。

  看起来很憨厚,老实,本分,在小镇上做着裁缝工作,有着不错的收入,也有着一定的社会地位,但只娶了一位老婆,生了两个女儿,在很多小镇人眼中,很羡慕巴扎尔的工作和收入,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

  此时的巴扎尔穿的衣服和之前的衣服截然不同,早上的巴扎尔虽然穿的很干净,却不如这身衣服尊贵,对比一下衣服的料子就知道了。

  早上再外面闲逛穿的普通,这个时候在家里做工却穿的如此奢华,甚至袍子上都是镶着金线,显得十分尊贵,所以林剑多看了两眼这身袍子。

  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林剑说道:“本来就是想确定一下!”

  “结果?”

  “结果发现巴扎尔大叔真的是厉害的人物!”林剑说道。

  巴扎尔闻言先是微微摇头,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手撑着缝纫机站起来,转过身看着林剑,示意他坐下来,自己坐在对面,说道:“说说,是怎么发现的?”

  对方的反应是在林剑意料之外的,他回来是抓捕阿巴贡的,但巴扎尔表现的太镇定了,他像是早有预料一般!

  “想喝点什么?我这里有几种矿泉水!”巴扎尔见林剑没说话,便又说道。

  “本来不确定,只是想回来看看,毕竟我是个旅人嘛!”林剑如实说道。

  “本来不确定?那就还是确定的,说吧,在什么地方暴露的?”巴扎尔一边点头一边说。

  林剑回想一下,说道:“早上吃饭的时候,我有注意到一些事情。”

  “请说!”巴扎尔呵呵一笑,脑海中也回想了一下早上吃饭的情景。

  林剑也像是在回忆一般,笑了下,说道:“早上的时候,我有看到过墙上的照片,是一些合影。”

  “嗯哼!”巴扎尔点头,伸手比划了一下,说道:“一整面墙都是合影,那是我这些年来的记忆,当年可没有什么智能手机,有一台数码相机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更多的是那种老式的相机,当然,对于这里的人来说,能照相的相机就是好相机,没有什么老不老的,就像我这台缝纫机一样,很有年代感,同时也很好用。”

  “当年甚至和市长合过影,你应该看到了,正面墙最中间的位置,十分荣幸。”说着,巴扎尔还手放在胸前,做出崇敬的动作。

  “有留意到!”林剑点头。

  “然后呢?照片怎么了?”巴扎尔问道。

  “我看到一张照片,是你同一个男人的合影。”林剑道。

  巴扎尔闻言左边眉毛微微挑了下,说道:“正面墙几乎都是我在和男人合影。”

  “巧的是,另一个男人我也见过。”

  “继续。”巴扎尔不在胡扯,而是身体往前凑了下,这是一种掩饰内心的动作,林剑只是看了一眼,继续说道:“这话得从一小时前说起,当我被狼王用上膛的子弹顶着脑门的时候!”

  说道这里,林剑稍稍停顿了一下,见巴扎尔挑起的左眉明显抖了一下,身体也从前倾变成了往后靠了靠,这又是一个遮掩的动作,一定程度显示内心的慌乱。

  林剑抿了下嘴唇,继续道:“我问他为什么要猎杀猛虎团的人,他说是因为猛虎团曾经在一次任务的时候,杀了他的两个弟弟,两人都死在猛虎团的手里!”

  “猛虎团是华夏的正规部队,从来不会滥杀无辜,在海外执行任务的时候,更是恪守规则,当然,像这一次是另类,因为你们杀了我们的人!”

  “我没杀人!”巴扎尔马上说道。

  林剑嘴角勾动一下,说道:“华夏有一句话古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哦,这句话用在这里不合适,嗯,确切的说应该是借刀杀人!”

  “借谁的刀?狼王么?”巴扎尔已经笑不出来了。

  林剑缓缓摇头,说道:“昨晚在不算远的一个小镇上,我见到了那位假的阿巴贡,一个和书里有名的吝啬鬼同名的家伙,可惜是个假的,而且也很快领了盒饭!”

  “领盒饭?”

  “就是死掉的意思!”林剑道。

  巴扎尔眼睛看向面前的地毯,显得有些出神,数秒后,声音低沉了一些,说道:“然后呢?”

  “他不知道我会本地的语言,所以说出了一些事情,其中就有替身的事情,当然,这个信息也是最重要的,我们这次来本来就是抓捕这位阿巴贡的,却没想到牵扯出这么多事情!”林剑说道这里轻轻一叹,郭哥的牺牲显然是一个打击,但也没办法,事情已经发生了,从复仇的角度来看,他和刘子光,陈勇敢三人算是合力干掉了大半个荒原狼组织,杀掉了不少人,算是报仇了,而且还抓了狼王,现在更是看着坐在对面的巴扎尔。

  “是啊,你竟然会我们这里的语言,虽说有些口音,但这并不妨碍你看起来真的像是一个在首都留学的大学生,真的很像!”巴扎尔幽幽说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