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天生兵王  >  第六十章 旅游车上的算命先生

第六十章 旅游车上的算命先生

3030 2019-01-04 11:43:58

对方从车里下来,也是一言就看见了林剑两人,咧嘴一笑,说道:“你们是华夏的游客么?”

  “是啊,我们是华夏的游客,请问,我们能搭个车么?”

  “你们怎么还变成徒步游了?”对方嘿嘿一笑,一双眼睛色眯眯打的看着王凌馨,毫不掩饰的样子。

  王凌馨不太习惯,避开对方的目光。

  “我们可以给钱,请让我们搭个便车!”林剑开口子了。

  “便车的话,当然可以了,呵呵!来吧,快上车!”对方眼睛依旧不离王凌馨。

  林剑呵呵笑了下,背着王凌馨上了车,大巴车里坐了三十多个人,还有一些空座,林剑挑选了一个两人坐,先将王凌馨放下,再将两人的包裹放在了头顶的行李架上。

  大巴车就是开向德美拉城的,所以目的地是一样,林剑上车之后,就提出来要给路费,对方呵呵笑着,最后也收下了路费,顺路林剑还买了两瓶水!

  冰镇的水在现在这个时刻,绝对是最美好的东西!

  王凌馨看着林剑已经湿透干涸不知道几次,留下白色的盐渍的衣服,拽着他的衣服说道:“等到了能休息的地方,我给你洗衣服!”

  “哈哈,行!”林剑侧头看了她一眼,说道:“还要一个多小时,你睡一会,养养精神。”

  “我不困,到是你,快眯一会,我……很好的!”王凌馨反而说道。

  “小两口怎么想着来这边旅游了?”乘务员,也就是刚才那个男人手里捏着一把钱,走过来笑呵呵的看着两人,林剑坐在外面,王凌馨在里面,刚才她就感觉到对方的目光不对劲,现在自然不会回应。

  “你们是旅游团?”林剑反问道。刚才上车的一刻,林剑就已经观察完全车的情况,至少是看了一遍所有人,车上老人和年轻人各一半,有的戴着同样的帽子,有的则是自己的装扮,大多数都是华夏人,也有几个欧美长相的人,还有几个本地人的装扮。

  “旅游团?对啊,旅游团,不过这季节不好,游客不多,临时拉了一些散人!”对方一脸笑意的回道。

  王凌馨偷偷捏了一下林剑的胳膊,把头靠过来,林剑出了很多汗,身上的汗味很重,一向有些洁癖的王凌馨却觉得这个汗味非常好闻,刚才在外面还不那么明显,但是坐下来之后,就觉得……好好闻啊,好想多闻闻!

  所以就凑到了林剑身旁,小鼻子偷偷吸了几下,觉得很满足。

  “不算少了!”林剑正视着对方,回道。

  “嘿嘿!”对方嘿嘿笑了一下,见林剑不太搭理人,也没有热脸贴冷屁股,往后做了一圈,似乎是在数人头。

  林剑也没说话,不过车里并不安静,爱聊天是国人的天性,可以说好,也可以说不好,当然,车里不只是国人在聊天,那几对老外都在用各自的语言聊天交谈,没控制声音,也就显得有些嘈杂,可能他们没想到,林剑竟然听得懂他们的语言,一共三种语言,林剑都听得懂,那么一些不该听到的话也就落在了他的耳朵里。

  比如三十号前后座位的几个德国人便用德语讨论着刚上车的两个人,说他们两个如此年轻,竟然就敢单独来这种国家旅行,真是不怕死,他们来这边,基本上都不怎么出去,出去也是要带着保镖才行。

  还有两个英国人,两个男人,坐在一起,两人看起来很是亲密,穿的也不多,里面的男人靠着外面的男人,林剑只看了一眼,就没有再多看一眼,已经看出了猫腻。

  而林剑旁边,他刚才多观察了两眼,因为旁边坐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脸上虽然带着很大的一副墨镜,穿着却很时尚,墨镜之下的半张脸就能看出是一个美女,美女的则是坐着一个男人,地中海的发型,头顶没几根头发,正拿着一本堪舆算命的书看着,只是偶尔往旁边瞥的目光,证明他并不是在专心的看书,只是在故意看书!

  这两者可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正常来讲,一个人专心看书的时候,心无旁骛,但如果看书只是目的,那么自然就表情动作都不对劲,林剑没有特意的去观察他,只是余光发现的。

  这人有些胖,虽然座位很宽大,他却是故意往美女那边靠,导致美女为了躲他,半边身体往外躲,看起来就更是惹眼。

  美女身上的香水味很浓,林剑能够清晰的闻到,不过这种浓不是因为喷的多,而是味道浓郁,据说喜欢喷特别浓郁香水的女人骨子里都有些……放纵,林剑想到这里,轻轻的闭了下眼睛,觉得自己这样揣测别人不好。

  “我跟着师傅学过多年的堪舆之术,这算命之术不敢说是天下第几,但是在我们羊城,我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师,这次阿拉伯王子请我来给他算命,可是花了大价钱的!”看算命书的那个地中海忽然就开口了,没有任何预兆,将书本一合,右手捏着造型,一副在掐算的样子,忽然扭头对旁边的美女说道:“美女,不介意的话,我给你算一卦?”

  “算卦?”地中海一开口,美女还没什么反应的时候,前后座的大爷大妈先来了精神头,都是五十多,六十多,七十多的年纪,最是信这个,回头的回头,抻脖子的抻脖子,一个个看过去。

  连闭着眼睛,偷偷的闻林剑身上味道的王凌馨都一下子睁开眼睛了,显得对算命之事有些兴趣,视线越过林剑,看向了另一端。

  唯独那个美女,似乎没有什么兴趣,之事轻轻的动了一下,就保持高冷的样子。

  “大师,你真的会算命?”一个大妈先按捺不住,站起来,跪坐在椅子上,一脸兴奋的问道。

  “大妈,你这个话问的就有问题,什么叫做会算命?我可是刚给阿拉伯王子算过命的,你说我会不会算命?”地中海很不高兴的说道!

  “哦哦,对不住啊,我这人也不太会说话,误会您了,您是大师!”

  “呵呵!”地中海显然对老太太没兴趣,哪怕对方穿着打扮还挺时尚,但人老珠黄,有什么兴趣可言?所以他仍旧是看着旁边美女,笑了笑,说道:“我们这行,有个说法,叫做一日不过三,说的是什么呢?真正到了大师级别,一天最多算三挂,不管是堪舆地理,还是人命祸福,最多三挂,多了是要损修行阳寿的,所以你看,我今年才三十多,就是因为前几年太耿直,心太善良,总想着帮帮别人,结果你看,把我自己帮进去了!”

  “大师高义,果然是有大师风范!”几个老太太老头纷纷夸了起来,越是这么说,他们就越是感兴趣了,不然你看着地中海才三十多岁,看着就五十多了似的,莫非真的是算命,折损了自己?那可太厉害了!

  “呵呵!”地中海得意一笑,往后靠了靠,手里的书晃了晃,说道:“看到这本书没有?我花了五十万,从另一位大师那里买下来的,这本书可是宝贝,无价的。五十万还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勉强卖给了我!”

  “五十万,一本书?我的天,大师你这也太有钱了吧!”大娘一脸夸张。

  “你懂什么,那叫千斤买马骨!”旁边大爷马上说道,假装自己很有文化。

  “对,就是千斤买马骨!”地中海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

  王凌馨却是皱了皱眉,在林剑的耳旁小声嘀咕着:“千斤买马骨是这么用的么?”

  “你觉得呢?”林剑侧头回了一句,两人距离太近,王凌馨本来就是侧着头在他耳旁,林剑忽然一扭头,两人差点亲到一起,吓的王凌馨赶紧后退一些,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很快又凑回来,说道:“从前,有个玩马的国君,想用千金重价征求千里马。过了三年,仍无一点收获。这时,宫里一个职位低下的小侍臣,竟然自告奋勇地站出来说:“请您把这个差使交给我吧!”国君点头同意。不到三个月,这人果然找到了一匹日行千里的良马,可是当他要买马时,这匹千里马却死了。他思虑了一会儿,仍然花费500金,将死马的尸骨买了回来。他带着千里马的尸骨回宫向国君复命时,国君见是马的尸骨,非常生气,怒斥道:“我要的是活马,你买这死马回来有什么用?不是白费了500金吗!”侍臣笑道:“请国君息怒,金不是白费的。一匹死马您都愿意昂价买了,这消息传开,人们都会相信您是真心实意喜爱良马的国君,而且识货,说话算话。这样,一定有人自己 上门献马。”后来,不出一年,国君果真得到了三匹别人主动献来的千里马。”

  “合着你都背下来了?”林剑稍稍吃惊。

  “是啊,我当初特别喜欢背这些东西,我可是文科生中的优等生,记忆力超群!”王凌馨得意的说道。

  “那出自哪呢?”林剑问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