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军事  >  天生兵王  >  第五十九章 我那是疼的

第五十九章 我那是疼的

3045 2019-01-04 11:43:54

林剑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也理解王凌馨没告诉他的原因,就是不想给他找负担,能忍就忍了,难怪她走路都有点不对劲,林剑起初还以为她是真的累了。

  从背包里拿出来最后一瓶矿泉水,林剑拧开盖子,直接坐在地上,将她的那只脚放在腿上,翻过来,说道:“忍着点!”

  “不用不用,我可以走的!”王凌馨知道林剑要干什么,赶紧阻拦道。

  “你走个屁!”林剑太知道这种事情的危害了,他瞪起眼睛,说道:“忍着点,伤口必须清理一下,不然感染了没法处理!”

  “噢!”王凌馨吸了吸鼻子,看起来是有些不情愿的,但心里其实很开心,睁大眼睛看着林剑操作,王凌馨抿了抿嘴唇,只觉得整个人都很开心。

  当然,也是真的疼,水倒在上面,立刻就剧痛起来,王凌馨咬着牙齿,嗯哼一声,林剑抬起头,表情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王凌馨赶紧低下头去。

  伤口是需要清理的,否则真的会感染,这里的卫生条件差到一定程度,各种病菌都有,要真是感染了,哪怕最终得到了治疗,留下一些不好看的伤疤,也足够王凌馨伤心的了。

  这也是为什么王强和刘明两人的伤情那么紧急,当时的条件下,根本无法进行伤口清理,更别提救治了,子弹都还在身体里,救个屁啊,不尽快送到专业医生那里进行抢救,那就是一个凉凉的结局。

  所以,一点小伤都是需要注意的,别看本地人好像不受感染似的,但这种白天地表温度四五十度的地方,一点小伤都足够重视。

  清洗完伤口,林剑从背包里拽出来一个东西,正是她的那只皮卡丘,便要将里面的棉花拽出来,王凌馨啊的喊了一声,急忙伸手去抓皮卡丘,口中喊道:“不要,不要弄坏我的皮卡丘!”

  “借一点棉花,回头还你十个!”林剑说道。

  “那也不要,皮卡丘没棉花了会变丑!”

  “你没棉花脚丫会烂掉!”

  “有那么严重?”王凌馨不信。

  “真严重了你就哭吧。”林剑道。

  王凌馨吸了吸鼻子,有些讪讪似的,低声道:“好吧,那你借吧,少借点!”

  “嗯!”林剑伸手将皮卡丘的尾巴出撕开了一个小口,揪出来一把蓬松棉,这种棉花其实质量很差,并不适合作为清洁用,林剑也没指望它能清洁,而是从包里摸出来昨晚喝剩下的那半瓶酒,王凌馨将其放在背包里!

  “喂喂喂,这样会非常疼的,你不能……啊啊啊!”王凌馨疼的身体直颤,林剑都没有丝毫手软,只是说道:“别怪叫!”

  “我那死疼的!”王凌馨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吸着鼻子辩解道。

  “知道你疼,所以更要清理,现在刚破不久,清理了也没事,要是感染了不更疼?”

  “唉,凶巴巴的!”王凌馨撇过头去,小嘴噘着,不去看林剑操作,她当然知道他是好意,而且是关心自己,也不是不领情,就是想撒娇……

  但是不能和他撒娇,他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虽然女朋友已经去世了!

  等伤口处理完,用棉花沾着酒,将王凌馨的拖鞋也消消毒,塞进背包里!

  “塞进包里我怎么办?”王凌馨回过头,刚才处理的过程中也很疼,她一声都没吭,扭过来,就见脚上已经暂时的绑着一个白色的布条,她刚才是听见撕扯的声音,现在想来,恐怕是林剑的背心……

  当然是消过毒的背心,保证一定程度的不会感染,松垮垮的绑在脚上,起到一个初步的隔绝作用!

  这样一来,王凌馨就更不能走路了,她一脸无辜似的看着林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林剑将东西收拾完,转而将背包背在胸前,转过身将屁股朝着王凌馨,说道:“上来吧!”

  “不要,我能自己走!”王凌馨赶紧摇头拒绝。

  “不差你这百十斤!”林剑手在身后招了招,说道:“上来!”

  “不要不要,好远的鹿,会累坏你的!”王凌馨说着就要挣扎着站起来,她真的感觉脚不怎么疼,不过站起来踩在地上的时候,她却哎呦低呼一声,刚才伤口上都是泥土,反而不怎么疼,现在清理完,踩在地上甚至觉得整只脚都在疼。

  林剑看着她,说道:“上来吧,我走的比你走的快,你也时少受痛苦折磨!”

  最终,王凌馨还是趴在了林剑的背部,不过背包是背在她的身上,而不是让林剑背在胸前。

  所以林剑当时用了好几秒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王凌馨给出的答案是希望帮林剑减轻负担,把背包给他,几秒后,林剑问她,你在我的背上,那背包不也还是等于我背么?

  王凌馨就无地自容,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不说话。

  于是,茫茫戈壁上,林剑背着王凌馨,王凌馨身上披着一个袍子,也顺道帮林剑遮挡酷热的阳光,两人靠着小半瓶水,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一条路上。

  正是之前那条主路,不过林剑是斜着走的,看起来就有些远,这半个小时里,林剑没有停下来休息,就一直背着王凌馨走,速度还不算慢,王凌馨几次提出来下来让林剑休息一下,后者都没有停下来!

  “你这样会让我心疼的!”王凌馨吸了吸鼻子,有种想哭的感觉,从小到大,即便是父亲也没有这样背过她,顶多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偶尔回家,抱一抱她,更多的是母亲抱着!

  今天却有一个男人,在如此酷热的天气里,因为她的一点点脚伤而不让她走路,背着她走了半个小时以上的路,他的衣服早已经湿透了,这种天气里别说背着个一百斤的人,就算是什么都不拿,稍微走的快一点,那都是大汗淋漓,不,躺着不动也会一身汗,林剑走了半个小时,身体已经大量的出汗!

  “快了,大概还有十公里,以我们的速度,三四个小时就可以到!”

  林剑停下来稍稍喘口气,看了一眼前方,整个路面被热气蒸腾的有些虚幻,王凌馨不知道什么样的姿势才能减轻自己的体重,让他更轻松一些,最后便用两只小手在林剑耳旁扇风,希望能给他降一些温度。

  “没事,我小时候上学的时候,每天也是翻山越岭,锻炼出了超强的耐力!”林剑甩了甩头上的汗说道。

  但是你现在背上多了个我,虽然没有一百斤,但好歹也是九十多斤,没差哪去。

  王凌馨想到这里,就觉得心里好难过啊,既被感动着,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够笨的。

  又走了大概十分钟,王凌馨说什么都要下来,不能再让林剑这样背着了,就算真的要背着,那也是要先休息一下,而不是现在这样一直背着!

  “把水喝掉,我不渴!”让林剑坐着休息,王凌馨从背包里拿出水,中途已经喂给林剑一些了,也就还剩下一口了,王凌馨不肯喝,说什么都要给林剑。

  “你喝一点,剩下的给我!”林剑也不推辞,他确实是出了大量的汗,如果不尽快补充水分,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

  王凌馨只是象征性的抿了一口,见林剑皱眉摇头,她才喝了一小口,在嘴里含了一会,感受着水的美好,就赶紧将水平递给林剑,咕咚一口咽下,催促道:“你快喝掉!”

  “好!”林剑笑笑,对准嘴巴,一仰头,分两次干掉了那一点点的水。

  王凌馨猛地想起来她刚才可是贴在嘴唇上喝的,而林剑也是一样,那岂不是说两个人已经间接地……

  休息了十分钟,林剑身上的汗消了很多,他重新站起来,稍稍活动下身体,躬身道:“来吧!”

  “呼!”王凌馨深吸一口气,幽幽说道:“以后有机会,我多给你洗一些衣服报答你!”

  “我一般一个季节就一两套衣服……”林剑看了一眼前方,回道、

  “不行,我以后给你买一堆衣服,买一房间的衣服!”王凌馨熟练地爬上林剑的背部,说道:“我不管,反正就是要给你洗衣服!”

  “我可没逼迫你……”

  “自愿的!”王凌馨大声道。

  “所以也不用过意不去,我也是自愿的,总不可能把你扔荒郊野岭!”林剑道。

  在背着王凌馨的过程里,他的手一般都会有一只是托着她的腿弯处,防止她滑下去,要知道,趴在别人背上也是很累人的,当然们相比之下背着的那个人更累。

  “有车!”刚走出去一会,王凌馨便将袍子掀开,扭身看过去,就见一辆大巴车从身后缓缓的开过来,她急忙挥手,准备拦车。

  林剑也回过头,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一辆客车!

  所以他也生出一股希望,要是有能有车坐,谁也不愿意两条腿跑啊,所以林剑转过身,腾出一只手,对着车比划着,让两人意外的是,那辆大巴车还真停下来,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男人,让林剑意外的是,这竟然是一个华夏人,虽然黑了点,但是个华夏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