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女王驾到:欧少请接招  >  第四十二章 冲动的代价

第四十二章 冲动的代价

3005 2018-12-14 09:56:45

兰悦并没有告诉王嫣然,自己有了这么多的见识,可都是拜某人所赐。

王嫣然轻轻打着哈欠,满脸的困意,在床榻上扭动了一下身子,窝在被子里面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兰悦和她躺在一张床上,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素白小脸儿,心中暗自窃喜,看来这次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大半,至少成功的和王嫣然成为了朋友。

原本以为因为欧城的缘故,她会将自己当成恋爱的假想敌,现在却因为晚上的事情对她的好感越来越多,现在兰悦居然想要好好地去谢谢那三个小流氓了,如果不是她们的话,她和王嫣然的关系也不会如此的突飞猛进。

第二天,兰嫣儿的事情就成为了头版头条,虽然打上了马赛克,但是依旧能够看清,那个女人正是兰嫣儿本人,一瞬间,兰嫣儿再一次的成为焦点,只不过这两次的焦点,都不是什么好事情,一次是被欧城取消未婚妻的身份,一次是在宴会上脱衣服,这两件事儿,不光是哪一件,对于女孩子来说,都是很丢人的事情。

欧夫人看着手上的报纸,捂着小嘴充满了意外,怎么自己刚走没多久,晚上就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更何况兰嫣儿之前,可还是欧城的未婚妻,兰氏集团的小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出来?

欧老夫人晨练回来,看见欧夫人看着报纸,缓缓开口:“城儿和她分开,就是正确的,这种女人,不配进入到我们欧家。”

“妈,这个你看过了?”欧夫人愣了一下,想想也是,欧老夫人一向是家里最早起来的,报纸早就第一时间看过了。

欧夫人将报纸放下,叹了一口气,即便兰嫣儿是个浪荡的女人,但是名声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也是个很难堪的事情。

“告诉城儿,以后这样的女人离远一点,如果兰悦也是这样的人,那么我们欧家的未婚妻,可就要换姓氏了。”

欧老夫人喝着茶,淡漠的眼神没有任何感情。

看着她的模样,欧夫人有些无奈,难道在欧老夫人看来,这样的婚礼真的还有意义么?看得到底是欧城的幸福还是对欧氏集团的帮助?

可是现在在欧家,欧老夫人的话还是不可撼动的。

欧夫人拿起手机,一大早就给欧城打了个电话,将报纸上的事情告诉他。

“嗯,报纸我看过了。”

“你...”欧夫人的语气缓了缓,可是奈何欧老夫人的坚持,欧夫人只好继续说了出来。

“如果兰家的女人呢都是这副模样,便会给你换个未婚妻。”

“好!”

嘟嘟!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欧夫人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明明这是自己儿子,可是他的事情却是不由得他做主。

“妈,欧城的未婚妻,难道不应该是他喜欢的才对么?如果他不喜欢,又怎么会幸福?”

刚刚欧城那淡漠的一声好,狠狠地击打在欧夫人的心口上,平常从不会忤逆欧老夫人的话,也在这一刻为了她儿子的幸福着想。

欧老夫人细细的品茶,并没有回答欧夫人的话。

欧夫人自知说错了话,便闭上嘴巴不在言语。

欧老夫人放下手上的茶杯,声音没有一丝波澜:“既然生在欧家,那么一生都要为欧家付出,哪怕是婚姻,欧城可以爱人,爱的也只能是为他找的女人。”

欧夫人的手颤抖了一下,嘴角有着一丝苦笑,她就知道,沈老夫人怎么会为了欧城而改变呢?

欧城穿好衣服,目光淡漠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刚刚欧夫人的那个电话,偶成自然知道那是奶奶让打过来的,只不过就是要提醒他,他的婚姻,并不是他能做主的。

拉着领带,一个用力,只见昂贵的领带碎成两片,一双狭长的眼眸缓缓眯起,眼中闪烁着冷光,肃杀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

“兰悦昨晚一直没有回来吧。”

“不曾回来。”管家跟在欧城身后,开口说着。

欧城脸色不变,兰悦不回来也是正常,毕竟两人还没有正式结婚,更何况她现在还住在兰家,自然是不能时时刻刻睡在这里的。

但是如果昨天晚上自己将她带回来呢?凭她那时而厚脸皮的样子,恐怕就真的在这里睡下了,毕竟作业的兰家可绝不太平。

“收拾出来一个房间,随时为兰悦准备着。”

“是,少爷。”管家缓缓开口,目送着欧城离开,慈爱的看着他的背影,看来这一次欧城真的是动了真心了,从小看着欧城长大的管家,怎么不希望他可以有一个真心爱人,之前和兰嫣儿订婚的时候,可都没有见过欧城将兰嫣儿带回来过,更不用说为她特意准备出来一个房间,可见兰悦现在在欧城心里的地位,极其重要。

啪!

一个杯子被摔在墙壁上,黑棕色的液体在墙壁上绽放开漂亮的水花。

“滚,都给我滚出去,我不活了。”

凄厉的惨叫响彻整栋别墅,下人看着将自己用杯子把头蒙住的兰嫣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端着餐盘走了出去。

刚刚走到门口,就看见秦敏站在那里,小声的说着:“夫人!”

“小姐怎么样了?”秦敏面无表情的说着,丝毫没有因为兰嫣儿此时的样子而又任何的心疼。

“小姐的状况不怎么好。”

“你下去吧,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秦敏走上前,看着被被子蒙住的兰嫣儿,不等她开口,被子里面的人就大吼着:“我不是让你们都滚么?难道听不懂话么?”

“还不出来?”秦敏站在床头,声音清冷的说着,兰嫣儿听后,悄咪咪的将被子拉开,看着母亲站在一旁,一下子就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眼泪吧嗒吧嗒的滴落下来。

“妈...”

“你哭什么?坐起来,和我说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亲民的眉头皱了一皱,自己这个女儿,除了哭以外,真的就什么都不会了,难道就不知道用智慧去处理么?

兰嫣儿坐起来身子,捂着小脸儿,满脸的疑惑,怎么总是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疼,难道昨天药效发作的时候,撞到哪里了不成?虽然有着疑惑,但是此时的她早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那么多了。

“兰悦,是兰悦。”

“果真是兰悦!她到底是对你做了什么?”秦敏黑着脸,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是兰悦做的手脚,可是到底是怎么做的,她还不清楚。

兰嫣儿支支吾吾的不说,眼神有些缥缈,不去看秦敏。

看着女儿这副模样,秦敏黑着脸:“那药是你给兰悦放的吧。”秦敏猜到了大概,昨天的模样,一看就是被人下药了,可是兰悦又怎么偏偏就有了机会。再加上兰嫣儿这副模样,秦敏就更相信自己的猜测了。

“是...是我下的药,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她给换了,我就是想要让欧城知道,她不是好女人,只有我才是真的爱他的。”

“闭嘴!”

秦敏的脸色异常难看,自己这个女儿,真是个不长脑子,难道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么?

难道在她的脑子里就只有男人了?

就算是喜欢人,也不是这副模样,男人也是要用智商抢回来的。

被秦敏这么一吼,兰嫣儿抿着眼泪儿,一只小手放在腿上,有着愤恨又是无奈。

“妈,你一定要帮我啊,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去,我不能让兰悦这么对我。”

兰嫣儿的小手死死的捏着她的衣角,眼泪儿止不住的往下流。

秦敏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你不要每次出了事情才想起来找我,难道就不知道事前先问问我么?你和兰悦玩心计,你玩不过她。”

这几次,兰悦已经套路了她多少次,每一次兰嫣儿都会落入到兰悦的圈套里,现在更是作茧自缚,反而被她给捡了个便宜。

“我就是不服气,凭什么?她有什么好的,欧城为什么那么喜欢她?”

兰嫣儿想要的就是那个男人,自己最爱的男人居然满眼里都是最痛恨的女人,难道还有比这个更让人痛苦的事情么?

看着看嫣儿如此完蛋的模样,秦敏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可是这是自己生出来的女儿,就算是再让她失望,也不能将她给放弃。

阴沉着一张脸,轻轻地抚摸着兰嫣儿的脸颊,声音阴恻恻的说着:“这件事情早晚有一天会找回来的,但是当务之急,还是要将这件事情压下来,要不然你很难再找个好人嫁了。”

“妈,你一定要帮我,如果连你都不帮我的话,我真的就没有任何机会了。”兰嫣儿哭唧唧的说着。

“以后见到兰悦,你都绕着走,她给你挖个坑,你跳进去都不知道,不要再头铁的往上撞了。”秦敏临走之前,还特意的嘱咐兰嫣儿,如果她一直这样下去,就连她也护不住了。

兰嫣儿点着头,在秦敏走之后,这才重新从床上站起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红肿的脸让她一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