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女王驾到:欧少请接招  >  第二十七章 吃醋的男人最可怕

第二十七章 吃醋的男人最可怕

3010 2018-12-06 14:13:35

兰悦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欺身上前,柔软的胸脯轻轻地贴在男人的胸膛上,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就连脸上的汗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怎么会忘呢?我们科室各持所需的关系呢。”

“各持所需?我只看到你从我这里索取的,却是没有看到得到的。”欧城冷冷的笑着,女人喷出来香气,打在男人的脸颊上,温温热热的感觉,挑逗着男人的内心。

这兰悦,既然已经和她达成了协议,那么就要恪守妇道,居然还敢去见初恋?

初恋...跟了他,做了他的女人,怎么还可以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黎青城,我的女人,你也敢惦记。

欧城的眼神一阵闪烁,心里没来由的有着一股子愤怒。

兰悦银铃般的笑声将欧城的思绪拉回来,看着眼前笑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笑什么?”

“笑欧总将我看得太弱了。”兰悦收起乱颤的小手,一双媚眼闪过一抹深邃。

这股子眼神,不由得将欧城的心绪也给吸引了进去。

“我会让欧总知道,你和我合作是正确的选择,现在在我身上付出的东西,以后我都会千百倍的回报你。”

“就凭你?等着你回报我?”欧城轻蔑的笑了笑,讥讽的眼神划过女人那张完美的容颜。

兰悦心虚的挪开眼,其实刚刚说完,就连她也觉得有些不自量力了,凭欧城的实力和地位,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呢?自己真实有些关公面前耍大刀了。

但是牛已经吹出去了,怎么都要接下去才行,否则让他知道自己一无是处,毫无用处的话,可是随时都会解约的。

“财物我是给不了你,但是我想,我的情报会让你感兴趣。”

兰悦挑着好看的眉头,嘴角绽放的笑容有着小心机,难道他就不好奇四年前的事情了不成?

欧城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避讳,本就狭小的空间,随着她这么一折腾,时不时的都会将身子的柔软擦向他的身子,又软又香,时不时的刺激着欧城的大脑。

“情报...可是我劝你,最好不要用我在意的东西,来挑衅我。”

欧城缓缓开口,这个女人还真是会利用现有的资源,明知道四年前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很是重要,就用着这件事情为之要挟,换成以往,欧城早就将她抽骨剥皮了,可是不知为何,这个鬼机灵,反而引起了他的兴趣。

如果她真的是四年前的那个女人,消失的这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可以让一个女人性情大变。

兰悦看着脸色不大好看的欧城,将自己的小脸儿轻轻地往前一靠,和他鼻尖对着鼻尖。

吐出来的兰气扑在男人的脸上,温热的气体在绒毛上挂上了一层细密的小水珠。

“欧总的脾气真大,差点吓死我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欧城的眉头微蹙,突然身子一翻,反而将兰悦压在身下。

兰悦惊恐的看着将自己扑倒的欧城,这家伙,居然反客为主了?现在整个人都被压在了座位上。

“欧总...这可还在车上呢,着什么急啊。”兰悦透过缝隙,朝着司机的方向努了努嘴巴。

欧城扭过头,对着司机说道:“下车!”

“是,欧总裁。”

车子缓缓地停靠在路边,二话不说的走下去,头都没有回。

“诶,你别走啊。”兰悦朝着司机的方向伸着天鹅颈喊着,可是司机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头也不回的离开,可没有任何想要多管闲事儿的意思。

当兰悦回过神来的时候,车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而她还被死死地压在身下。

干干的笑着:“欧总,要不,下来说?”

白皙的小手指了指男人。

欧城冷哼一声,一直大手猛地覆盖上女人的衣服,只听“刺啦”一声, 露出一片雪白,白皙的肌肤映入眼帘。

女人一声惊呼,伸出手就想要挡住胸前的美好,突然一只宽厚的大手握住她的手腕高抬,将她死死的按在真皮座椅上不得动弹。

胸前的美好一览无遗。

欧辰眯着眼,目光直视女人的胸口,呼之欲出的雪白,随着呼吸而跳动着。

“没想到欧总如此开放,还如此的会寻求刺激?这小小花样我也都是玩过的,陪你玩玩也无妨。”

娇媚的声音在头上响起,欧城抬起头,看着女人眼中的震惊和妩媚,嘴角邪魅的笑了笑,猛地将头扎入到女人的胸口里,用力的亲吻着她胸口的每一寸肌肤。

“啊!”

兰悦大叫着,这...这个疯子,今天到底是抽了什么风?居然咬她?

欧城抬起头,眼神有着不加掩饰的愤怒。

这愤恨的眼神让兰悦愣了一下,突然有着一股子委屈,抽动了一下小鼻头:“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干了什么?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既然做了我的未婚妻,就要履行你的职责。”

话音落下,大手撕扯着女人深山其他的衣服。

车身随着二人的动作不停的抖动着,站在不远处望风的年轻司机,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自家的总裁一向把持的很好,怎么自从遇上这个女人,就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控制不住?现在更是在车里就把持不住了。

可是欧城的事情哪是他一个小小的司机可以过问的?

半晌过后,车子终于停止了抖动,欧城整理好衣服,从车上走下来。

兰悦坐在车中,看着里面的一片狼藉,和时不时的腥味儿,女人呆坐在真皮后座上,身上尽是男人留下来的印记。

将已经成碎布的衣服穿在身上,却是依旧掩盖不住身上的印记。

欧城看着车里已经穿好衣服的兰悦,将身上的外套扔在她身上,“如果不想走光,就把衣服披上。”

兰悦将头上的衣服拽下来,裹在身上。

两人相视无言,司机看着已经完事儿的两人,这才走过来重新将车开会到了欧家别墅。

兰悦跟着欧城走进欧家,小心翼翼的裹着衣服,生怕一不小心就走光了,鬼头鬼脑的样子,可是怕见了人。

“你还会有怕见的人?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脸皮最厚了。”

欧城扭过头,看着做贼似的兰悦说着。

对于他的话,后者不为所动,反而四处寻找着身影。

“我妈和灵儿去老宅了。”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她俩在家呢。”兰悦大呼一口气,自己这个囧样,可不能让欧夫人和小娃娃看见,

欧城侧过头,看着终于放下一颗心,直挺挺的站起来的兰悦,原来是怕让他母亲和妹妹看见,上上下下打量着女人,确实不应该被她们看见,算她还算有点心。

两人走进大厅,欧城对着下人挥挥手,所有人都退出了大厅,独留下两人。

兰悦站直身子,不卑不亢,对着欧城伸出了小手。

“干什么?”欧城挑了挑眉头。

“衣服,我要一身新的衣服。”

看着站在眼前的兰悦,欧城讥讽的笑了笑,眼前浮现的都是兰悦和黎青城之间的亲密动作,一股无来由的怒气浮上心头。

“衣服是用来遮羞避体的,你觉得你有羞耻感么?”

“你什么意思?”兰悦眉头微蹙,男人前后的而态度变化让她一时之间摸不到头脑,刚刚和她还是温温柔柔的,怎么现在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

啪!

一沓照片被扔在桌子上,兰悦狐疑的走上前,皱着眉头看着照片。

瞳孔微微一缩,居然有人偷拍她和黎青峰。

“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欧城冷冷的看着她,冰冷刺骨的眼神,让人浑身一颤。

兰悦低着头,看着上面的照片,两人之间的一幕幕都在眼前晃动着,好似昨天。

男人失望的眼神,落寞的背影,和那决绝的话,都因为这一沓照片被重新唤醒,一遍遍的刺激着她那紧绷的神经。

“你跟踪我?”兰悦的语气中有着一抹愤怒,虽然成为了他的未婚妻,难道自己就没有自由和人权了么?现在更是派人跟踪。

“哼,不跟踪的话,又怎么会看到这些东西?”欧城冷哼,因为生气,反而没有告诉兰悦,这是从记者手里拦下来的新闻。

粉嫩的小拳头狠狠的捏住衣角,洁白的贝齿叫着下嘴唇,此时的兰悦已经生气了,可是在看到欧城那张带有威压的脸,兰悦知道,此时并不是她发作的时候,自己大仇未报,这个男人还有用。

只能,又要违背自己的本心了。

女人眼中的落寞和愤怒一闪而逝,却是被欧城捕捉个正着。

男人的拳头捏得嘎吱作响,一双眼眸阴森森的盯着她。

离开三年,居然还对那个男人恋恋不忘,如果她真的是当年那个人,那么四年前两人的一切,都忘得如此干干净净了不成?

欧城冷哼一声,眯着一双眼死死地盯着兰悦:“怎么?恋恋不舍?”

“怎么会?如果我还是三年前,可能会恋恋不舍吧。”兰悦淡淡一笑,从容的应对这欧城的问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