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女王驾到:欧少请接招  >  第八十七章 仅此一次的交情

第八十七章 仅此一次的交情

3012 2019-01-08 09:33:48

秦敏眯着眼,揉搓着手掌,蹲下身子,指节分明的手指抬起女人下巴,看着那张充血的小脸儿,十分心疼的摇了摇头:“这么漂亮的小脸儿,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秘书抬起头,看着秦敏,哆哆嗦嗦的说道:“求求你,放过我吧。”

“当然可以放过你了。”阴恻恻的笑着,冷光频闪,不达眼底的笑容,让身后的那些打手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秦敏的行事作风小秘书不知道,但是他们可都是知道的,一旦秦敏用这种眼神看人,那么对面这个人就要遭殃了。

“真的么?”小秘书十分激动。

秦敏站起身,拍了拍小手,头也不回的对着光头男说道:“送去非洲,既然那么喜欢男人,让她尝尝非洲男人的味道。”

嘴角带着一丝阴翳,几个大手自然明白秦敏的意思,更何况这种事情早就不是第一次了,身后的小秘书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被光头男他们架着,这一瞬间终于明白,秦敏怎么可能放过她?这个阴毒的女人,可是从来都没对谁心慈手软过,朝着秦敏的方向大吼着:“秦敏,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一定不会有很好结果的,恶人自有恶报。”

原本已经要离开的女人突然停止了脚步,扭过头看着那双不满怨恨的眼睛,轻轻地笑了笑:“真是一张年轻好看的小脸儿啊,让我好羡慕。”

一间废弃的地下室,响起一声凄厉的喊叫声,声声入耳,听得让人浑身寒毛竖起来,不知道大喊的那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夜色降临,都市里的男男女女女开始了五彩缤纷的夜生活,五彩缤纷,便也有着黑色。

在码头上,几名大汉哼哼唧唧的拖拽着一个满脸鲜血的女人,目光空洞,没有一丝神采,从肌肤上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只是脸颊上那狰狞的伤疤。

光头男看着被拖拽的女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

“大哥,她也太狠了吧,对一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的女人下手居然都这么狠?”小弟一想起下午的那一幕,刀刀划在女人白皙的肌肤上,皮肉外翻,鲜血淋漓。

那个场景想想都会打寒颤。

这一次就连跟在秦敏身边多年的光头男,也不得不承认,秦敏真的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一行三人将小秘书拉到了码头,小弟张望了一下,却是没有看到他们事先已经预定好的船只。

“大哥,我们定好的船呢?怎么没来?”

“你还不快去打个电话?”光头男皱了一下眉头,这船只可是很靠谱的,像是今天这样迟到,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他们的这艘船本身就是一辆走私船,根本不能见光的,而他们想要用的话,也只能晚上过来,难道是中间出问题了不成?

光头男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船只出问题也不是什么大碍,但是最让他担心的是,会招惹上这个码头的老大张鼓峰。

现在整个码头基本上都被张鼓峰掌控着,谁要是敢私自动用船只被他发现的话,可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难道真的是被张鼓峰发现了不成?

这是最坏的猜想,宁可被警方发现也没有事情,至少他们三个还能够保住性命,这要是被张鼓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的手上可是出过人命的。

“撤!”

光头男也不犹豫,既然按照约定的时间对方还没有出现的话,那么一定是出现了什么意外,留在这里多一分钟,都是多一分的危险。

可是就在几人带着小秘书刚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从四周的黑暗处出来很多人,将她们团团包围住。

在这些人中央,有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缓缓出现,肃杀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明明是夏天的夜晚,居然觉得如此的寒冷,身子止不住的抖动着。

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光头男最为害怕的张鼓峰。

张鼓峰淡漠的眼神看着眼前三男一女,目光在看到女人满脸血迹的时候,男人的瞳孔微微缩了缩,却是并没有多说什么,好像这样的场所在就见怪不怪了。

“张...张鼓峰...”光头男哆哆嗦嗦的说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即便他们是心狠手辣的打手,但是在张鼓峰面前简直就是幼儿园的碰到高中生的差别,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对抗性。

哪怕是秦敏,再见到张鼓峰,都要低眉顺眼的,要不然当初码头运输的合同,也不会那么费劲都拿不下来了。

张鼓峰面色不变,表情在他的脸上好像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淡漠的神情没有任何的波动,冷漠的眼神环顾四周,所有被目光扫视的人,身子都颤抖了一下。

“原来还知道我是谁啊。”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光头男流着冷汗,今天怎么会这么背?以前那么多次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问题,三年前将兰悦送走,也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怎么今天偏偏就出事情了。

“既然知道我是谁的话,那么就应该知道,在我的地盘上,私自动用船只的下场吧。”张鼓峰的声音犹如地狱里刮出来的风,没有任何的温度。

男人话音落下,笔直的身子站在那里,嗜血的眸子直视眼前四人,光头男和小弟互相对视一眼,在对方动手之前四散开来,可是刚一有所动作,就被旁边那些蓄势待发的手下给按在了地上。

而那个一直被架着的女人,也顺势的倒在了地面上。

张鼓峰走上前,死死地捏着光头男的下巴,下颌骨被捏得嘎吱作响。

“你们是谁的人?”

“张...张总...我们...”

“我的脾气你们应该听说过,别让我说第二遍。”眯起来的眼睛里迸发出凌厉的光,这淡漠的眼神随时都能抹杀掉一人。

光头男和身边的小弟哆哆嗦嗦的身子,根本不敢乱动分毫,最后互相看了一眼,突然挺直腰板,色厉内荏的说道:“我们是秦敏的人。”

“秦敏...”小声的嘀咕着,张鼓峰突然站起身子,在光头男颤颤巍巍之下,对着众人挥了挥手掌说道:“放了他们。”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一向冷漠无情的张鼓峰,这一次居然如此的痛快,难道和秦敏之间有什么交情?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暗道幸好提前将秦敏这两个字给说了出来,否则今天晚上很有可能就会死在张鼓峰的手里了。

“仅此一次,既然你们是秦副总的人,我也不会为难你们。”话音落下,拍了拍手,只见一个人影被人从最里面给压了出来。

光头男看清来人,正是之前找了很久的船家,怪不得一直没有找到人,果真是被张鼓峰给发现抓起来了。

船家被松开,张鼓峰淡漠的眼神扫过众人,缓缓开口:“这是你们的人吧,我可以放了你们,也可以让船走,但是我要知道,你们今天到底是要干什么?”

张鼓峰犀利的眼神让几人浑身颤抖,光头男有些为难,这可是秦敏让做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如果今天晚上的事情让张鼓峰知道的话,秦敏那边也不好交代。

看着几人为难的模样,张鼓峰双手背在身后,高傲的抬起头,根本不将眼前的一切放在心头上。

“今天你晚上的事,我不会告诉秦敏。”

光头男猛地抬起头,死死地咬着嘴唇,最后思索半天,重重的点点头,显然已经做出了决定。

“秦敏让我们将她卖到非洲去。”

原本波澜不惊的张鼓峰,古水无波的眼神终于波动了一下,目光落向倒在旁边的小秘书。

“就是她?”

光头男点点头,这种事情,他们可不是第一次做了,结果这次居然阴沟里翻了船。

张鼓峰点了点头,“好,带着你们的人快走,以后在做什么事情,不要再走我的码头。”

张鼓峰带人转身离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原本码头上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十多秒钟便没有了踪影,只留下这几人。

光头男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怨恨的瞪了一眼船家:“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你可是差一点就要被张鼓峰给做掉了。”

船家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他今天可是第一个被抓起来的人,要说也真的是够背的了,船刚刚入港,就被张鼓峰的人给抓了个正着,这光头男他们不过是几分钟,而他可是半个多小时了,这一分一秒过得,简直就是在玩心跳,谁不知道张鼓峰的名号?惹他一个不开心,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的。

“好了,也别那么多废话了,快点把这个女人送走,否则夜长梦多。”这件事情要是没有处理好的话,张鼓峰这边是虎口脱险了,秦敏那边可还不知道怎么交代呢,那个女人的狠辣劲儿,可是不像张鼓峰这样的有道义。

“老大,他们已经将人送上船了,船也刚刚从我们的码头开走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