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女王驾到:欧少请接招  >  第三十六章 竞拍的争执

第三十六章 竞拍的争执

3027 2018-12-11 10:09:17

黎青城皱了一下眉头,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妈居然真的一分钱都不拿,垂放在裤线旁的两只手死死地攥成拳头。

欧城的话,一字一句尖刀一样的插在他的胸口上,直戳软肋。

一个是集团的总裁,一个是家里的富二代,一个是花自己赚的钱,一个是伸手管家里要钱。

欧城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他能够承受住的价钱范围,可是他却不能,如果没有家族里面的支持,就连五百万,想要拿出来,都会很困难。

“一千五百万!”

欧城眯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像是围绕着困斗中的小兽一样。

兰悦抿着嘴唇,一双漂亮的眼眸布满了不忍心,如果这不是母亲的项链,如果黎青城想要,兰悦又怎么会去和他抢?

可是这是母亲的项链,是她无论如何都要拿到手的。

欧城目光直视男人,两人四目相对,从眼中迸发出火光来。

“黎少爷,你是否还要继续加价?从现在开始,只要你加价一次,我都会提价五百万。”冷漠的眼神没有一丝神采。

欧城张狂的语调和言语,让众人皆是一愣平常沉默寡言的欧城,居然也有着这样桀骜的一面。

“这黎家真的要和欧城对着干了?难道就不怕欧城灭了他黎家?”

“欧氏集团三大集团之首,怎么会是一个小小的黎家能够媲美的?看来这黎青城是触碰到了欧城的禁地了。”

议论纷纷的声音不绝于耳,纷纷将目光看向黎青城,现在一旦他不接下来,可真的就很打脸了,众人重新闭上了嘴巴,一度变得沉默了起来。

欧城淡漠的眼神闪过一抹流光。

在看到兰悦那仇恨的眼眸,欧城一心只想将这宝石项链拍mai下来。

可是这黎青城居然如此的不识抬举,那么欧城也不介意,让他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他的女人,也不是他能够惦记的。

黎青城死死地捏着拳头,眯着眼睛,眼神里有着不甘和不愿,大脑飞速的运转着,如果将他现有的财产物件都变mai的话,也mai不到欧城的一千五百万,更何况欧城还可以继续加价。

欧氏集团财力雄厚,可是他黎氏集团能够媲美的,越是这样,就越是没有任何的能力,越是觉得无奈。

黎夫人用力的摇晃着黎青城的衣袖,轻轻地摇着头,紧皱的眉头有着无奈。

“儿子,别执拗了,欧氏集团我们惹不起,何必为了一个女人,将我们整个黎家都要搭进去?”

拳头青筋暴起,金丝框的眼睛下有着不甘,用力的咬着嘴唇,狠了狠心,这才坐了下来。

全场的肃静和期待,都因为黎青城的这一坐重新议论了起来。

“很有血性,但是却没有相对应匹配的实力,可惜可惜。”

“谁都能看出来这次欧总是为了未婚妻,这黎青城居然这么不开眼,非要阻止人家小情侣的小甜蜜。”

“难道你们不知道黎青城的青梅竹马,正是这兰悦。”

“还有这等事情?可是欧城可比他优秀得多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统统落入到了几人耳中,黎青城和黎夫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后者更是生气的看着黎青城。

“我就说过,你不要和这个女人有过多的牵扯,你不信,每一次见到她都没有好事儿,这一次更是让我们黎家丢了脸面,还不快和我走,这件事情让你父亲知道,一定会骂你的。”

这里早就已经没有了他们留下来的脸面。

黎青城这一次没有多说,却是黑着脸跟着黎夫人两人灰溜溜的离开了。

兰悦余光瞥见黎青城离开的背影,心底一抹失落,可是却不能表现出来,哪怕是多余的一丝表情,都不敢轻易的流露出来,这欧城可是火眼金睛一样的眼神,稍有不慎就会被他看得通透,什么都隐瞒不过他的眼睛。

“谢谢你!”兰悦低下头,声音有些轻柔,但是这一声道谢,倒是发自真心地。

欧城的心被这一声谢谢触动了一下,语气中的真挚,和那时的女子简直一模一样,现在这一刻,欧城开始动摇了起来,也许兰悦真的就是那时的女子。

当年的一处处回忆,都在这一刻浮上心头,所有的甜蜜和这些年的辛酸,让他那原本坚硬的心,也变得柔软了起来。

“不必谢,只是讨厌别人和我抢东西而已。”

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情绪,虽然语气冰冷,但是兰悦依旧觉得心里暖暖的,看着台上那已经被重新装起来的项链,鼻头一酸,这些年的委屈都在这一刻涌现出来。。

“你...想要什么回报,我都可以答应你。”

“回报?”欧城皱了一下眉,狐疑的问道。

兰悦点点头,目光直视欧城,缓缓开口:“对,是这个项链的代价,哪怕是让我侍寝,也不是不可以。”

侍寝二字,没有任何波澜,哪怕是连情绪,都没有任何的波动,可是兰悦就是这样软软糯糯的说了出来。

欧城冷笑,难道她以为,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和她睡觉不成?

难道和他睡在一起,就已经要牵扯到利益?这和mai身又有什么区别?

因为宝石项链已经拍mai下来,欧城冷哼一声,之前所有的柔和都在这一刻变得清冷下来:“我做的这一切,可不是为了和得到你的身体,也用不到你拿身子来换。”一甩衣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没有任何的犹豫。

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兰悦心头微颤,他做的这一切,居然没有任何的目的?

就连她陪他睡觉,都不用了么?

可是一向冷漠的他,只是为了满足她的愿望么?

兰悦心头被他沉默寡言的温柔触动着,可能,这个男人和她想象的并不大一样。

在钻石项链被拍mai的那一刻,秦敏一直在注意着这方的动静,她就是要借着这次的项链来看一下,兰悦到底是有着怎么样的决心。

“妈...刚才那条项链,我看着怎么有些眼熟?”兰嫣儿坐在一旁狐疑的问着。

秦敏点着头:“这是一直放在家里的那条,兰悦生母的东西。”

“我就说嘛,我看上去怎么觉得那样的眼熟。”兰嫣儿点着头,阴恻恻的笑着,虽然灯光暗淡,看不清兰悦的神情,但是也能够猜得到大概,她那妖艳的脸色,肯定不怎么好看。

兰嫣儿眼球一转,好戏可是还在后面呢。

坐在一旁的兰涛,有些无奈得看了一眼秦敏,眼底闪过一抹愤怒。

“刚才那条项链,难道是大嫂的?”对秦敏委曲求全的兰涛,这一次居然罕见的对她竖起了眉头,语气中也有着不悦。

秦敏挑着眉头,男人生气的声音让她有些意外又有些好笑。

“不过是mai了一条不会有人带的项链,有什么不好的?你是舍不得那条项链,还是舍不得那个人?”

兰涛的心跳停顿了一下,项链的主人已经死了三年了。

“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拥有的东西都是怎么来的,不要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善人。”秦敏冷笑,眼中的讥讽不加任何掩饰。

赤裸裸的眼神,快要将兰涛生吞活剥了。

“你在胡说什么?兰悦现在既然已经回来了,也没有对我们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何必如此的为难她?”

“为难?你难道不会知道她费劲千辛万苦的回来想要干什么吧?你以为她会如此的安分?”

秦敏觉得有些好笑,这兰涛什么时候开始心慈手软了起来?

被秦敏这么一说,兰涛的眼神有些缥缈,整个人都想的有些出神:“其实她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死了父母,更是出国三年,现在回来,如果安分守己的话,我们也就不要在对她下手了。”

“怎么?你开始心软了起来?你可不要忘了,兰悦的父母都是怎么死的,如果当年的事情真相被她知道的话,你以为你我还能有好日子?”秦敏冷笑着,现在开始慈悲为怀了,当年想什么了?

兰涛被秦敏犀利的言语怼的一愣一愣的,突然觉得有些心痛,站起身,背对着秦敏。

“接下来的拍mai也没什么好看的,我先走了。”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秦敏的拳头狠狠地捏在一起,漂亮的眼眸有着浓浓的愤怒。

真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如此的帮着兰悦说好话,真的只是她还是个孩子?还不是因为她和她妈长得像?

看着有些不欢而散的两人,兰嫣儿瘪了瘪嘴巴,难道他们上一辈之间,还有着什么恩怨故事不成?

兰涛从拍mai厅走出来的时候,刚好迎上也从拍mai厅里走出来的兰悦。

后者看见兰涛,邪魅的嘴角勾起:“兰总,这么巧。”

“私底下叫我二叔就好,叫什么兰总。”兰涛看着兰悦那张青春俊美的小脸儿,眼神透过兰悦看到了以前的记忆,一时之间有些失神。

被他如此深情的看着,兰悦眉头蹙了起来,轻轻地咳了一声:“二叔,既然没事儿,我就先离开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