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有一间当铺  >  正文卷 第二十章:大明湖(3)

正文卷 第二十章:大明湖(3)

2690 2019-06-05 13:22:35

四下无人,刘老板这才神秘道:这东西可是个宝贝,不过你也别觉得吃亏,这东西在你手里撑破天它只能卖出个好价钱,但在我们这些人手里,那它就是一块敲门砖。

我还是有些不理解:刘老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就给小弟直说了吧。

刘老板冷笑道:不是不和你直说,是怕你受不起这份大礼。

我倔劲上头:您还别吓唬我,您在这片打听打听,下到阎罗殿,上到九重宫,还没有我陈某人不敢去的地方,您直说就是,我担着。

刘老板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行,有你这句话,那哥哥我就给你漏漏底,这东西上面有人开口了,单单是提供确切线索的人,那好处就已经超乎了你的想象,要是把这东西给找着了,那我们以后也就不用担惊受怕了,对我们来说这可是实打实的利益。

这是有人出高价要定这东西了,而且价格高的离谱,我疑惑道:既然这样的话,那藏主不可能拿出来卖掉吧,人家又不傻。

“哼,的确不傻,可那也得有命把这钱给花出去”,刘老板冷哼一声:这东西现在盯着的可不是只有我们几路人,直说吧,你前两天找好的另外几个买家,就算想来,恐怕也来不了。

我心中一惊,没想到事情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这不就是一块烫手山芋吗,在谁手里都不安心,我装出惶恐的样子:那,我要怎么去淘换剩下的那几个盒子?

刘老板安抚道:虽然这两天好多人为了这事争的头破血流,但那都是暗地里的活动,没人会把这事捅到明面上来,也没人敢这么做,知道这事的人没几个,这点可以放心。

刘老板看我不说话以为我怕了接着道:现在整个济南城知道你有这门路的除了那几个中间人,就是我了,他们几个已经被我下了封口令,量他们也没胆说出去。

我会心一笑:那我就是没得选了?

“老哥可不是在吓唬你,这东西的重要性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刘老板摘下眼镜用衣角擦拭了一下,微一抬头漏出那双阴险狠毒的双眼:如果你有门路能把东西搞齐,最好不过,如果实在是没办法,也希望你能机灵点,有什么消息线索就直接联系我。

“这孙子,真把小爷当成冤大头了,好事还都让他给占了”,我心里暗想道:恐怕他压根就不知道,重要的不是套盒,而是套盒里面放的那本手札吧。

我一副感激的样子:放心刘老板,这事包在我的身上,我现在就把那石盒让您过过眼,剩下的小弟尽量去寻,寻不寻的到那还真得看缘分了。

我得先把这事从我身上撇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也不知道这刘老板究竟是什么路数,如果最后他非要认为套盒在我身上,那我就麻烦大了。

说罢我将第一层石盒和第二层石盒同时拿出放到刘老板面前:老大哥,咱们也是一见如故,小弟就以兄弟相称了,实不相瞒,我的确知道这是一套盒,我这还有第一层的石盒,而且您说的的确对,我还真是打算分开来卖,想讨个好价钱,没成想被老大哥给看破了,那我索性一并献上,你先掌掌眼。

刘老板一见我同时拿出两件石盒眼睛都直了,听我这么一说更是高兴,连称呼都变了:小老弟,有你的,你这存货还挺足。边说边拿起照片和石盒对照起来。

这种人一看就是老江湖,不管称呼上如何亲切,内心绝不轻易相信人,眼下也是如此,他这么做,明显是怕我晃点他,给他一赝品。

不过除了我拍的那几张照片外,他还从文件包中拿出几张厚厚的复印纸,隔着桌子我模糊的看了个大概,复印纸上复印的正是四重宝函中每一重宝函的外形图片。

不过这些图片明显是从书上扣出来的复印的,纹路都有些模糊不清,只能细细的对照,等了大半天,刘老板才将手中的石盒放下,将复印纸小心的放进文件包中,抬起头笑道:不错,正是套盒中的其中两件。

我陪笑道:老大哥,您放心,在我这出去的,绝对是真品,当时为了淘换这两个物件,可是费了我不少心思。

刘老板满脸笑意:小老弟,不是老哥不信任你,只是这事事关重大,小心点好,一会我就把钱先给你结了,剩下的那两件也劳烦小老弟费心了。

我连忙点头:老大哥,说哪里的话,这事小弟会尽力去做,只是如果真没淘到,怕是会让老大哥失望。

刘老板呵呵一笑:无妨,无妨,有这方面的消息也好,总不能让另外两家把这东西弄了去,那到时候可就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老弟也多上上心,有好处肯定是咱哥俩的。

我一边陪笑一边暗骂道:老东西,非要拉我上贼船,等我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小爷在想法治你。

临分别前,刘老板朝身后的随从点了点头,那随从转身出了门,不一会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黑色的手提箱,刘老板将手提箱打开推到我的面前:小老弟,这是这两件东西的价格,比你出的价,我多给两成,也算是你我兄弟的见面礼了。

我低头一看,绿花花满眼的老人头,我知道,他这是想让我尽快找到剩余的两件盒子才会出手如此大方,我当下表示尽力而为,同时迅速的将手提箱收下,交到曹鹏手里,我觉得他拿着比我安全。

刘老板看着我们的动作眼神中充满了笑意,在他看来此刻的我和曹鹏应该已经沉浸在蝇头小利之中了,一副标准的市井小民贪财即视感。

我丝毫不会掩饰自己对金钱的喜爱,但我也知道除了金钱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好了,今天交谈的很愉快,也很有收获,小老弟多上上心,能把东西弄到手最好,有什么进展可以直接和老哥联系”刘老板把东西收好后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还写着一个电话号码:老哥先走了,有消息直接联系我就好。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曹鹏感慨道:我的乖乖,这是什么情况,你这是来谈什么生意的,这才多大一会,一箱子钱到手了,我从小到大见都没见过。

我随口敷衍道:没什么,就是一些文玩界的东西,说了你也不懂,再说了,我雇你不得花钱吗,不赚钱哪来的钱给你开工资。

曹鹏乐了:这么说这些都是我的工资了,原来我这么值钱。

我骂道:美的你,不过有个事还真得交给你办,你明天帮我查查,这刘老板到底是什么路数。

曹鹏喜笑颜开:得了,别忘了给我涨工资就行,我现在可是身兼数职,能者多劳,劳者多得,千古不变。

看着曹鹏高兴的样子,我的内心却越发不安起来,联想到刚才刘老板的话语,我总觉的这事没那么简单,我这是不是在害我的兄弟?我认真道:曹鹏,接下来的事可能会有危险,要不你,

话没说完便被曹鹏打断:怎么,你这是要让我坏了我们行内的规矩,这要是让我家那位知道了,我狗腿都能被打断。

“而且,你知道的,我朋友不多”,曹鹏很少见的认真道:能和我说说知心话的更没几个,如果这事真有危险,我不可能放任不管。

我有些感动:码的,你这工资涨定了!!

曹鹏随即恢复了平时大大咧咧的表情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会轻易的上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一口吐沫一个钉,这事就这么定了,咱赶紧回去吧,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叶,让她也替我高兴高兴。

曹鹏说的有道理,一天了没有怎么管小叶,也不知道她那边情况进展的怎么样。

推开院子门,小叶房间的灯还亮着,我随口问了一句:小叶,睡了吗。小叶听到声音后便推开房门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激动的喊道:金哥,我知道最后几句是什么意思了!

十八与子木

十八与子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