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名门暖婚:纪少有点甜  >  正文 第23章 碎了毒的匕首

正文 第23章 碎了毒的匕首

3063 2019-06-24 13:12:54

这么想着,纪司南直接伸手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把,Z她立即抬头瞪着一双红彤彤的眼睛看他,看了几秒钟又垂下了头,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纪二你别跟你哥告状好不?怎么说我也是为了照顾你,你不能恩将仇报。”

纪司南的表情深邃,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难怪这么老实,不是惭愧把他独自丢下,而是怕他跟‘七爷’告状?

纪司南真是拿眼前这女人没脾气了,她就这么怕他吗?不过倒是个聪明的,假如他真的是纪少轩,沐歌的做法也没毛病。

他现在真的是有点后悔当初半推半就的当了纪少轩。

“想我不告状也成,亲我一口。”

“你别太过分啊。”沐歌怒目一瞪,小脸满满的愤怒,不过这愤怒在几秒钟之后全部消散,换成了无可奈何。

人家被她搞得差点死掉,亲他一口她又不掉块肉,这要求不算太过分。

可是沐歌看着一脸得意的纪二气的不行,他好像抓住了她的把柄,让她向左就向左,向右就向右,完全把她捏在手心啊。

沐歌纠结了半晌,最后还是屈服了,探出身子打算快速在他脸上亲一口,谁知道刚要亲到他的脸颊,他的手直接按在了她的后脑,完全不受控制的吻上了他的唇。

她用最快的速度躲开,脸涨的通红,一副幽怨的瞪他,而纪司南则一脸满足,看着她要炸毛又不敢炸毛的样子还挺有意思。

“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学,先走了。”

“又把我丢下?”

“这里是医院有护士呢,再说你忍心让我一小姑娘陪你熬夜吗?”沐歌怒道,小手攥成拳头,语气很是不满。

就这么一折腾已经凌晨了,她可不想待在医院当陪护。

“没良心的小东西。”纪司南抚了抚她的头发,“我让李叔来接你,回去早点睡,别熬夜,不然发育不好。”

发育不好?沐歌不自觉的就想歪了,也没搭理他,直接出了病房,找到李叔回了老宅。

她一出医院莫天就推开了病房的门,正好看到纪司南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准备穿衣服出院,莫天忍不住笑了一声。

“怎么?不继续装柔软装可怜了?”

纪司南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穿好衣服,“废话很多?”

“啧啧,纪二你这话说的太没良心了,我可是帮你逗了你们家小丫头,说你要病死了,那丫头看到你没自责到以身相许?”

难怪刚刚沐歌一进门就是那种表情,合着是莫天吓唬她了,将西装扣子一颗颗扣好,临走的时候掏出了一把车钥匙丢给莫天。

莫天眼睛一亮,叹道,“小迈,你终于回家了。”

隔天下午,因为明天要举行校庆所以班级里有节目的人都要去排练,本来沐歌不想去,江小柔却缠了上来一个劲儿的撺掇让她去。

江小柔这么热络的喊她去,肯定有猫腻,对于江小柔平日里那些小伎俩她心里有数,倒也没拒绝,直接跟她去了。

排练是在学校的小礼堂里,她们到的时候还没几个人在,江小柔直接把她拉进了后台,里面摆着明天要用的各种服装。

舞台剧的服装很夸张,她的衣服更是一套黑色带蕾丝的长裙子,有点像女巫,不过灰姑娘里的二姐本来就是坏人,这颜色倒也无可厚非。

黑色呀,她正好挺喜欢。

“小歌其实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出演灰姑娘,还能跟尚云深有直接接触。”江小柔一边打量她的神色一边说道,表情很是惋惜。

“灰姑娘那种白莲花我才不喜欢。”沐歌懒懒的回答。

就在这时她察觉到一道锐利的眼神刺向她,抬头一看,原来是出演灰姑娘的温雪晴,啧啧,当着人家面说角色不好,她的确是过分了。

不过倒也没想解释什么,只是对温雪晴浅浅的笑了下,而温雪晴高傲的瞥了她一眼,直接拿了自己的衣服。

“雪晴你来啦。”江小柔热络的贴了上去,拉着温雪晴聊天。

温雪晴家里是书香门第,父亲更是江城的市长,班上很多人巴结,所以江小柔的谄媚倒也正常,不过到底是家世好,温雪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高傲的气息。

沐歌被冷落了也没在意,拿了自己的服饰换了,站在镜子前照了照,啧啧,毫无神采,尤其是现在戴着眼镜,显得呆呆的。

因为是最后一场排练,所有人都很用心,沐歌随意的翻看了下台词就丢在了一边,她的做法让周围人很是不屑。

两个小配角在一旁小声嘀咕,“你瞧她那懈怠的样子,明天八成要给咱们拖后腿。”

“就是,台词都不背,太自负了。”

“当着全班人的面接下这个角色就是为了跟尚云深有接触,她根本不在乎会不会拖累我们,太不要脸了!”

“可怜雪晴了,你不知道她有多在意明天的演出,谁能想到竟然被一颗老鼠屎搞砸了。”

沐歌对这些嘀咕声充耳不闻,视线扫了一眼江小柔,她特地把她带到这来,该不是就是让她拉仇恨的吧?那段位也太低了。

换好了服装,一众人开始排练,沐歌显得懒洋洋的,念台词跟背书似的,毫无感情,台下的江小柔一脸恶毒的看着台上的沐歌,嘴角露出讽刺的笑意。

就这种水平还敢大包大揽?真是不知死活。

沐歌的态度终于引起了尚云深的不悦,他面色铁青的挡在她面前,怒道,“沐歌你要是不行尽早滚蛋,大不了我们少个角色!”

尚云深真是受不了她半死不活的样子,这个舞台剧他们可是排练了足足一个月,就等着明天的演出了,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了。

沐歌还大包大揽当着全班说没问题,这叫没问题吗?简直太差了。

沐歌听了他的话不怒反笑,双手环胸半昂着头看他,“不是还没到演出吗?你怎么知道我不行?倒是你们别给我拖后腿。”

就这水平还敢自负的说这种话?尚云深憋了半天才从脑子里想到一个字,不要脸!太不要脸了!到底是谁给她的自信?

“行,明天你要是拖累我们大家,我唯你是问。”

“好啊。”沐歌面带微笑的答应,转身招呼各位,“来来来,继续。”

众人齐齐的丢给她一记白眼,就她还好意思说别人别给她拖后腿?谁给她的勇气说这种话?

排练结束,尚云深一脸不悦的拽住沐歌的胳膊,拉到没人的地方,黑着一张脸质问,“魏氏破产了,是你做的吧?”

对于魏氏破产这事沐歌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没想到七爷的动作这么快,才短短几天就让一个根深蒂固的魏氏破产了。

这个消息也让她再次认识到纪司南有多可怖。

“你这是在指责我?”沐歌皮笑肉不笑的睨着他,“我老公可护短了,魏家人欺负我了,还不许我老公帮我欺负回去啊?”

尚云深脸色憋红,这个女人!张口闭口她老公,她老公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老公是纪家人?太虚荣了!

“你真虚荣!”

“你可笑。”沐歌毫不客气的反驳过去,呲了一声,“你该不是羡慕我老公对我好吧?”

“我会羡慕那个老头子?”尚云深厌恶的瞪了她一眼,直接在心底把她定位成为了荣华富贵不惜嫁给老头子的虚荣女人,不知羞耻也就罢了,还沾沾自喜!

沐歌看着拂袖而去的尚云深无所谓的耸耸肩,她才不介意别人什么目光呢,再说了七爷也不是什么老头子,只是毁容了罢了。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那副玄铁面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哎,其实她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怕七爷的。

“小歌,我们走吧。”

江小柔笑呵呵的揽着她的胳膊往外走,都已经走到了校门口她突然停下了脚步,慌张的说道,“坏了,我的项链丢小礼堂了。”

说完一把攥住沐歌的手,急不可耐的说,“可是我还有急事,沐歌你回去帮我找找好吗?”

果然来了吗?沐歌不动声色的勾唇,装出毫无心计的模样,“好啊,我这就回去帮你找。”

她刚答应下来江小柔的眸底就闪过一抹奸计得逞的神态,“沐歌你太好了。”

沐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懒懒的往小礼堂的方向走,小礼堂的人已经走光了,灯都关了,黑漆漆的,她找到灯源,刚打开灯一个人影突然冲她扑过来。

而这个人影身上还有浓烈的酒气,她一个不妨被他撞到了墙上,来不及看清是谁,他已经把她整个抱起把她压在了桌子上。

沐歌刚要反抗,眼睛余光看到了门口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心底瞬间明白过来,这又是江小柔的诡计?她还真是孜孜不倦的想陷害她啊。

直到门口的人走掉她才一脚踹开身上的人,狠狠挥掌打在了男人的后颈上,看清楚这人是学校食堂里的帮厨。

她刚要走就听到帮厨兜里的手机响了下,拿出来看了眼,脸上的嘲讽更甚了,发短信的是江小柔。

“照片已经拍到了,别恋战。”

沐歌看着短信想了一番,发出去一行字,随后把帮厨拽到了一边。

顾心欢

顾心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