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名门暖婚:纪少有点甜  >  正文 第22章 装可怜

正文 第22章 装可怜

3032 2019-06-24 13:12:49

她气愤的把糊掉的粥倒掉,又煮了一锅,没有再跑去纪司南的房间送死,而是呆坐在客厅沙发上,脑袋很乱。

刚刚他那句话真的扎到她的心了,的确是她自己跑来了,犯贱也是她自己要犯的。

沐歌深吸了一口气,捏了捏手指,不行,她要赶紧跟纪少轩划清界限,再接触怕不是要出事了,这男人她惹不起。

纪家的任何一个人她都惹不起。

急急忙忙的给李叔打电话,准备让他过来照顾纪司南,谁知道电话却打不通,又打了纪家老宅的电话,依然没人接。

她有些气恼的把手机丢在一旁,“搞什么鬼,一个接电话的都没有。”

最后她鬼使神差的拨了七爷我电话,刚拨通她就快速的按断了,惊得背后出了一层薄汗,她疯了不成,竟然想自投罗网?

她要怎么解释跟纪少轩的关系?思绪辗转了一番,最后还是认命的端了白粥,小菜进了房间,他闭着眼睛假寐,额头布满了一层薄汗。

沐歌很用力的把粥往矮桌上一放,咬着牙嘟囔,“怎么不发烧烧成傻子!”

“背地里诅咒我这种事也就你做得出来。”

纪司南缓慢的睁开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气鼓鼓的小女人,沐歌端起粥碗,不高兴的反驳,“背地里?我明明是当着你面诅咒的。”

“我舍不得变傻,变傻肯定要被你欺负了。”

沐歌不搭理他,愤怒的搅了搅粥,挖了一勺喂给他,神情颇为不耐烦,“赶紧吃,别耽误我时间。”

“你就这么对待老师的?你这个学生太恶毒了。”他含笑的吃下了粥。

沐歌秀气的眉头拧成一团,“你也好意思把自己称为老师?有这么对学生的吗?你就是个衣冠禽兽,披着羊皮的狼!”

“好好好,我是狼,专门吃你的狼还不成吗?”

沐歌真的懒得跟他打闹,用最快的速度喂他吃完了粥,盯着空碗她才意识到,纪少轩这个混蛋手脚也没受伤,她喂个毛线啊!

又被他占了便宜!

沐歌怒不可赦的瞪着他,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拿了体温计给他测了体温,还是三十九度,把自己准备好的药一个个拿出来,看了药效,喂他吃了。

喂他吃完沐歌准备走人,待在他身边她真的怕控制不住自己弄死他。

刚转身纪司南就牵住了她的手,“我不舒服。”

“喂你吃药了,大爷。”

“我难受。”

“纪少轩!你别得寸进尺啊。”沐歌不悦的睨着他,“长嫂为母,你身为弟弟生病了我来照顾你没毛病吧?我希望你别过度的解读。”

纪司南死死的抓着她的衣角,叹了一口气,“你不负责的把我丢下,好意思吗?”

不负责任?她就是太负责了才会被他摸遍了,亲遍了,这个混蛋根本不知道避嫌,色胚!居然把主意打到她身上。

应该让七爷把他发配到非洲,永远别回来。

沐歌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手甩开,匆匆忙忙出了公寓,一出去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没有纪司南的身影空气都是清新的。

看了下时间,快到跟李东约好的时间了,她匆匆的回了趟纪宅,李叔看到赶回来的沐歌愣了下,不由问道,“夫人你回来了?二少呢?”

沐歌听到李叔的质问心底有些不舒服,她又不是纪少轩的老婆,他是死是活干她什么事?她就是太多管闲事了。

“我跟他很熟吗?”

沐歌匆匆回了房间又出去了,虽然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咖啡厅了,却还是迟到了十多分钟,刚进去就看到了正一脸苦恼低着头想事情的李东。

她直接坐在了李东的对面,李东猛地抬头,审视的盯着她,眼神里充满了警觉与怀疑。

他足足想了两个多小时,怎么都觉得在超市太过巧合,他怀疑是不是对家的人来故意借着乔伊的名号来套他话的?

亦或者抹黑乔伊的!这种小伎俩这半年他见了无数了,没想到还有人前来找不自在。

李东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沐歌,心底越发的鄙视,“你到底想要什么?”

沐歌一眼就看穿李东是误会了,她太了解李东了,知道李东是什么人,微微叹了一口气,微微垂着眸子斟酌了一番。

“乔伊姐以前跟我提起过你,说你像是大哥哥一样照顾她,她很信任你。”

李东的脸色又是一变,“你什么人?”

“乔伊姐以前资助过我,我们一直有书信来往,最后的一封信她对我透露了一些事情。”

李东显然提起了兴趣,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沐歌微微垂下眼睑,语气透着伤感,一字一顿的说。

“她跟我说,她那段时间感觉很不好,怀疑两个人要对她下手。”

“谁!”李东的呼吸加重。

“江旭跟秦桑 。”

听到这两个名字李东如释重负一般,关于乔伊的意外他早就觉得不对劲了,这半年来他也看清了不少,渔翁收利的可不就是这两个人?

一个拿了本该属于乔伊的地位,一个偷了乔伊家里的全部资产,这两人分明是狼心狗肺之徒!

不过这件事他一直烂在心底,谁也没说,外人更是全不知晓,而眼前这人轻轻松松把事情捅破,足已说明值得信任。

“那又如何?伊伊已经不在了。”李东自嘲的笑了下,他现在混成这个德行,只能看着那两个贱人享受着本不该属于他们的一切却无能为力。

“事情并不是没有转机,我会让他们两个付出一切,不过我需要你的帮忙,我缺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李东看向沐歌,她眼神坚毅,神态没有露出任何的怯怕,他惊叹明明才十八岁的女孩却有这样的神色,让人不自觉的信任她,而且不容置疑。

“我可以帮忙。”李东爽快的答应。

沐歌心底有股暖流涌过,她就知道东哥会信她,哪怕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只要有一线生机也帮她,她微微低头拭了下眼角的泪珠,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来。

“你帮我办件事。”

沐歌跟李东交代完便出了咖啡厅,一出门就接到了老宅的电话,李叔急急忙忙的询问,“沐小姐不好了!二少爷出事了。”

沐歌不以为然,“不就是小感冒吗?能出什么事?”

“刚刚他给老宅打电话,说自己不太对劲,沐小姐你快点赶过去看看,算李叔求你了。”

沐歌暗骂了句麻烦,匆匆的赶回了纪司南的公寓,还好距离很近。

“纪少轩你又闹什么幺蛾子?你故意让李叔给我打电话的吧?你.......喂你怎么了?你醒醒。”沐歌轻轻的推了下他,发现他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当即吓傻了。

“喂,你别跟我开玩笑。”沐歌有些慌张的摸了摸他的额头,比发烧的时候还要烫,药没管用吗?怎么更加严重了?

沐歌急急忙忙的拿起他的手机给莫天拨了电话,莫天来的很快,几乎很快就诊断出是药物过敏了,也没耽搁,直接去了医院。

呆坐在医院的沐歌神情还有些恍惚,药物过敏,怎么会这样?脑袋里闪过几个字,她完蛋了,她把纪少轩搞到医院了!

她该怎么跟七爷交代?总不能说实话吧?说她照顾纪少轩把他照顾进了医院?到时候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纪少轩真是讨厌,太讨厌了。

正想着诊室的门打开了,莫天摘下口罩望着呆坐在椅子上的沐歌,看她满脸的愁容还以为担心纪司南,不由安慰。

“纪二没事,你放心吧。”

沐歌蹙着眉头,小声嘟囔了句,“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跟七爷告状。”

莫天听了这话嘴角忍不住抽搐,他还以为小丫头担心纪二呢,原来担心的这个?纪二要是听到这话脸色得多有趣?

他憋了笑,决定逗逗她,故作伤感道,“唉,还好送医院及时,不然纪二八成是要去跟阎王爷报告了。”

“这么严重?”

“沐歌你也别自责,不是你的错。”

莫天口中越是说让她别自责,她越觉得自己犯错了,她差点搞出人命!这次真是玩大发了,可是谁又知道他怎么会对药物过敏啊,她真是冤枉。

沐歌砸吧砸吧嘴,叹了一口气,这次对纪少轩她八成得夹着尾巴做人了。

“你赶紧进去看看他吧,这小子怎么说也是死里逃生,急缺安慰。”

沐歌重重的点头,推门进去,纪司南正在挂点滴,听到推门声往门口扫了一眼,见到她也没吭声,直接闭上了眼睛。

“纪二......”她颇为心虚的喊了一声,“你渴不渴,饿不饿?你还难受不。”

“把病号一个人丢在家里不管不顾,你还好意思问我难不难受。”

这怨气大的,沐歌犹如犯错的小学生似的坐在椅子上,垂着脑袋认错,“行行行,都是我的错还不行吗?”

纪司南抬眸看了眼低眉顺耳认错的沐歌,嘴角忍不住翘了下,让这丫头服软可没那么容易,倒是个心软的。

瞧瞧现在,乖巧的跟个小兔子似的,捏上一把估计都不会坑一声吧?

顾心欢

顾心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