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战道成圣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我和你赌了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我和你赌了

2019 2019-05-06 15:07:35

擦拭了下手掌,叶东风神色冷漠的看着蓝天和,对其说道:“蓝天和,以后没什么事情,在内院里规矩点儿,下次我可不敢保证下手的轻重。”

这是威胁和警告老生?蓝天和嘴角抽搐,他虽然心中很恼火,但面对叶东风这个家伙,却又不敢发作,只得咬着牙齿离开了这里。

本来想给新生一个下马威,然而次序却颠倒了,这让蓝天和还有何等脸面继续待下去?

赶走了蓝天和,叶东风心情舒畅了不少,在内院当中四处闲逛了起来,见识过叶东风手段的老生们,都没有人敢去招惹于其。

一路畅通无阻,叶东风来到了一片丛林当中,这里灵气充裕,到了此间莫名的让人感到舒服,这内院之中的灵气纯度和外院根本无法比拟。

重要的是这附近还有很多的天地灵草,一些灵草即便是以叶东风前世的目光来看,也珍稀无比。

没有犹豫,叶东风一把将那些灵草采摘了个干净,就地打坐修炼。

叶东风倏然不知的是,他收服的灵兽小猫也爬了出来,疯狂的嗅着周围的灵气,竟然跟叶东风一起修炼了起来。

这种环境之下,叶东风修为不断增进,已初步领悟王侯境一重。

舒服的伸了个慵懒的懒腰,叶东风离开了这片森林,回到居所的时候,蓝凝儿递过来一张密函:“叶大哥,毒宗的阴司命阴长老请你前去毒宗帮其锻造一柄宝器。”

叶东风接过来一看,也没有多想,循着上边的地址,没一会儿就来到了所谓的毒宗。

毒宗的地理位置优渥,环境优美,依山傍水,一座巍峨的宫殿坐落其中。

拿着邀请函,被专人接待进毒宗内部,阴司命一脸笑意和恭谨的迎了上来:“叶大师,这边请,我们宗主今日八十寿辰,我特地想请您给他锻造一柄宝器,只要叶大师能够锻造出一柄宝器,在下必有重谢。”

叶东风点点头,面上不动声色,阴司命在前方引路,对叶东风说道:“叶大师,这边请!”

被阴司命带着走过了几段过道,两人这才在一方豪华的大厅里停下,一群灰袍老者围坐在一张桌前,中间簇拥着一个黑袍老者,那老者身上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想来应该就是毒宗宗主。

剩下的几十张桌子上坐着不同的宾客,一个灰袍老者和一个中年人在毒宗宗主前一边喝酒一边说道:“宗主,这位就是我说的那位廖勇,锻造一柄宝器绝对没有问题,想要锻造什么武器,一会儿拿出材料,廖大师肯定会让你满意的。”

被称作廖勇的中年人,面上带着一种过于盲目的自信:“宗主,各大宗门都是找我锻造宝器,这次有我出手,这件宝器一定会让你名扬大陆的。”

黑衣宗主嗯了一声,如数家珍的拿出了一堆材料,无论哪种材料都价值不菲。

紫铜铁,天灵液,星辰钢,任意一种材料都是价值连城,这些材料引起了一片唏嘘之声。

阴司命面色难看,拳头紧握,没想到被这个阳无奉这个家伙给抢先了一步。

黑衣宗主恰巧留意到了阴司命,诧异又带着几分迷惑的问道:“阴长老,这位是?”

阴司命想了想,还是对黑衣宗主说道:“宗主,这位是我为你请来的锻器大师叶大师,特来为你锻造宝器。”

“胡闹!”黑衣宗主面上带着几分不悦,他可不会相信一个二十不到的少年是什么锻器师。

廖勇也很不舒服,沉着脸看着阳无奉:“阳长老,你们还请了其他的锻器师?有我在还要请一个锻器师,这是在瞧不起我廖某人的本事吗?”

阳无奉乃是毒宗的阳长老,跟阴司命并名为阴阳长老,但这两人却势同水火,几乎都想除掉对方。

阳无奉面色尴尬,连忙给那廖勇赔着不是:“聊大师,这你就错怪我了,这个小子是被阴长老请过来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阴长老,你真是越来越糊涂了,竟然请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来为宗主锻造宝器,你也太不把宗主当回事儿了!”

“还不把这个小子赶出去?”阳无奉声色荏苒,死死压制着阴司命。

阴司命面色难看,有些为难的看着叶东风:“叶大师,你看,这......”

叶东风一点都没有离开的意思,这阴司命可是承诺必有重谢,他还没有看到是什么东西要送给自己,怎么会轻易离开,何况他不想走,谁能逼迫他走?

叶东风找了个杯子,倒了杯茶水,风轻云淡的说道:“没事儿,让他先锻造,他不行了,我再锻造。”

一句话让廖勇差点气过气去,一个少年竟然敢质疑他锻造不行?他加快手上动作,挑衅的看了眼叶东风:“小子,你说我锻造不行?也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锻器境界。”

廖勇不再计较叶东风,黑衣宗主暂时也就没有处理叶东风,一件件材料投入鼎炉,第一次锻造失败,第二次炸炉,让不少人都捏了把冷汗。

叶东风在一旁不忘说着风凉话:“这就是你的锻器境界?”

廖勇硬着头皮说道:“锻器哪有一次就成功的,偶尔失败个一两次很正常。”

叶东风嗤笑出声:“我一次就能成功,你不能不代表别人不能。”

“不可能,我都不能做到的事情,你怎么能做到。”廖勇根本就不愿意认可叶东风,也不想承认有人比他锻造境界高。

叶东风带着几分玩味的笑意挂在脸上:“那如果我锻造成功了呢?”

廖勇略有点不安,但看到对方的年龄,他觉得叶东风多半是在说着大话:“你若不能锻造成功,就给我磕头赔罪,你若成功,今后我再也不会在这座城市当中出现。”

“好,我和你赌了!”叶东风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

一堆锻器材料,到了叶东风手里如同行云流水,奇快无比又高难度的手法展现,廖勇艰难的揉着眼睛:“这......”

坠笔三千

坠笔三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