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战道成圣  >  正文 第五章 杀个痛快

正文 第五章 杀个痛快

2102 2018-12-07 13:53:13

这......

叶擒龙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一切还没有结束,冰牢内的灵气不要钱似得涌入叶东风口中。

鲸吞修炼之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转眼两日,叶东风的修为不断增进,奠基一重,这才多久?

叶擒龙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变态了,当年他修炼奠基一重也足足用了十天之久,没想到这叶东风竟然如此神速。

睁开双眼,叶东风双眼中绽放出一股精芒,对叶勤龙说道:“晚辈就先出去了,搅起这趟浑水后,晚辈会对太上长老体内之毒做出根治。”

说罢,头也不回的冲出天牢,那道背影伟岸如山,每一步都带着一股压抑的沉重,脚步声越来越远。

错愕良久,叶勤龙才回过神来:“兴许,他说的没错,这个叶东风真的能搅起这趟浑水也说不定。”

“此子如此天赋,我刚才还想着指点几句,真是可笑!”摇了摇头,叶勤龙找个地方,打坐修炼去了。

......

冰牢内的管事和其他狱卒们,骤然看到叶东风走出冰牢,全都诧异不已:“叶东风,你是怎么出来的?”

“滚!”仅一字,一字如雷,那些人全都被吓住,当他们反应过来,叶东风已经彻底离开了冰牢。

双拳紧握,指甲入肉,前世父亲为了他不受折磨,甘愿自己受罚,这一世他绝不允许再发生那种悲剧,他要今生没有遗憾。

加快了脚步,没多久就来到了长老议事厅的门口,其间一阵争执不休的声音传入耳间:“像是叶东风这种武道废柴,不如交予宋家处理,宋家资源充裕,底蕴十足,为了此子得罪宋家根本不值,还请家主让那叶沧海交出叶东风。”

说话之人正是叶家家主二房所生的叶重,叶重始终都视叶沧海父子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此机会,怎么会放弃落井下石的机会?

其他几个长老也都跟叶重同仇敌忾:“家主,叶重所言有那么几分道理,以我之见,就将叶东风交给宋家处理,生杀权利全交由宋家定夺,叶家万万不能为了此子断送了生路。”

叶沧海一杆长枪插入地内,焦急的说道:“家主,不管如何,东风他也是你孙子啊,若是一定要罚,我叶沧海甘愿代东风受罚。”

叶沧海低下头,容颜似乎在那一刻都苍老了许多,他就要弯下腰跪下去,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我叶东风何错之有?”叶东风迈进长老议事厅,双眼逼视,扫过每一个长老的面庞和那端坐正中的家主。

叶沧海一愣,看到叶东风安然无恙的出来,大喜不已,面上都洋溢着笑容:“东风,你没事?没事就好!”

叶东风的出现,也让一众长老们都惊诧不已,连冰牢都困不住叶东风?

随之而来的是长老们的震怒,叶重当机立断的喝了一声:“私自冲出冰牢,擅闯长老议事厅,这是家族大忌,我儿奉贤何在?将这个逆子给我拿下!”

叶重声色荏苒,一个容貌俊秀的锦衣青年,神色冷峻,轻蔑的看了眼叶东风:“叶东风,长老议事厅也是你这种废物能够闯的吗?”

叶奉贤乃是叶重之子,这个人和他父亲一个德行,眼高于顶,前世没少跟他爹联手陷害自己父子二人。

按着记忆,这个叶奉贤现在应该也有奠基三重的境界,但我若是小心一些,倒也不是不能与之一战!

叶东风心思活泛,叶奉贤气势陡然一变,全身灵气外放,整个人好似一把利剑,一双手对着叶东风的肩膀抓了过来:“给我跪下......”

叶奉贤嘴角泛着得意,一会儿看他怎么羞辱整个废物,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全都卡在了嗓子眼儿里,他瞳孔猛地紧缩......

叶东风迅速劈出一掌,掌风凌厉,一股股冰寒之气化作一道气剑,整个的劈在了叶奉贤身上。

砰!噗!啊!

叶奉贤重重摔在地上的沉闷之声,吐血和惨叫的声音,他不敢相信,这,这怎么可能?

这个叶东风不是没有武道修为的废物?为什么自己奠基三重都不是他一掌的对手?

脸色狰狞阴鸷,一股屈辱感滋生在心底,他不甘心的想要从地上爬起,却对上一双眼神。

叶东风居高临下的看着叶奉贤,眼中充斥着蔑视,这双眼似冰雪般森冷,他开口四字让人不可抗拒,那是一种气场上的压迫:“给我跪下!”

噗通!叶奉贤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双腿一软直接无力的跪倒在地,他死死盯着叶东风:“废,废物,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有理会叶奉贤,走到了叶沧海身前,拉起他的手:“爹,我们走!”

“站住!”叶重脸色阴沉,口中发出一声冷喝。

叶东风也没着急离开,脸上洋溢着一抹戏弄的笑容:“叶二伯,有何指教?”

见叶东风如此模样,叶重越发恼火:“家主,叶沧海的儿子简直无法无天,先是偷人丹药,又打伤宋家长老,如今冲破冰牢,闯入长老议事厅,又在这等重地动手,认错态度恶劣,若是放任其成长起来,对整个家族后患无穷。”

叶远皱眉:“叶重,你觉得此子该如何定夺?”

叶重神色间带着一抹得意,咬牙说道:“以我之见,现在就由各位长老出手,废其修为,将他杖毙于此,如此我们叶家才能更好的发展下去。”

叶沧海脸上也暴怒不已,神色间涌起一股怒火:“叶重,你好歹毒的心机,为了自己的利益,连自己的侄子也不放过,今日谁若敢动我儿,就先从我叶沧海的尸体上踏过去!”

叶远沉思良久,最终说道:“杖毙未免太严重了些,就由各位长老出手,废掉此子修为吧!”

几个长老虎视眈眈的走了过来,叶沧海就要出手,叶东风却一把拉住他,安抚着说道:“爹,这是我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让我自己来了断。”

叶沧海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叶东风脸上的自信,还是忍了下来,他有几分好奇,叶东风能有什么方法自己了断?

“太上长老令在此,我看谁敢上前?”一块儿令牌亮出,所有长老全都一个趔趄,顿住脚步,满面惊恐的看着叶东风手里的那块儿令牌。

坠笔三千

坠笔三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