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战道成圣  >  正文 第四章 磨枪

正文 第四章 磨枪

2737 2018-12-07 13:53:06

这一杆通体黝黑铁枪伴随着叶沧海封侯拜相,铁枪伴随着叶沧海游历天下,荡剑斩妖。可以说这一杆枪伴随着叶沧海走过无数的荣辱,他以铁枪武道封侯,铁枪便是他的脊梁。

一日时间,足够让一柄锈迹斑斑的武器磨砺的铮亮无比。

叶沧海手中的铁枪。

寒光凛凛的枪尖被磨砺的锋锐无比,轻轻舞动之下,甚至能够破开空气。

但他觉得还不够。

叶沧海看着锋利无比的枪尖,哪怕枪尖在锋锐,在铮亮,他也是觉得这一柄铁枪绣了。

锈迹斑斑。

几乎不能目视。

否则自己那个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二哥叶重为何会一致认为自己的儿子叶东风活该被处死,用来对同为望族的宋家赔罪。否则,为何连家主叶海山也是抱有模量两可的态度。任凭自己忍住了傲气,低头恳求也仍是不愿放自己的儿子走出冰牢,只能乖乖的在严寒无比的冰牢二层中活活受罪?

儿子叶东风铸下大错,偷盗宋家五品宝丹,又脚踹宋家长老,这是事实。

儿子叶东风不思进取,武脉断绝,只是废人,叶沧海也没想去辩解。

只是,那又怎么样?

那是他的儿子,哪怕犯下大错,将这天捅出了窟窿,也是他铁血武侯叶沧海的孩子。

他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在冰牢里受苦?

叶沧海不愿意。

若是执意如此,那就问过他的叶沧海。

问过他手中的铁枪。

咔!咔!咔!

叶沧海手中磨枪的力道越发大了,额头上的青筋都在暴起,叶沧海怀抱着手中通体黝黑的铁枪,如同一头被激怒的猛虎一般,随时都要暴起,择人而噬。

“砰!砰!砰!”

一阵叩门的声音响起。

叶沧海挑了挑眉头,他早已吩咐过,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他磨枪。而有这个胆子的,只有长女叶霓裳以及管事洪涛。不过叶沧海却没有理会,他专心致志,磨砺着手中的铁枪。

“砰!砰!砰!”

叩门声再起。

“老爷,老爷!”

洪涛大力的叩击着门户,声嘶力竭。

“洪叔,我不是告诉过你,我需要精心一日。风儿还在冰牢之中受罪,就算有三品生生丹,他一介武脉断绝的废人又如何能够忍受冰牢之苦。难道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叶沧海抓着铁枪,怒声道。

“老爷,老爷,少爷不一样了啊。老爷,快开门,老奴仔细与你说说。”

洪涛激动的打着摆子。

闻言,叶沧海愣了一下。

他猛然打开门户,便见到门外自家的管事洪涛正一脸激动的看着他。

叶沧海莫名其妙,不过洪涛激动无比,连忙将冰牢之中的事情全盘托出,而听到叶东风竟然以势压人,让洪涛掌掴李成全的事情让叶沧海大吃一惊。

自己的儿子何时有这种胆气?

“你要三日时间?东风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叶沧海手持铁枪,双手缓缓用力。

……

这一日,叶东风闭目假寐,睡的甚是香甜。

冰牢二层中无处不在的寒气仿佛不能近了他的身是的,他懒洋洋的躺在地上,有种怡然自得的闲适之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

叶东风睁开了眼眸,他眼中精光一闪,仿佛能够穿透无边的寒雾。

身前,邋遢老头儿再次出现,眼也不眨的盯着叶东风仿佛在看一片崭新的大陆,满是奇异的色彩。他手中一页薄纸在寒气下哗啦啦之响,叶东风眼中一扫,便知晓那纸张上记录着他自己的生平。

“有结果了?”

叶东风问。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小辈,你怎么做到的?”

邋遢老头儿盯着叶东风半晌。

见到后者一脸淡定的模样,他倒是先不淡定了。

说实话,叶擒龙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不可思议。

眼前的少年,他认识,一日时间足够叶擒龙了解的清清楚楚,叶沧海之子,武脉断绝无法修炼武道,如同废人。数日前因偷盗宋家五品宝丹被当场捉住,被叶家一众视为家族耻辱。

但偏偏,就是这样本该一无是处的废人。

竟然认识他这位叶家的太上长老,更是能够拥有对天下其三的剧毒,怨天困龙毒缓解的方法?

更重要的,是叶东风口中的解毒之法。

那是一个叶擒龙从未听闻过的丹方,虽然品阶不明,但却的确能够缓解他身中的剧毒。要知道,那是连五品化天丹都无法做到更多的剧毒。这丹方究竟如何而来?

这让叶擒龙如何能够不吃惊?

不可置信。

“我当然知道,现在太上长老可信我能解你这怨天困龙毒?”

叶东风闻言一笑。

上一世他成就至强之名,更是丹武双绝,无人能出左右,一个小小的怨天困龙毒自然不在话下。

“倒是信了七八分,如果不是我调查的清清楚楚,恐怕还以为你是老朽的哪个死对头派来的。不过这一次算老夫成了你的情,但是小子,你胆大包天,闯出大祸,真以为能够安然无恙?”

“所以我才来问你借一样东西。”叶东风道。

叶擒龙摆摆手,讥笑道。“我知道你想借什么?不过你凭什么狂言能够搅动这一潭死水?要知道,就算有老夫做主,但没有实力一样你都受不住。”

“说到底,这是实力为尊的世界,强者为尊,弱者奴。”

“难道你要如之前教训那管事一般,以势压人?但老夫奉劝你一句,没有实力,一切都是镜花水月。你压的了一时,却压不住一世!”叶擒龙掏出酒壶牛饮了一番,开口道。

“那就不劳您老操心了。”

叶东风淡淡道。

“你小子…”

叶擒龙登时牛眼一瞪。

偌大的叶家,何时有人胆敢如此和他说话?就算是叶家的家主叶海山前来在他面前也要两股战战兢兢,不能面色如常。可这小子却是油盐不进,仿佛根本不将他太上长老的身份看在眼中。

对此,叶东风不以为意。

半晌。

“好小子,对老朽的胃口。那老朽就拭目以待看你如何潜龙升天?”

叶擒龙却是笑了起来,他屈指一弹,一道银光落在叶东风掌心。

随后,后者看也不看,起身就走。

“你就这么出去?”

叶擒龙问道。

“你说的没错,强者为尊,弱者奴,实力才是王道。我武脉断绝,如同废人才会想要偷盗五品宝丹,我实力不济,只能以势压人,用叶家嫡系身份让那李成全甘愿受辱。”

叶东风看了一眼太上长老,又道。

“这一切,说到底都是实力在作祟,如果我有实力,那么我不会被囚禁在这冰牢之中。”

“如果我有实力,那么就算我想要宋家的五品宝丹,对方也只能乖乖奉上。这个世界,终究是一个讲求力量的世界。任你家财万贯,权倾朝野,任你登高一呼,万人之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不过是镜花水月。”

叶东风话音中带着一丝追忆。

小子,你还知道啊。

还不来跪求老夫,也好指点你几句?

叶擒龙瞪了一眼叶东风,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来。他努力的挺了挺胸脯,想要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心中想着,可刚想开口便呆住了。

却见叶东风缓缓的走到了冰牢中心的地方。

他大口张开。

呼~

吸!

整座冰牢之中的气息猛的一滞,随后,冰牢中无尽的寒气涌动起来,如同被一根铁棍狠狠的搅动。随着叶东风大口一吸,无数寒气如同被抽风机抽取一般,疯狂的涌入到了叶东风口中,肚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

“纳!”

叶东风面色如霜,他发出一声冷喝。

紧接着…

一道亮光在叶东风身上浮起,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不过片刻时间,足足十道亮光浮现而出。

“武…武脉?”

叶擒龙眼巴巴的看着十道闪亮线条在叶东风身上浮起,这位在后世一剑荡尽乾坤的太上长老竟然打起了结巴。而下一秒,叶擒龙更是几次揉了揉眼睛,根本不愿意相信眼前见到的一切。

只见叶东风气息大放,周遭的寒气仿佛尽数被他纳入了肚府之中。

一丝淡淡的血气从他皮肉的毛孔中漂浮出来.

一息,内壮成。

叶擒龙目瞪口呆。

-

坠笔三千

坠笔三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