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战道成圣  >  正文 第三章 怨天困龙毒

正文 第三章 怨天困龙毒

2079 2018-12-07 13:34:40

“你竟然认得我?”

声音停滞半晌,许久才再次开口。

“自然认识。”

叶东风面色不变,他若不认识,又如何会在苏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闯下大祸,踢中了宋家长老宋成海的命根子。若非他执意要了断这一分因果,区区冰牢而已又如何能够束缚于他?

叶家是望族,有资格私设刑堂。

第一层是惩戒那些逾越的叶府奴仆。第二层,关押着的是那些罪大恶极的叶府子弟,而他叶东风此刻也正是被囚禁于二层冰牢,等候叶府的长老们族议结果。

但哪怕是叶家位高权重的掌权者也鲜有人知,叶府冰牢有第三层的存在。

恰恰,叶东风却是清楚的知道,第三层中究竟有什么。

叶家明面上的势力只有三尊武侯,算上父亲叶沧海这位铁骨侯也不过四位而已,这样的势力在离海天城中已经足够强大,但比之王陈两家就要相差不少。。。

但叶府之所以能够稳坐离海天城第三望族的宝座,也正是因为这冰牢中这苍老声音的主人。

“有趣,真是有趣,我看你小子不仅不要脸,而且颇有老朽几分风范。叶沧海之子,我记得那小子,也算的上我叶家之猛虎。却没想到你这个小子倒是好大的气魄。”

“我倒是很好奇,你要如何掀翻这海,如何闹翻这天?”

转瞬间,巨大的冰岩上一片迷雾,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头儿从冰岩中走了出来。

“所以我要跟太上长老你借一件东西。”

叶东风淡淡道。

“哦?这倒是奇了怪,这叶家还没有人有资格和老朽讨价还价。”

“小辈,你要跟老夫借东西,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我凭什么给你?不管你借的东西对老夫重要与否,那都是属于我自己。就算你是叶家的嫡系血脉又如何?难道你的父辈就没教过你,武者修炼,争锋天道,是逆天之行。因缘机遇,他人怎能强求?”邋遢老头儿哈哈一乐,口中却是半点都不留情。

“你会借的。”

闻言,叶东风面色无悲无喜,他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邋遢老头儿,口中再道。“黔南离火草,奇门佰草经,怨天困龙毒,这等天下其三的剧毒折磨的你发疯,不惜让你闸血停寿,困在这冰牢之中。以冰牢铸就的无上寒气来镇压五脏六腑,让武脉之中的血液流速降低到正常情况下的百分之一,以此来延续生命。”

“冰牢锁住了龙,寒气闸住了血,太上长老你过的也够憋屈的。”

叶东风淡淡道。

谁又能真正想到,叶家用来囚禁犯人的冰牢乃是一座为人续命的阵法?

叶东风话音平淡,可这话音落在邋遢老头儿的耳中却让他脸色大变。

唰。

前者话音还没落下,老头儿面色剧变,化作一道狂风猛然站在了叶东风的身前,他干枯的手掌颤抖抓住叶东风的双臂,叶东风甚至能够看到这老头儿如尸体般苍白的老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

“你如何知道?”

“我自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就算以冰牢之寒气镇压,你的毒也熬不过三年就要透入武脉,待到那时回天乏术,神仙难救。但恰恰,这毒,我能解,我想问,你借不借?”

叶东风缓缓说道。

这老头儿几乎抓断了他的双臂,但叶东风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痛楚表现出来,仿佛剧痛并不存在一般。

“小辈,你到底是谁?”

“老朽我不管你从哪里听来的怨天困龙毒,但你太过狂妄。连五品化天丹都不能完全将这毒完全驱除,只能凭借寒气镇压延缓流速,你区区一个不入丹道的后辈有如何能够解开这样的剧毒。若是能解,除去老朽的性命,就算这叶家送于你又如何?”邋遢老头儿冷声道,可他话音却在颤抖。

他活的太久,困的也太久了,久到足够让人发疯。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回春草,莽牛津,白玉盘…按照我说的方法,一日见效,这法子虽然不能立刻解除怨天困龙毒但足以起到延缓的作用,一日之后,你再来找我,自有分晓。”

叶东风说完,看也不看痴傻一般的老人,自顾自的闭上了眼睛。

一日…

邋遢老头儿脸上一阵青红变换,他看着叶东风许久,转瞬消失不见。

叶东风的眼睛紧闭,嘴角弯出一丝笑意。

黑暗的冰牢中,任谁也不见他脑海中的思绪悠远而深邃,仿佛能够穿透时间的局限。

二十岁那年偶遇仙缘惹怒宗门大阀,六哥叶东虎为他战死,叶家岌岌可危。一老者横空出世,以毕生之力催动浩荡剑光,生生一一己之力带着残破不堪的叶家逃出生天。

老人本身中剧毒,本来还有数年光阴却只能庇护叶家一时,叶东风也因此侥幸逃出一条性命。

老人化作飞灰,散落天地,荡起腾龙之光。

直到那时,叶东风才知道他是叶家太上长老。

叶家叶擒龙!

……

叶东风犯下大错,被关进冰牢之中足有一日时间。

叶家上下议论纷纷,对于这个铸下大错还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一脚踹翻了前来兴师问罪的宋家长老的四少爷,每个人心里都感到摇头叹息,心思各个纷呈。

不过令人惊异的是。

一向爱子如命的铁血武侯叶沧海却是甚少露面。

就算是叶东风被下令关进冰牢之中的时候,叶沧海也是连脸都没露一下。反而有奴仆看到这位在叶家有着不凡地位的四老爷怒气冲冲的从家主厅中走出,然后一脸铁青的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足足一日都未曾走出半步。

难道四老爷对废柴少爷叶东风心灰意冷,已经大失所望了不成?否则为何会寸步不出,就连叶霓裳大小姐也根本半面都不见?听说连四房的管事去送饭也都叩不开门户?

奴仆们纷纷猜测。

的确,叶沧海的确把自己关在了房间中,足足一日时间,滴水不沾,寸米未进。

不过叶沧海并没有像一众奴仆们猜测的那样心灰意冷,什么事情也没做。整整一日的时间里,叶沧海,这位叶家之中第四位以武封侯的铁血武侯只是专心致志的在做一件事情。

磨枪。

一杆寒芒毕露的铁枪。

-

坠笔三千

坠笔三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