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战道成圣  >  正文 第二章 冰牢三层

正文 第二章 冰牢三层

2091 2019-06-21 14:33:19

“你…”

李成全的脸迅速胀成了猪肝色,他脸上涌现出一抹怨毒,手指轻颤,盯着叶东风的脸简直气的发狂,双手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亮,他要好好教训一下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废物。

“怎么?李成全,你还想要和我动手?你可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主仆有别,我叶家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奴仆来当家作主?”叶东风将一切看在眼中,他面色不变走到洪伯身前,冷道。

闻声,李成全手中气息一滞,手中的劲力顿时散去。

李成全咬牙看着叶东风,头垂的很低。

“奴才不敢,您是叶家的嫡系少爷,奴才不过是叶家养的一条狗,怎么敢对主人有意见。”

“不过四少爷,风水轮流转,你铸下大错,连同叶家都为你蒙羞,三日之后,家主就要召开族议。到时候就连你父亲都保不住你,待到那时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嚣张?”

李成全一脸怨毒,他盯着叶东风半晌,只能愤愤就要离去。

“等等,我让你走了吗?”

叶东风眼眸微冷。

“四少爷还有何指教?”李成全强忍住愤怒,咬牙道。此刻,他几乎羞愤欲绝,李成全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唯唯诺诺的四少爷竟然会有如此凌厉的反击,但李成全不敢反驳。

叶东风说的没错,主仆有别,他李成全权势再大,也不过是望族叶家的一条狗。

“赐教不敢当,我没有帮别人教训奴才的癖好。不过李管事,我的事过了,可我洪伯的账我还是要跟你算一算,你要让洪伯受你胯下之辱?不错,好的很,洪伯,抽他的脸,不爽不要停。”叶东风冷道。

闻言,不止是李成全呆住了,一旁的白发老奴洪伯也是怔在了原地。

李成全是什么身份?

那是看守冰牢的大管事,在叶家的权势仅次于主家之下。

洪伯虽然也是管事,但叶沧海这一房人丁稀少,两者的权势如何能比较?他的确受了李成全胯下之辱,但他却不过是一条忠心耿耿的老狗而已,能够为主家做些事已经足够,又如何能去抽李成全的脸。

洪伯迟疑了。

“洪涛,你个老东西,你敢!”

李成全色厉内茬,厉声道。

叶东风一脚踹的李成全一个滚地葫芦,李成全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开了,他几次想要还手,叶东风武脉断绝,只是一个废物,就算五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此刻李成全却只能咽下这口恶气。

“抽!”

洪伯咬了咬牙,一巴掌扇了上去。

不得不说。

爽,真爽。

洪伯心情舒畅,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扬眉吐气过。

奴仆也是人,也有自尊,岂能甘愿受辱?

他双手拉开,左右开弓抽的那叫一个啪啪啪直响,跟着李成全一起的还有几个叶家的恶奴,一个个都是缩在原地,根本不敢开口求情。他们朝着李成全望去,那些目光复杂无比,直让李成全很的发狂。

洪伯年老,没什么力气,抽在李成全脸上根本没什么太大的力道。

但却是在打他的脸面,李成全整张脸都涨红,哪里还有先前那般趾高气昂的模样?

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成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冰牢离开的,但哪怕离开之时他仍是目光怨毒的盯着李东风主仆二人,似要将两人认到了骨子里。不过李成全怎么想,叶东风根本没有理会,或者说懒得理会。

“洪伯这口气可出了?”

叶东风笑道。

“出了,老奴我活了一辈子从未有这么爽快过,只是少爷我…”

洪伯激动的很,可平静下来却面带忧色,欲言又止。

叶东风抬手止住了洪伯的话头,笑道。“洪伯,你放心,我心里自有打算。你出气了就行,其他不用管。洪伯,麻烦你告诉父亲,此事我可以解决,我只要三日之间。我可以向你保证,三日后在没有人胆敢欺辱你我主仆。”

如果重活一世,他连最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那他叶东风还练什么武,修什么身,问什么道。

都是狗屁。

“好,好,好。”

洪伯盯着这个自己从小看大的少年,竟有些不认识了。

一瞬间,洪伯老泪纵横。

叶东风安慰了洪伯几句,又问了几句父亲的情况这才让洪伯离开冰牢。洪伯并非武者,这冰牢二层寒气逼人,就连一个正值旺年的壮汉也要受尽苦头,别说一个年迈的老人了。

不过听到决定自己命运的族议是在三日之后召开,叶东风心中稍定。

“三日时间,足够了。”

“我沉寂的太久,是时候搅动这一潭死水。我倒要看看,三日之后,悲剧是否重演,你们又能奈我叶东风如何?”

叶东风眼眸低垂,心中卷起骇浪滔天。

他还没忘记父亲抛开了骄傲跪地磕头之后那瞬间佝偻的脊背,和那一杆象征着荣誉却断裂无法拼接在一起的铁枪。

他曾经无数次的幻想着有一日能够洗刷屈辱,让父亲引以为豪。

但覆水难收,饶是叶东风最终登临九州之巅,亦是无法改变。

现如今,他经历了百世轮回,初心不变,好不容易回到了一切遗憾的开端,他叶东风又如何能够辜负?

这一世,他注定要走向最强, 将天道彻底抓在手中。

这一世,他要打造完美道心,那些如同梦魇般困扰他足足千年的不甘和遗憾,叶东风绝不允许再次发生。

“真是好大的口气,老朽倒是很想知道,你一个武脉断绝的废人究竟如何想要搅动这一滩死水?老朽先前才看到了一副主仆情深的戏码,却没想到你这个小娃娃倒是好大的气魄。”

“够狂妄,够不要脸,你是我叶家那一脉的族人?”

就在叶东风心潮狂涌的时刻,一个苍老的声线突兀的从四面八方传来。

“狂妄只是相对而言,你觉得我狂妄,但对我来说,却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死水太沉,却关不住真龙,龙要升天,区区死水,如何能够束缚?怕是要掀翻了海!”

叶东风面色未变,仿佛早有预料一般。

他抬眼一望,眼眸亮起,似乎能够穿破沉甸甸的寒雾。

他话音说完,面色登时一肃。

“叶家三十七代,叶沧海之子,叶东风拜见太上长老。”

-

坠笔三千

坠笔三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