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游戏  >  网游之极品商人  >  第二卷 商战风云 第152章 三代单传华安

第二卷 商战风云 第152章 三代单传华安

2013 2019-01-15 10:14:36

温婉看着周常发,心中感慨万千,最终心一横:“算了,跟他睡就跟他睡,大不了就当被驴给啃了!吃人家睡人家的,就当是报答了!哎!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周常发看着温婉微微一笑,这种笑在温婉眼里,怎么看怎么淫荡。她绝望的问:“会不会不安全?”心里已经做好献身的准备了。

周常发耸耸肩,打包票道:“当然安全,刚买的。”

温婉绝望,男人怎么都一个色样子,看来把她接到这里就是有预谋的,连安全措施都做好了。

王析程破口大骂:“娘的,又让这小子占便宜了!”

说着,两人勾肩搭背,扛着铺盖卷就下楼去了。

留温婉一个人在房中,脱也不是,不脱也不是,整宿提心吊胆,害怕周常发这个色色的贱人来攫取胜利果实。

她试探着给周常发发去短信:“你们刚才国际惯例,是做什么啊?”短信刚发出去,她的脸就红了,万一真是自己想的那样,自己该怎么答?

“决定谁住下铺啊!”

“唔......”

温婉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回过去:“我还以为......”

“什么?”

“没什么。”

“昂,忘了说了,那屋有我多年的袜子没洗,多担待点。”

“......”

第二天一大早,陈讯就来了电话,大意是说光凭微信的聊天记录还不能坐死覃大志的罪证,询问看有没有新的证据。

“何况你们的证据,获取渠道都是非法了,不能直接拿出来。”

周常发思索良久,还是回了句“再说吧”,就挂断电话。

陈讯心下大急,自己这位兄弟,一旦说了句“再说吧”,那就是在酝酿什么大阴谋。

叶来又是通宵游戏,顶着黑眼眶嘘嘘完,就被周常发叫住。

“叶来,给我做个视频,我给你监控录像。高匿IP会用吧?记得一定要用新注册的论坛号上传!”

叶来揉揉眼睛:“老大你这是又想搞谁?”

“一头猪。”

“覃大志?”

“聪明!”

周常发手里的监控,正是王析程从昨天的海底捞里调的。主画面是覃大志正和一个女人窃窃私语。

而且,他还很没良心的找温婉要来覃大志骚扰她的聊天记录,打码之后,附件视频一起上传。

标题:网红主播遭性骚扰?现实很无奈!主播直言:只能忍气吞声。

比捕风捉影,他周常发的脑洞可是突破天际。

视频中的女人戴着口罩,面前的饭菜一点没动。覃大志色眯眯的小眼神滴溜溜直转,在旁边不断献殷勤,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来,这货绝对是不怀好意。

至于覃大志骚扰温婉的聊天记录,就根本不需要别的修改了。双方都是真人头像,辨识度很高。

却说覃大志昨天在游戏中,又被财宝猎人公会连杀两次,刚招的新成员,一大半都降了一级,可谓是郁闷之极。

最近他追温婉受挫,追郝梦竹人家根本不鸟,玩个游戏那么多人不打都围着他乱K,再不泻火,他估计真就自闭了。

恰逢自己一个弟弟说是在学校被人打了,充大头的他,表示要为弟弟撑腰,开着老爸的车就去堵校门,装逼的同时自己也泄泄火。

江北大学后门小巷。

“让你丫的不长眼!让你丫的在老子面前装!给我打!敢跟我覃三江抢女孩儿!”

“啪!”

“砰!”

“大志哥,别踩脸,被老师发现就不好了!这小子骨头还真硬,打了半天愣是不吭一声!真没劲!”说话这人,一脸纨绔之气,看向地下那可怜之人的眼神中充满深不屑与鄙夷。正是覃大志那个怂货弟弟覃三江,自己骂不过打不动,就喊大哥来。

覃大志还没打过瘾,操着小笼包大小的拳头恶狠狠道:“继续打!让你小子装牛逼!我看不过是一个狗熊!哼!打你都不敢还手!小样儿!”

“死鱼眼睛你瞪什么瞪?打的就是你!”

又是一阵拳脚落在肉体上的声音,渐渐的,有细微的闷哼声响起。

这时青色砖墙拐角处一连串慌张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快跑,政教处的人过来了!”话音未落,两个头发乱糟糟、耳朵上还夹着香烟的学生一脸慌张,从墙的另一边奔了过来,大声地朝着正打的起劲的兄弟伙招呼。

“又是政教处!妈蛋!算你命好!我们先走!呸!”覃大志一声呼喝,一行十余人匆匆逃去,临走时他还不忘恶狠狠地在地上那个可怜人的后背踢了一脚:“哼!杂种!下次再没眼力见,老子绝逼把你拉出去活剥了!”

墙后留下一个瘦削的、正趴在地上艰难挣扎的大学生,尘土飞扬中尽显落魄。

“草泥马!”受伤的大一新生攥紧沾满灰尘的拳头,恨恨地往地上一砸,就连坚硬的石板也被砸出一个拳坑,碎石块上残留出点点血迹。

他恨!恨自己被一群乌合之众打到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他恨!恨自己有力使不出,才会让那纨绔的富二代如此嚣张!

他恨!恨这屈辱的一切!

攥紧的手掌,因为太过用力,指甲已经深深扎进肉里,原本被踩的红肿的可他却像是感受不到痛苦一般,“啊——”一连在地上砸了好几拳,每砸一拳,便发出一声怒吼,即使砸出鲜血,也浇不灭因受辱而暴涨的憎恨气焰!

“妈的!姓覃的!老子早晚有一天废了你!”

自顾自折腾一会儿,地上的学生挣扎着爬起,吐了几口带着血丝的唾沫,硬撑着站了起来。虽然落魄,但他眼里的那种倔强却是丝毫不减。摇摇晃晃拍掉身上的尘土,望向四散的那伙人,一抹不屑和恨意隐隐然埋没眼底。

眼前这个狼狈的青年正是华安,江北大学的一名普通学生。

他家里是三世单传,中药世家。

这次被殴,就是因为他帮一个心仪的妹子熬了中药,以治疗她的感冒,结果被覃三狗(原名覃三江,覃大志的堂弟)看到,醋意大发,因此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匹夫

匹夫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