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大小姐的贴身杀手  >  正文 第四十八章:报复

正文 第四十八章:报复

3158 2019-06-20 14:50:12

苏尘灰头土脸被霞姨赶了出来,林清婉似乎刚刚在偷笑,嘴角还泛着笑意,苏尘见此,无奈的坐下,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厨房,最终只能坐等。

林清婉看着苏尘脖子上的伤疤,将刚刚取出的创口贴撕开,道:“在学校跟人打架啊?”

“没有,被一个疯女人抓了。”

林清婉闻言:“我听小昕说了。”

说着,她小心翼翼的用创口贴在苏尘脖子上的伤口贴好,低着头道:“以后小心点。”

“姐姐,你叫我啊?”唐亦昕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下楼。

“呃,小昕,没什么事,我刚刚问了苏尘今天在学校的事,你没受伤吧?”

唐亦昕一蹦一跳的在苏尘身边坐下,在沙发上盘着腿道:“没事儿,霞姨,我饿啦,好饿好饿啊。”

“小姐再等等,一分钟就好了。”

一分钟后,三人坐在餐桌,等待着开饭。

霞姨一盘一盘菜端上了桌子后,瞪着苏尘道:“没规矩,谁让你坐上桌子吃了?厨房里给你溜了饭菜,到里头吃去。”

苏尘瞪眼:“作为一个保镖,在雇主吃饭前,我是要试毒的。”

霞姨一愣,教训道:“菜是我做的,食材早就筛选检查过了,要你试什么毒,小姐吃我做的饭菜都十年了,还用你装大尾巴狼,厨房吃去,不知道的意味你不是保镖,是姑爷呢。”

林清婉闻言眼皮一跳,当即道:“霞姨,算了,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吧。”

霞姨闻言,换了一副笑脸道:“大小姐,做下人的,哪有和主人一起上桌吃饭的道理。”

林清婉皱眉,摇头道:“现在不是以前了,没有下人,小昕平时对你很好的,以后别这么说了,传出去不好听。”

“是,大小姐放心,我不会乱说的,我就是自己这样觉得而已,小姐对我好我都知道。”

林清婉笑笑,道:“坐下一起吃吧。”

“好吧,那我去碗筷。”霞姨见此,也不再拒绝。

唐亦昕连忙伸出自己的碗,递给霞姨道:“霞姨帮我也带一碗米饭。”

“好。”

霞姨坐下后,看了一眼苏尘,见他蒙头吃饭,便道:“苏尘,你结婚了没有,家里有小孩没?”

霞姨的手艺确实没话说,苏尘吃着饭,闷声道:“未婚,无字无女,没钱。”

霞姨闻言一乐,道:“你小子倒是挺有自知之明,以前也是做保镖的吗?”

苏尘沉吟了一声,便道:“以前做保安的,就是看大门的那种,不过业绩太差,被开除了。”

霞姨愕然,没想到苏尘的过去如此不堪,当即眼中闪过一丝暗喜,嘴上却道:“那你真该好好感谢老爷和大小姐,不然你一辈子都别想出头。”

“是啊是啊,谢谢你啊,唐亦昕。”

“不用谢不用谢,应该的应该的。”唐亦昕嚼着米饭,十分大度道,她当然苏尘在胡说八道,自己老豆又不傻,花那么大价钱请一个被开除的保安来。

“你看看,大小姐对你多好,以后真有什么危险,你可不能只顾着自己逃命。”霞姨继续说。

苏尘喝了口汤,对霞姨竖了竖拇指,道:“霞姨,你厨艺太厉害了。”

“那是,当年霞姨我在大酒店里可是一把好手,连主厨做的都未必要我好。”

苏尘点点头,霞姨又问:“你说你这无妻无子,家里父母呢?”

“父母双亡,就缺唐先生一年五百万的年薪,霞姨你看一年后,我出去相亲,是不是也摇身一变,成了抢手货?”苏尘开玩笑一般的说道。

霞姨笑着摇摇头:“就你这德行,哪家闺女瞎了眼肯跟你过?”

苏尘闻言,不着痕迹的抬了抬眼瞥了眼林清婉,见她也没好气一般的看着他,便笑道:“霞姨,现在流行瞎子。”

“胡说八道。”

“找男朋友不需要视力,只要够帅就行,林小姐,你说对不对。”

林清婉不搭茬,霞姨拍了拍他的后背:“你胆子挺肥的啊?”

苏尘一脸正直的:“我说的是实话,现在这世道上,有的女人就是想不开,你说我有什么办法?”

“霞姨,今天这个汤好喝。”

“大小姐喜欢,明天还做。”

“嗯,小昕告诉你多少次了,吃饭的时候别把头埋碗里。”

唐亦昕一脸委屈道:“姐姐我没有啊。”

饭后,霞姨清理了碗筷后便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损苏尘几句,苏尘也全然不当一回事,自顾跑到楼上,抱着手机看电视剧。

相比起苏尘的惬意,被苏尘痛殴的陈文俊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此时,他躺在中心医院病床上,经过处理,下体已没有之前的剧痛,但他只要稍稍挪动,刺痛感便阵阵传来。

坐在病床前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女的一脸心疼的看着陈文俊,见他入睡,当即抬起头,看着丈夫声音凄厉道:“姓陈的,这么多年的处长你是白当了,儿子在大学竟然能被人打成这样,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再看看咱们儿子,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看上你,当初我要是跟了赵厅长,今天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啊。”

“一事归一事,别混为一谈。”陈文俊老子黑着脸沉声道。

女人闻言,当即站起身,指着他大声道:“这口气你要是不给儿子出了,你也别怪我去找老赵帮忙。”

陈庶闻言,脸色一变,抬头目光阴冷的盯着妻子,没有说话。

那中年女人见此,冷笑道:“我等着看那个苏尘的下场,你要是不行,也别怪我不给你留脸面。”

“明天校务会议我会让那个苏尘从天海大学滚蛋。”

“最好是这样,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要那苏尘不得好死。”女人语气怨毒的放了一句话后,转身便走。

她走了之后,陈庶胸口突然极具的起伏了起来,看着病床中陈文俊安睡的脸,脸上表情扭曲,自语一般的呓声说着谁也听不到的呢喃。

次日,上午。

苏尘坐在教室中,昏昏欲睡的听着课堂上灭绝师太乏味的讲课内容,宿舍的那三货被打成猪头,名正言顺的请了假修养,没有孙永达在旁说着八卦,苏尘忽然觉得有些无聊起来了。

就在苏尘打算趴在课桌上睡一觉时,教室的门,却被敲了敲。

来人是教务处的新任代理主任,张老师,他敲过门后,对着教室内道:“苏尘跟我出来。”

苏尘一愣,起身从教室走出,疑惑的看着这位张老师。

“校委会处长说你昨天将他儿子陈文俊殴打进了医院,确有其事?”

苏尘疑惑的看着这位张老师,问:“谁是陈文俊啊?”

张老师闻言,摇头轻轻一笑,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你的身份,校长已经告诉我了。”

“哦。”苏尘恍然点点头。

“这里毕竟是大学,无论你是谁,只要是学生,就应该守规矩,你说对吗?”张老师目光沉重的盯着苏尘道。

苏尘微微颔首:“那个陈文俊确实是我打的。”

张老师皱了皱眉,看着苏尘,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道:“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文俊是什么样的人,张老师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这个解释,张老师觉得是不是很合理?”苏尘淡笑着看着这位新任的教务处主任道。

张老师闻言,眉头紧锁,好一会儿后才无奈的点点头:“他的事迹,我确实有过一些了解,但你动手打人,总是不对的。”

“那张老师的意思是,我应该站着让他打了?”苏尘问。

张老师摇摇头:“陈庶,也就是陈文俊的父亲,在校务会议上对你大家批评,说要将你开除学籍。”

苏尘耸耸肩,笑着问:“一个校务处的处长,张老师您搞不定吗?”

“我是一个教育工作者,我有我的底线,如果这件事情是你做的,我会负责协调你们之间的过节,赔偿道歉应该是你们双方都能接受的局面。”

苏尘一愣,一脸认真问:“张老师你要让我跟陈文俊道歉?”

“你把他打成那样,难道不应该吗?”

“可昨天是他带着人将我堵在巷口,我完全是正当防卫。”苏尘淡淡道。

“你这话说出去没有多少人会相信的,如果你能拿出证据,倒也是一个说法。”

“而且校长的意思很简单,让你们私下处理。”

苏尘抬眼冷冷看着苏尘,语气有些不屑道:“张老师的底线就是不分青红皂白,息事宁人?”

“苏尘,我这是在帮你,否则,以你这样的恶劣情节,大学是不可能容忍你的。”

苏尘摇头,笑吟吟道:“这样的话,那我倒是应该谢谢张老师了,不过我刚刚已经说的很清楚,当时,陈文俊带着六七人,手持武器,如果我不正当防卫,躺在医院里的人,就是我,所以,应该道歉的不是我,而是陈文俊。”

“苏尘,你想的太简单了,陈文俊的背景不仅仅只是陈庶而已,以陈文俊这些年的行事作风,早就有人提出对他尽数处分,如果仅仅只是陈庶在背后支持,陈文俊早就被开除了。”张老师看着苏尘,皱眉解释道。

苏尘摆了摆手:“我不管他背后人是谁,反正我等着他来跟我道歉,至于其他的,张老师就不用多管了,你只需要做好分内之事便可。”

张老师闻言一愣,看着苏尘出神了好一会,随即,又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好。”

“回去上课吧。”

欢欢

欢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