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大小姐的贴身杀手  >  正文 第四十六章:终极凯子

正文 第四十六章:终极凯子

3182 2019-06-20 14:50:03

陈文俊咬着牙,抬头看着苏尘道:“有种,你今天把我弄死在这,否则,你死定了,死定了。”

苏尘摇摇头,道:“说你蠢,你还真不聪明,你这不是逼着我杀你灭口吗?”

陈文俊一愣,看着苏尘二话不说,扬起棒球棍,虎虎生风的落下,脑袋一片空白,心中不停的大喊:“住手,住手啊,不可能,他这么敢杀人……”

棒球棍砸在他的背上,既没砸断脊骨,也没将他打死,只是陈文俊却觉得五脏六腑出奇的疼。

随即,一口鲜血喷出,倒在了地上,看着一脸蔑视正看着他的苏尘,他永远忘不了这种眼神。

这是一个拿着枪的人,在看一只狗,不,在看一个蚂蚁一样的眼神。

“你…你不能…我爸爸是…是处长,不要……”陈文俊一边吐着血,一边有些恐惧的看着苏尘道。

苏尘叹息了一声,将棒球棍丢到一旁,蹲下身子看着他笑嘻嘻说:“陈少爷,你运气不错,我跟人打了个赌。”

陈文俊浑身发冷,只觉眼前苏尘的笑容就像是死神的镰刀那样恐怖。

赌约是谁输了谁叫对方爷爷。

如果苏尘一年内没有杀人,算对方输。

陈文俊显然没有资格让苏尘输掉这次对赌,叫爷爷这种事,苏尘是绝对不可能输的。

“从今天开始,离林清婉远一点,明白吗?”苏尘看着陈文俊,淡淡道。

陈文俊愣了愣,大喊:“你…凭什么。”

苏尘叹息了一声,看着他在地上恐惧的蠕动,懒得再说什么,站起身,一脚踩在他的脸上,戏谑道:“凭,她是我苏尘的女人,谁敢动她,我保证让他生不如死。”

说罢,抬起一脚,踢在陈文俊的后脑上。

陈文俊昏迷,苏尘丢下烟头,转身离开了。

下午,一节课上完之后,苏尘便被唐亦昕强行拉到了音乐室排练,每当苏尘弹着钢琴,看到两个猪头在深情合唱,就忍俊不禁的发笑。

唐亦昕正玩的高兴时,却见钱武仁突然停了下来。

众人好奇的看着他,很快,音乐教室中便走进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难的白白细细,穿的衣服也很讲究,算的上帅气,至于女的,苏尘就有些看不上了。

只见她穿着一身红色超短裙,露出一大截大腿,脸上更是铺了厚厚的一层浓妆,同样是女人的双腿,苏尘对那裸露的大腿一点兴趣也没有。

毕竟他可是见过世面的,特别是林清婉的那双美腿,简直迷死人不偿命,萝莉腿也不错,但毕竟还太嫩了。

而且今天早上虞清秋那个疯女人的一双美腿,也是难得的极品,与林清婉有的一拼,此时这庸脂俗粉,苏尘自然入不了眼了。

那个女生入不了苏尘的眼,但并不代表没有人看的上,至少,钱武仁就一双本不大的眼睛,看着她。

众人都觉得有些奇怪,黄东东这时走到唐亦昕与苏尘身边,小声道:“这就是老钱迷上的那个女生,化妆术害死人啊。”

苏尘摇摇头,没有兴趣背后议论老钱的审美观,也许这家伙只是比较单纯吧,等见到了对方真容,恐怕就没有现在这么执着了。

钱武仁上前一步,尽量让动作潇洒,对着那名走进教室的女人,挥了挥手,笑着道:“学姐……”

话还未说,便听那名女生一声惊呼,钻进了身旁男人的怀中,指着钱武仁道:“你…你干嘛,吓死我了。”

钱武仁这才意识到自己是个猪头,见对方没有认出自己,再加上之前她与身旁男生表现出的不寻常关系,不由心生退缩。

正要装作不认识退回来时,苏尘十分缺德道:“钱武仁,你干什么呢?”

女生闻言一愣,看着钱武仁道:“你…是钱武仁?”

“呃…不…呃……我是,对不起啊学姐,刚刚吓到你了。”

女生闻言皱眉看着他:“你脸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

那女生一旁的男子一脸好奇的问:“你们认识?”

钱武仁内心有点受伤,正要替那女生解释,只听她摇着头道:“不是很熟,亲爱的我们换一个教室吧?”

男生闻言,皱眉摇摇头看着钱武仁道:“你好,我是江明。”

“呃…你好你好,我叫钱武仁。”

“嗯,你这脸是怎么了?”江明好奇问。

“没…没什么,晚上起来上洗手间不小心摔倒被拖把砸到脸,起来后又不小心滑了几步撞到墙上……”

苏尘听到这解释,对一旁的唐亦昕道:“人,果然都是被逼出来的。”

唐亦昕也知道他们早上被揍的事,当下点点头道:“他平时看起来跟个傻子一样,没想到还挺机智的。”

一旁的黄东东有些看不下去,当下站起身道:“什么摔倒,就是被人打的。”

钱武仁闻言,转过头推了一把同样被揍成猪头的黄东东,道:“你胡说什么?”

黄东东瞪了他一眼,看着对面的女人,问:“你就是柳田儿吧?”

“呃,我也不认识你……”柳田儿有些错愕的看着黄东东道。

黄东东点点头,说:“我们没见过,但是,我经常听我哥们说起你。”

“是吗?”柳田儿皱着眉。

黄东东一把推开一旁正拉要拉他回去的钱武仁,昂着脑袋道:“事情我也大概都知道,我这哥们很喜欢你。”

“呃…我怎么没听说过?”柳田儿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道。

黄东东看了一眼她身边的江明,眼中闪过一丝鄙夷,随即说:“明人不说暗话,我这哥们确实脑子有点抽,但作为兄弟,我还是要替他问一句,也好让他早点死心,免得浪费时间浪费金钱。”

“你说。”柳田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黄东东点点头:“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吧?”

柳田儿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点头道:“是的。”

“好,这就够了。”

说罢,黄东东就要拉着钱武仁回到乐队中间继续练歌,而此时的钱武仁却突然变得不怂了,他看着柳田儿道:“你…你之前不是说你没有男朋友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你做梦呢吧?”柳田儿见他纠缠不清,当即否认道。

钱武仁激动的拿出手机,说:“我,我前两天刚问你的……”

话还未说完,黄东东抬腿踹了他屁股一脚,道:“别TM丢人了,你瞎啊,这都看不清楚?”

钱武仁摇头一把推开黄东东,激动的说:“我,我已经买好票了,我……”

“什么票?我没跟你要过任何东西。”

“你…说你喜欢易森的演唱会,说如果谁能带你去看的话……”

“我也只是这么随口一说,我确实很喜欢易森,我男朋友也知道。”

这时,一旁的江明皱着眉对钱武仁道:“这位同学,我想你可能误会了吧,我和柳田儿已经谈了一年多了。”

钱武仁闻言踉跄的后退几步,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且,易森的票,我听田儿说,早就已经买好了,我们约好了一起去的,你不知道吗?”

钱武仁低着头,点点头道:“我现在知道了。”

说着,从兜里取出两张演唱会的票,上午他被揍后,陈文俊老子塞了一万块给他,他二话不说在网上就定了最好位置的两张票。

可此时,这两张之前被珍藏的两张票,却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呆呆的想要将票撕毁,来祭奠一下人生中糟糕的第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不,应该是没头没尾的恋情。

然后回到宿舍,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先自闭它几个月好好疗伤。

只是,柳田儿见他如此举动,当即上前一步阻止道:“等等,你干什么?”

钱武仁低着头笑容无比苦涩的说:“对不起,之前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柳田儿看了一眼身后的男朋友,当下,取出钱包打开,掏出了两千块钱,看着钱武仁手中的票,道:“这票撕了怪可惜的,我看我的票位置没你这个号,不如卖给我吧。”

在场所有人,包括天真纯洁的唐亦昕也知道,钱武仁被人当成凯子一样的玩了。

对方根本就不可能订票,她只是利用钱武仁对她的爱慕,让他出钱买票,然后想办法和自己的男朋友约会。

只要有钱,票随时都能买。

柳田儿显然不打算付钱,也是,反正白送的,不要白不要。

钱武仁当然不可能还一无所知,柳田儿从头到尾就把他当凯子。

看着那递上前的两千块钱,钱武仁呆愣住了。

这两张票,是他花了七千块在网上和黄牛买来的,就因为这两个位置好。

苏尘上前拍了拍钱武仁的肩膀,道:“把票给人家吧,止损比较重要。”

听苏尘这么说,钱武仁转过头,看着他,脸色比哭还让人难受,道:“我是不是特别可笑。”

说着,他发泄一般的将手中的票撕得粉碎。

柳田儿根本没买票,本来以为这个凯子会自己送上门来的,见两张票被钱武仁撕碎,当即语气有些质问与责怪道:“你干什么啊?”

钱武仁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臭女人,老子就算吃不起饭,也不会把票给你的。”

柳田儿愣住,从前钱武仁对她可是百依百顺的,想怎么使唤就这么使唤的。

黄东东见此,拉了拉瞪眼的钱武仁,喊道:“你丫还不够丢脸是吧,给老子滚回去。”

说着,用力的讲钱武仁推开,然后陪着笑脸对那沉着脸的男生道:“对不起,我兄弟情绪有点激动,谅解一下。”

欢欢

欢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