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大小姐的贴身杀手  >  正文 第三十二章:全部开除

正文 第三十二章:全部开除

3474 2019-04-30 10:14:58

不等唐亦昕说话,那主任愣了好一会儿之后,连忙站起身,道:“校长,您怎么来了?”

李老淡淡一笑,摆了摆手,不理会那主任,而是看着唐亦昕笑呵呵道:“好了,别哭鼻子了,都多大的人了。”

“那我会不会被开除学籍啊,李伯伯,姐姐说你在京城,还有还有,你是我们的校长?”

李老哈哈一笑,语气责怪一般道:“你都在天海读了一年的大学了,连校长都不认识,说出去也不怕人家笑话?”

“我都没在学校里见过你,哪里怪我。”唐亦昕道。

李老闻言,点点头说:“唉,这两年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用散架了,你说我一个大学校长,本该教书育人,非把我抓到京城智库,整天研究跟教育无关的话题,把本职工作倒是远远落下,你这么一说,老夫还真有些惭愧。”

话音才落,一旁的主任连忙熟练的接上话讨好的拍这马屁道:“李老,谁不知道您可是咱们南方学术界的第一号人物,而且不仅学问好,而且洞悉世事,当年,李老您还没投身教育之前,就传闻您是……”

李老闻言,皱眉冷冷看着那主任,道:“废话少说。”

主任语噎,当即站在那儿低着头不敢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这几名学生,犯了什么事?”

教务处主任早就想好了说辞,当即道:“这几名学生啊…昨天和一名学生发生争执,还因为这事那学生进了医院。”

李老闻言皱眉:“受伤严重吗?在哪家医院?会不会影响学业?”

“现在已经无恙了。”

李老闻言,松了口气,看着唐亦昕道:“小丫头,几年未见,你倒是学会了跟人好狠斗勇,怪不得要开除你学籍了。”

“哪有哪有,李伯伯我可乖了,我这么可爱,怎么可能会和人打架。”唐亦昕着急争辩道。

那主任闻言,连忙道:“李老,这事情我调查过了,还真与这位唐小同学没什么关系,我们找她来只是询问而已。”

“哦?那倒是我错怪你了?既然没事,丫头你去上课吧,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道校长办公室找我。”

李老说着,这时,张老师却愤然站起身道:“老师,我有话说。”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

学校老师与嚣张属于上司与下属的关系,一般称呼其“校长”,这张老师此时情急之下,却称李老为“老师”,莫非,这张老师当年是李老带出来的学生?

众人各怀鬼胎,张老师还未说话,李老便抬了抬手:“先让小丫头去吧,这丫头刁蛮任性,你刚刚也见识到了吧,在这里一会耍起浑,你哄着?”

张老师想起方才唐亦昕那堪称经典的演技,当即有些害怕的苦笑坐下。

要是一般学生当然好说,可现在看来,这唐亦昕家里与李校长颇有渊源,这就不好办了。

“好了,小丫头你回去吧。”李老看着唐亦昕,打发道。

唐亦昕做了个鬼脸,看了苏尘一眼,道:“放心吧,李校长可是我靠山,以后我罩着你。”

一旁的李老听的脸色发黑,他这辈子自问教书育人,无愧于心,但被唐亦昕这么一说,他反而像是徇私之人。

想起这小丫头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不敢撵她,当即有些尴尬的坐下,咳嗽了一声:“那个小唐同学是我老友的女儿。”

“咳咳,小张,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是,校长。”张老师闻言,也不称他为老师,站起身,将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一点不漏的说了一遍。

李老听了之后,看着那主任道:“你说。”

当即上前几步,正要凑上前耳语,李老却冷着脸道:“这里是学校,光明正大,有什么需要偷偷摸摸的,有话就说。”

那主任闻言,后退了一步,苦着脸道:“呃…校…校长,他是王校长的侄子……”

李老闻言,当即冷着脸问:“哪个王校长?”

“就是……”

还未说是谁,李校长猛地一拍桌子:“不管是谁,学校有学校的纪律,岂能因为亲疏关系而特殊处理?把学校当成什么地方了?”

“是,是,校长您说的是。”主任只能在一旁苦着脸点头。

李老显然有些动了真怒,看了一眼苏尘等人,道:“你们几个,滚回去读书,这次是口头警告,以后不要惹是生非,听到了没有。”

孙永达听只是轻飘飘的一句口头警告,既进不了档案,也不通报全校,相当于没有处分,当即感激无比的点头道:“谢谢校长,谢谢校长。”

李老看着他还有些发肿的左脸,冷声问:“我是校长,在校的每一个学生,我视若己出,见不得你们瞎混,也见不得你们被欺负,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孙永达看着正气凛然的李校长,当即也再无后顾之忧,指着王子涛道:“是他带人把我拖道树林里打的,而且……”

说着,他将衣服掀起,只见一块块淤青触目惊心,孙永达咬着牙道:“校长,我本来以为,这世上没有道理可讲。”

“放屁,学校都不讲道理,那岂不是全乱套了?”

“你先去医务处处理一下,具体的事情,我会彻查到底。”李老道。

“我…我没事,我就是想在这里站着旁听。”

李老皱眉看了他一眼,随即点点头道:“好吧。”

说罢,他转过身,看着那教务处主任:“教务处的功能是什么?”

“排课,调课,成绩管…管……管理,监督……”

主任磕磕巴巴的话还未说完,李老当即一挥手:“你作为教务处长,身负监督全校师生职责,我对你的工作很失望。”

主任闻言,当即道:“校长,是王校长……”

“你引咎辞职吧。”

李老淡淡的一句话,让那主任浑身肥肉一颤,愣了好半晌,才道:“校长,我……”

“我说的,具体的会议我会有所交代,我等你的辞职书。”

“小张,你暂代教务处主任之职位,这件事由你全权处理。”

一旁的张老师闻言一愣,随即道:“是,老…校长。”

李老见此,看了一眼一旁的王子涛,皱眉道:“你就是王校长的侄子吧?”

“是…是的,我是王子涛,校长。”王子涛此时哪有方才的趾高气昂,就连说话也磕磕巴巴了起来。

李老颔首,问:“刚刚他说你将他拖到小树林里殴打,是否确有其事?”

“校长,我叔叔是……”

“闭嘴,这里是大学,不是你家,只有师生关系,没有叔侄关系。”

王子涛张着嘴,错愕道:“可我叔……”

李老再一次打断他说话:“就因为你叔叔是副校长,你就可以把人家打成这样?”

“他,是他活该,他跟我抢女朋友,我不打他打谁。”王子涛道。

李老闻言也是一愣,当即道:“你们的男女关系,我不过多干涉,但有个底线,谈恋爱至少要两厢情愿,他是你情敌不错,但你殴打同学,还振振有词?”

王子涛也不管那么多了,他今天本是要教训他们的,当即道:“他们算什么东西,我查过了,他父母根本就是扫大街的清洁工,像他这种社会蛀虫的儿子,我打了又怎么样。”

张老师被这番话气的说不出话,李老也是身体轻轻发抖,显然是气急了。

“老师,这样的学生,开除学籍也不为过,留着,有辱校风!”张老师语气激动道。

李老闻言,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样的人,不教育放到社会里,危害就不是有辱校风这么简单了。”

心中遵循着有教无类圣人言,却还是气急了,已经十几年没有体罚过学生的李老忍不住颤抖身子站了起来。

找出一把尺子,上前道:“伸出手。”

王子涛不知所以,伸出了手掌,随即,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王子涛痛呼出声,李校长冷冷道:“伸出来。”

“你…你凭什么打我,你凭什么,我要告你……”王子涛吃痛,大声叫道。

“告不告我是你的事,但你一天是天海大学的学生,我是你的校长,就不能不管你。”

说着,一把将王子涛的手拉了出来,抬手又是一尺下去,疼的王子涛跳脚。

李校长将尺子丢到一旁,道:“小张,今天开始你负责亲自监督他学习,立刻给他调课,先读诸子百家,再读古今经典,必修课先给他停了,学术先学德,人都做不好,书读的再好有什么用,还有,把他家长叫学校来,我要见他父母。”

说着,老头子气的一脚将一旁的凳子踹翻,随后又看了一眼身前的多名学生,觉得自己有些失控,当即弯腰将凳子放好,对着孙永达道:“具体赔偿你如果不想和他父母家人接触,我代替你和他们商谈。”

“嗯,谢谢校长。”孙永达眼眶转着泪。

老头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了一声,道:“委屈你了,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收点委屈不算什么,哪一个成大事的人不受委屈?你们这一代人,天降大任,不要走极端,极端是走不通的,读书人更要心怀仁慈,严律己,宽待人。”

“是,校长。”

李老看着他,点点头,打算离开,不过才走一步,又转过身子,看着他道:“家里父母是清洁工?”

孙永达闻言,低了低头,道:“是。”

“没什么大不了,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代华国,努力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

“我以前就有好几个农村里的特殊贫困户家的孩子,现在各自都有自己的事业,过的也很好,而且也或多或少建设了家乡,不要失望,光明就在前方,只要你肯努力,肯坚持。”

老头拍着孙永达肩膀的谆谆教诲,令他原本有些沮丧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感到激动,他紧咬着牙,不让泪水往下掉,道:“校长,谢谢你,我会的,会努力的。”

“嗯,回去好好学习,记住我的话。”

说罢,老头便走了,四个人目送他走下楼梯,黄东东戳了戳一旁孙永达的手臂,道:“我就说这世上还是有公道的吧,像是王子涛这样的人,只是极少数。”

“话说校长很霸气啊,一点都不怕王子涛他叔叔。”钱武仁点点头道。

“废话,正牌校长,和王子涛叔叔混资历上来的能一样吗?”

欢欢

欢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