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大小姐的贴身杀手  >  正文 第十一章:震撼的钢琴演奏

正文 第十一章:震撼的钢琴演奏

3161 2019-04-30 10:10:10

唐亦昕见此,不由气结,这哪是什么保镖,简直就是一大爷。

没一会,只见小萝莉胸口起伏不断,林清婉见此,对苏尘似乎也升起了一丝好奇之心,当即便道:“好了,苏尘,你说说你的条件。”

苏尘闻言看向唐亦昕,唐亦昕扭过头故作生气哼了一声,既不妥协,也不阻止,摆明了让一旁的林清婉当和事老。

“我的条件很简单,从今天开始,你们不让我住进别墅也行,但是每天必须有半个小时时间让我用浴室,还有,那个狗窝,从今天开始,属于我的房间,不准在踹门进来,还要装空调……”

苏尘显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仿佛早有准备,将一个个要求踢了出来。

条件虽然不少,但至少比较合理,当初让苏尘住狗窝,还是这姐妹二人对他抗拒,才会有那样的举动。

这几天相处下来,以及唐万亿在电话中对苏尘的依仗程度远超以往任何一个保镖,林清婉也不得不接受突然一个男人闯进她日常生活的现实。

当即,林清婉稍稍拨了拨耳边垂下的长发,道:“其他的我们可以答应你,不过至于你的门会不会被踹开,我不能保证。”

说着,她看了一眼一旁的唐亦昕。

唐亦昕趾高气昂道:“那是我家,本小姐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包括你的那个狗窝,也是我的。”

果然,资本家没一个好东西,苏尘心中暗暗腹诽,只见那江涛一曲已经弹奏完毕,站起身正假模假样的对着四周毫无反应的客人浅浅鞠躬。

刘婷婷鄙夷嘲笑一般的看向了唐亦昕,唐亦昕见此,紧咬那编贝般整齐洁白的牙齿,道:“好,苏尘,我答应你,以后我进门前会先敲门。”

苏尘满意的笑道:“好,虽然你在我眼中已经很没有信用,但我勉强再相信你一次,如果这次你不遵守自己的承诺,以后,除保护你安全以外任何事物,我绝对不会帮忙。”

说罢,苏秦站起了身,施施然走向了钢琴。

他的动作随意而熟练,神态轻松而自然,丝毫没有方才江涛的拘谨,伸出一只手指,轻轻从琴键上划过,便听一串悦耳钢琴声传来。

刘婷婷有些出神的看着苏尘,看他那样子,显然不像是菜鸟,至少气质上,完全不像,刘婷婷看着那道背影,突然觉得,他比江涛更加有音乐家的气度。

这种感觉很奇妙,但绝非空穴来风,如果一个人一天十八个小时连续小半年接触各种各样的乐器,包括钢琴,就算是一块木头,也通灵了吧,更何况是人,是能从那座孤岛上走出来的苏尘。

所以,此时站在钢琴旁的苏尘,不仅让刘婷婷感到他与钢琴间的和谐,就像是琴瑟一般,仿佛天生就该在一起。

更让刘婷婷自己也错愕的是,那张本令他感到厌恶的脸,竟然在这一刻渐渐的没有那么可恶了,甚至,还有一点顺眼的意思。

错觉,这一定是错觉!

刘婷婷这样摇头将心中冒出的念头否定,随后抱着胸,等着看苏尘的笑话。

相比起刘婷婷,林清婉与唐亦昕二人见到苏尘缓缓坐下的那一刻,便已经确定这家伙根本就是深藏不露。

“姐姐,你说他真的会弹奏钢琴吗?可是,他如果连这个也会的话,为什么一定要做我的保镖呢?”唐亦昕皱眉疑惑嘟囔问道。

林清婉狐疑看了她一眼,道:“会弹奏钢琴也不一定到哪里都有五百万年薪拿,而且…你看你长得白白嫩嫩,说不定人家冲着你来的呢?”

“清婉姐,你说什么呀,才没有……”唐亦昕闻听此言,俏面生霞,那可爱漂亮的小脸蛋上忽的变红了。

林清婉一脸古怪好奇的看着她,揶揄一般的笑道:“我们的唐大小姐也会害羞,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呢。”

唐亦昕还要辩驳,突然,激烈的钢琴声从餐厅最中央荡开。

这种突兀,突如其来的钢琴声,让整个餐厅的人都为之一愣,比起方才那首肖邦小夜曲,此时的钢琴声凸显的格外的悦耳连贯。

激烈的演奏并非技巧上的激烈,而是情绪上的激烈,是洞察尘世之后,才有的一种别样力量,它激烈,昂扬,冲撞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音乐是一种奇妙的东西,特别是钢琴,它更像是名画,透过电脑屏幕之后,欣赏的价值会大打折扣。

同样,现场的钢琴,绝对有着煽动人情绪的能力。

就在钢琴声愈发激昂之际,突然间,似一落千丈般,低沉了下来。

可偏偏,这样剧烈的变化之下,人们并没有感到落空,一颗心,前所未有的稳稳下沉,随后,在那舒缓的,令人愉悦,又突然低落的钢琴声中,渐渐的迷失。

而始作俑者,正是坐在钢琴演奏椅上的苏尘。

他此时手指轻盈,飘逸,时而又沉重的落在琴键上,脸上并没有多少认真,但绝谈不上松懈。

他就这样,坐在那儿,演奏着。

突然,一名客人站起身大声道:“我听出来了,是舒伯特的流浪者,天,太震撼了。”

说罢,其余客人看向了他,那出声的客人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苏尘已不是第一次弹奏这首流浪者,他很喜欢这曲,同为浪漫主义钢琴家,相比起肖邦,苏尘还是更加喜欢舒伯特,他的曲子,更追求的是一种突破,仿佛一幅幅画面,引人入胜又可供表达多种情绪。

消极,低落,悲戚,激动,高昂,悱恻缠绵,苏尘每次弹奏这首曲,都为止叹为观止,相比起莫扎特他喜欢舒伯特多一些,在他眼中,舒伯特不折不扣的钢琴是个鬼才。

浪漫主义大师级的钢琴家,舒伯特相对比只小他十三岁的肖邦来的更纯粹与简单,他是浪漫主义音乐奠基者,肖邦则是将浪漫主义音乐推向新高峰的奠基者。

他们的曲子,感情浓烈,诗意,细腻而宽广,如果不细听,舒伯特的F小调奏鸣曲,与肖邦的葬礼合奏曲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苏尘就是偏爱舒伯特,因为比起肖邦的浪漫主义,他的曲子,更多的渠道,是宣泄。

每一个人总会有那么一瞬间,内心有无数情绪,却不知如何表达,恰巧,这样的时刻,苏尘从前似乎每天都在经历。

舒伯特的曲子,给了他宣泄的口子,那种万般滋味同在的感觉,让人一吐为快的感觉,苏尘没有理由不喜欢这位大师。

一曲舒伯特的《流浪者》演奏完毕,苏尘坐在那儿,并没有动。

刘婷婷怔怔的看着那个原本在她眼中肮脏猥琐不堪的男人,江涛也同样如此,他们的脸上,再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得意,优越,自傲。

有的,仅是自惭形秽。

一个老人站起身率先鼓掌,他大声道:“小兄弟是我这些年来,见过最有灵性,最具天分的钢琴师,这首……”

话还没说完,苏尘便站起身,对着众人浅浅点头表示谢意,以往这个时候,他是要杀人的,但今天不用,他为此感到庆幸,所以嘴角也泛起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

掌声响彻了整个餐厅,苏尘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看着有些发愣的二人,问:“我弹的不够好?”

“呃,虽然比本小姐还差一些,但已经很不错了。”唐亦昕心虚无比的说。

苏尘淡淡一笑,没有说话,一旁的林清婉眼神复杂的看着他,这个苏尘,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餐厅的客人们方才在苏尘的钢琴中被送上云巅,也坠入凡尘,只觉从未听过如此美妙的音乐,无不纷纷对苏尘所在的位置投来崇拜异样的目光。

甚至有几名女士跃跃欲试的想要上前搭讪,但见到苏尘对面坐着唐亦昕与林清婉,便只能摇摇头,将主动搭讪的想法掐灭。

很快,餐厅的店长笑吟吟,十分礼貌的走到三人面前,鞠了一躬道:“先生,这是您今天的账单,我们已经给您免单了,如果还需要什么,请随时吩咐,祝你们用餐愉快。”

说罢,男人退下了,他退下后,刘婷婷带着江涛再一次走到了三人的面前。

“那个,学妹,你男朋友这么厉害,这么不早说,呵呵…刚刚对不起,是我出言冒犯了。”刘婷婷说着话,目光却从未离开苏尘。

唐亦昕闻言,挺着胸,故作高深摇头道:“没什么,不就是弹钢琴嘛,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没必要见人就显摆。”

这番话显然在讽刺刘婷婷,而她听了后脸色稍稍一变,随即又假笑道:“还不知道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呢?”

“苏……”

唐亦昕正要说,苏尘便打断道:“我叫什么不重要,不过我得澄清的是,我不是她的男朋友,我只是她的保镖。”

“保镖?苏先生可真会开玩笑,以您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会去做一个保镖呢?”刘婷婷疑惑的看着苏尘道。

苏尘皱眉,好奇问:“为什么我不能做一个保镖呢?”

“一个保镖能有多少酬劳,苏先生以您钢琴弹奏的水平,走到哪儿,也备受尊崇…”

苏尘看着她,道:“知道什么叫做附庸风雅吗?”

“啊?”

“既然我已经有谋生手段,为什么一定要靠弹琴为生?在你们眼中,音乐就只是简单的钞票?像你们这样的人,恐怕就是所谓的附庸风雅了吧?”苏尘语气很平淡,仿佛在阐述一个事实。

欢欢

欢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