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得知真相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得知真相

2390 2019-06-24 13:29:58

猫咪该不会是回光返照吧,我心中一慌。

符纸的作用下,血肉模糊的猫咪赫然出现在眼前。男人显然被猫咪的行为给激怒了,手中抓着的东西就往猫的身上丢过去。

“你这……”宋启明刚进屋,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也着急了,对宋启明大声喊道,“救它,救下那只猫!”

宋启明虽一脸懵逼,手下动作却不停,一个物件就朝着那男子掷了过去。

那物件打在了男子的手上,他吃痛的大叫了一声,脚上停顿了一下,宋启明借着这个机会,飞跑过去,一个扫腿就把男子扫倒在了地上。

男子还想挣扎站起来,宋启明早已变魔术般的手中多了一条绳索,他直接跨坐在男子的身体上,以自己的身体压制住男子,使他动弹不得。

同时宋启明手中的绳索也朝着男子的身体捆绑。

宋启明一定是练过格斗术跟怎么捆绑人,手法熟练,几招之下就把男子制服,并把男子捆绑成粽子样绑在了凳子上。

男子死死的盯着宋启明,眼睛都快要冒出火来。但是宋启明不理他而是看着我房间的猫咪。

他一脸的复杂对 我说,“你刚说,让我救下这只猫?”

我点头,“它实在是太可怜了。”

宋启明又问,“你可知,它是什么东西?”

我连忙将视线挪到那猫身上,它正对着喵喵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喵着喵着,那猫就哭了起来,那模样,分明就是一只猫啊,还能是什么?

见我不说话,宋启明看了一眼被捆起来的男人,咬牙说道:“这是个女娃。”

“什么,你说什么,这是人?”我大吃一惊,无论如何不敢相信。

不过也是,宋启明道行很深,一眼就能看出这只猫的魂魄本体是一个小女孩,这觉得很有这种可能。

而我只有阴阳眼,能看见超自然力的东西,却只能看见鬼怪变化出来的样子,无法识别他们的本体。

回想起这只猫先前说的,被电击晕过去,却又无法离开这栋楼。只有一种可能——躯体被锁在这个地方。

“你乱说。”被捆绑在凳子上的男子神色激动,忽然就开口说话。

我看了过去,男人脸色十分难看,并且开始使劲的挣扎起来。只是宋启明的手段高超,任凭男子怎么扭动着身体,他也是无法挣脱开来。

这时候我的心里已经有两个答案了:要么女孩被电晕魂魄出体,变成了植物人。要么女孩被杀了,身躯仍然被藏在这栋楼的某一处。

宋启明从男人身上一通乱摸,我看得不解,不知道宋启明想做什么,最后看他从那男子的怀里摸出一套钥匙。

“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宋启明说着,把男子提了起来,压着男人回到了他自己的家。

我们来到了男子的家里,宋启明对着男子的家里撒出了一把不知明的东西,只见男子的家里,有许多地方都出现了不同颜色的亮光。宋启明手指着床前的大衣柜,道:“就在那里。”他走了过去,打开了衣柜门。

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子的身体。

猫咪看到了那个女孩子,很是高兴,化成一缕光飘啊飘的就飘了孩子的身体里。女孩子会动了,她一脸困惑的张开嘴:“喵,感觉睡了很长一觉。”

从鲜血淋漓的一坨猫肉,变成一个约摸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我还有些不能接受。

虽然视觉上的冲击是没有了,但一想到面前是个女孩,心就更是被绞的巨疼。

她自己可能不知道,但是我跟宋启明都明白,面前站着的不过是小女孩的尸体,也就是说,此刻的小女孩,就是个死人了。

小女孩的鬼气太弱,并不能操控自己的身体,很快便飘了出来。

视线环绕在男人的房间——一进门就是个橱柜,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奖杯奖状,颁奖单位都是医院精神科。

署名,陈伟,在精神病研究方面有非人的成就。再往前走,是空荡荡的客厅。旁边有几个房间,我跟宋启明把陈伟绑在凳子上以后,推开了第一扇门,里面是个实验室,有各种各样的实验器材,和药物。

第二扇门的后面是一个理疗床,旁边有一些我看不懂的仪器。宋启明说这个是用来电击的,女孩看着这个床,情绪异常激动,她痛哭流涕,说道,“我时常清醒,又陷入幻觉,在我的猫死了以后,我怀着很深的内疚感,所以我通常会认为自己就是一只猫。

我改不了,这个人不仅没法救我,反而让我不停的吃药,让我重复说自己不是猫。这怎么是我能控制的……”

我再一次了解到陈伟的丧心病狂,看着女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迟疑,歪着脑袋想了会儿说道:“我叫林兰。”

我点头表示了然,看着陈伟,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他:"你都干了什么啊?"

陈伟开始瑟瑟发抖,林兰头发变长,五指化作利刃,想在陈伟的身上不停挠抓泄愤,却摄于陈伟身上的护身符,让她进不了陈伟的身体。

“好心的小姐姐,你帮帮我吧。”林兰做乞求状,“帮我把这个恶人身上的护身符给扯下来,我已经快要离开了……我想亲手了结一下。”

陈伟闻言,惊恐的捂住了袖口上别着的红色符纸。死有余辜,我冷哼一声正准备做,却被宋启明拦了下来。

我不解的看着宋启明,觉得一阵奇怪。

宋启明叹息:“报警吧。”

我想了想,也是,这种事情还是让警察来处理的好。我又不能把他杀了毁尸灭迹,就是灭了迹,这里平白无故的有人失踪,警察也是会来管的。

宋启明打电话给警察,很快的警察就派了人过来,来的还是重案组的人,同时一起来的,还有派了搜救犬过来,发现了林兰的尸体。

我以为自己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件好事,可是还没有等我轻松下来,林兰却有些歇斯底里的嚎叫。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也要让你尝尝把灵魂拘留在此的苦头。”

好在她这样发疯,由于她是一个鬼魂,警察倒也没有看出异样,我这才松了口气,对宋启明说,还是你来搞定她吧。

林兰似乎不能接受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扬言要杀了陈伟让他一起下地狱。

宋启明白了我一眼,小声的道:“你可真行,什么事情都让我来做,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你使唤的小工。”

我们带着林兰的魂魄回到了我家里,关好了大门,于是放心的让宋启明替林兰超度。

林兰心有不甘,但是她没得选,她道行怎么可能打得过宋启明,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开。

我问宋启明怎么不让林兰直接杀了陈伟,宋启明说,让这样的人,体会一下等待死亡的绝望。

我眼睛一亮,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一招,这样才能让陈伟在等死的过程中,想想林兰躺在电击床上等着被电击的绝望。

警察查案不会那么快就可以定案,从查到定,怎么都得有个过程。

而这个过程,就是让陈伟等的过程。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