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有访客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有访客

2037 2019-04-28 13:32:32

我惊讶的拿手捂住了嘴,眼睁睁的看到那个肉团般的猫,飞一般的往男人的身上扑过去。

我“咳咳”的咳了好几声,一来掩饰刚才我话说到了一半的不正常,二来让我不要喊出声来。

猫的身体已经扑向了那个男子,就在我以为猫会如挠我一样的挠上男子的脸时,只见一道黄色的光芒闪烁,直接就把猫给弹开。

那道黄光的力道很大,可怜的猫先是被弹到了男子对面的墙上,然后又摔到了地板上,在地板上弹回到了半空中,这才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

才眨眼的功夫,这个猫咪已经了无生气,原来还指责与控诉我不理它,又伤了它的精神头已经没有了。此时就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脑袋耷拉着,奄奄一息的躺在楼道里。

我感到很揪心,又很心疼,正准备走过去察看猫的情况,却听男子开口说:“你刚才有听到猫叫声吗?”

我犹豫了片刻,有些疑惑的看向男子,他的视线只是在我的身上游离,完全没有看地上的猫一眼。

难道这个男子是看不到楼梯里的猫,除了我之外,他是看不到楼梯里的其余的景色。

我决定赌上一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若是看见了,就不会问我有没有听到猫叫声,他应该是看不见猫的。

我摇了摇头,撒了个谎,我对男子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听见,你听到了什么了吗?”

“难道是我听错了吗?”男子面露不解之色,很快的他又不以为然,说了句:“没有是最好。”

男子的反应验证了我的猜测,他当真看不到躺在地上的猫及还贴在墙上的猫皮。

看来男人是看不见墙上的猫皮和地上被剥了皮的猫,我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男子,他的衣服上别着一个红色的三角形的东西吸引了我的视线。

这种东西,有点像是用来装符纸一类的工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三角形里一定有符纸,所以才会把这只猫给弹了出去,以至于猫这么惨。

想到这猫被我误伤了两次,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我想救它。

于是对男人直接的说:“我是一名道士,有人说这个楼道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我过来看看。”

男人并没有露出不相信的神色,多半是他也是相信世界上还存在着有超自然力的物种,不然他不会他的身上别着符纸。

果不其然,他一听我说这里可能会有不干净的东西,立即面露色变,神情很不自然的尴尬一笑,说:“那你忙吧,我忽然想起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现在没有时间出门,我先回去了。”

男子说完即走,很快的他家的房门打开了又关上,这里又恢复了静寂。

我耐心的等待了好一会儿,直到确定了男人离开以后,才去察看那只可怜的猫。

猫咪已经奄奄一息,似乎再多的一点风吹都能要了它的命。我把它周身的符纸等都撕开,扔得远远的,想让她好过一点。

我不知道如何是好。血肉模糊的样子,我真是不敢用手捧着。

我不是怕脏,也不是怕恶心,而是它的全身肉乎乎的,又没有皮,我实在是无从下手。

这时猫咪对着我眨了眨眼睛,我之前听人说过,这是猫咪对人示好的一种方式,于是我也对它眨了眨眼睛,当做回报。

它闭上眼睛晕了过去,我犹豫不决,总不能把它留在这里等死吧。我看了看我家的方向,又看了看这只猫咪,最后还是心一横,我把猫咪抱了起来。

果然,猫咪在手里的感觉,让我很惶恐不安,我怕弄痛了它,不敢用力,这样又差点让猫咪从我的手心里摔下去。

“对不起,你忍一忍,我带你回家。”我在心里对猫咪说,我不敢发出声音,因为我不知道刚才那个可疑的男子,他会不会把耳朵紧贴在房门边上,偷听着外面的声音。

我抱着猫咪,经过了它那紧贴在墙上皮时,我忍着心里头的不适,停了下来。想到一般人也看不到这张猫皮,何况我的手中抱着猫,干脆就不取了。

我轻轻的把猫放在桌子上,原先我是想让把垫子垫在猫的身体底下,又不知道垫子上的绒毛贴上猫咪露出来的肉时会不会很疼,想了又想,我还是把垫子放在了另外一边,不敢尝试。

猫咪的样子很可怜,甚至于连眼睛都睁不开。看着它的模样,心中百味夹杂,又无法对它做什么。

我现在只能是看猫的造化了,它不醒过来,我什么也不敢对它做,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一天,我哪儿也不敢去,随意的给自己下了碗面条充饥,就一直守在猫的身边。

到了晚上,隐约听到几声极小声的猫叫声,我连忙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就趴在猫咪的身边睡着了。

我看了猫咪一眼,心中狂喜,它醒过来了。

“你怎么样,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猫咪像人一样的摇了摇头,“你现在帮不了我,我已经感觉到自己力不从心,猫有个能力就是能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大限将至。我已经知道了。”

说着,它又对我眨了眨眼睛。

我不知怎么的,眼泪突然就夺眶而出。

“诶,你干嘛呢?”猫咪朝我挥了挥爪子,“别哭了,把眼泪留到我死的时候吧。”我抿了抿唇,摸了一把眼泪,抽抽搭搭的问:“刚才你的情绪很激动,为什么看见那个男人时反应那么大?”

猫咪瞬间就露出了气恨的神情,说:“我就是被这个男人电晕过去的。醒来后找不到自己的身体了,而且这里就像有一个屏障一样,我无法离开这栋楼。只能夜以继日的在这个楼道里游荡。”

猫咪还想多说,可以它在是太虚弱了,才说了那么一句后,就脑袋一歪,就昏了过去。

我唤了几声“猫咪,猫咪。”但是猫都没有动静,我只好作罢。

我不敢离开猫咪半步,担心半夜里猫咪醒来,想找我又没有能力活动。我把沙发挪到了猫咪的身边,凑合着在沙发上睡下。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