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女鬼现身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女鬼现身

2016 2019-04-28 13:31:59

几番试探,我探不出小美有没有被恶鬼附身。

就在此时,浴室里飘出了歌声,仔细听着,随着歌声音调的高低起伏,我的心抖啊抖的,眼皮也跟着眨啊眨。

浴室里传来的歌声是那首送葬曲。

送葬曲的本意就是安抚亡灵,让亡灵安心上路,仇也罢,怨也罢,不要再留恋于尘世里的种种。

深夜,晚风微凉,吹动着白色的窗帘。

我从来不知道,小美的歌声那么优美,她唱出了送葬曲的精华,我的心慢慢宁静,眼皮也渐渐地沉重。

去吧,前方的路就是你重新开始的地方。

睡吧,梦里你会梦到你想要的一切。

听着歌声,我缓缓闭眼,去寻找梦里有我想要一切。

我并不知道,梦里我想要的一切,竟然就是偷看小美的睡姿吗?

小美的床铺就在窗下,她睡的安稳,时不时的踹了踹被子。

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了,现在是阳气最弱,阴气最盛的时候,也是平时里我上和我得最香的时间。

我就躺在自己床上,却了无睡意。视线不时的从小美的床上移到窗户上。

视线移到窗户时,我的心就不安起来,让我无心再想别的。

屋里开了空调,门窗也紧闭着,哪儿来的风?

此时寝室里白色的窗帘在动,紧接着一支惨白的手拨开了窗帘,颤抖着从外往寝室里伸了进来,扣在了窗户框上停了下来。

我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嘴,大气都不敢出,猛然间出现的手,没有一丝血色,敌我不明,我唯有以暗中观察。

那双手像是在水里泡了很久,白的毫无血色。又尖又长的指甲扣着窗框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响。

一股腥咸的恶臭随之涌了上来,我极力控制住自己的不适,我能感受的到强烈的鬼气如巨浪般席卷进屋。

来的是厉鬼,这种气只有厉鬼的身上才能出现。

我现在已经大概区分得了哪些是鬼气,哪些是怨气,还有哪些是煞气。

鬼气是最难闻的,一股子的腐败味道恶心的让人直想吐。

女鬼以手为支撑点,很快的整个身体就轻飘飘的飘了进来。

我的手极小心的伸进枕头底下,不发出声响的把符纸拿在了手上。

女鬼站在屋子的中间,阴阴的笑了二声,“你不是想知道她们都是怎么死的吗?”今夜我就让亲眼看看,只怕你到时会后悔你为什么要插手此事。”

女鬼的身体是背着我,她的话却让我全身冒起了冷汗,直觉告诉我,女鬼的话是说给我听的。

而她的声音,正是白天里在教学楼那与我短暂的交过手的那个女人的声音。只是让我大跌眼球的是,我没有想到最后让我看到她本来面貌,会是这么一副上不了台面的恶心。

女鬼并没有理会我,而是直奔小美而去。

我噤若寒蝉般的尽量屏住了呼吸,暗中观察女鬼想做什么。

这时小美头部的黑气缓缓的从她的头部飘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飘进了女鬼的身体里。

这种情况是?有什么想法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快得我想看仔细就已经闪不见了。

我快速的回忆着笔记本里记载过这种情况的解释,对了,这是占位。

我明白了,为什么小美的身体里,若隐若现的飘出一缕黑雾般的东西,但是小美却又还算正常。

那是因为女鬼仅是把一点属于她的气息留在了小美的体内,只为了告诉别的鬼,小美已经有主了,告诉别的鬼不要打小美的主意。至于她为什么没有立即对小美下手,也只有女鬼自己才知道了。

女鬼缓缓的对小美吐了一口气,就见小美腾的就坐了起来,然后下床,穿鞋,开门走了出去。

我大惊,小美的一切动作如行云流行,一气呵成,等我反应过来时,小美已经走出了寝室。

女鬼却没有离开寝室,而是抬起来一又无神的双眼,阴阴的盯着我,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你想对小美做什么?”我戒备的看着女鬼,心急如焚。

小美已经出去一会了,时间虽短,已经足够让她做出任何事情来。

女鬼动了,走到了房门的位置,就杵在了那时,我若是想出去,须得打她的事身边而过。

“我没做什么啊,你没看我就站在这里嘛,你的好朋友自己出门去的,关我什么事。”

女鬼吃吃的笑,笑得我的心里发毛。

她笑了好一阵,才又接着说道:“这大晚上的,出去若不是偷情就是想有艳遇喽,就不知道明天早上,她还回得来回不来的。”

女鬼说着挠了挠她的头发,“这种不经世事的少女,那个味美得让人欲罢不能啊。”

我大惊,想到今天看到陈丽虹身体上的淤青,女鬼话里话外给出的暗示,我再顾不上害怕。

就是女鬼挡在了门口,我也要出去。

我直接就从床上跳下了床,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鞋,硬着头皮就往门的方向走。

女鬼没有再说话,阴笑着看我,看得我觉得四周阴气正浓。

大门的位置可以两个人同时进出,只是女鬼就杵在那,并没有让出通道的意思,我要出门就要与她插肩而过。

近了,更近了,我只觉得头皮发麻,却没有了退路。

除非,我不管小美的死活。

右手的拳头紧了紧,手心里有我自己画的符,虽然道行不够,胜在这种符纸本身就具有退鬼的能力,只是法力弱了许多。

我想到今天来了学校就不回家,早知如此,我就多带一些符纸在身上,现在傻了吧。

手心里只有一张符纸,心里极想甩手就把符纸扔到女鬼的身上,先把她打退再说。又实在担心小美让不干净的东西附身,而手心里的这张符纸,也许可以把小美救下来。

左右为难之际,我已经走到了女鬼的面前。

我已别无选择,我把手心时原符给小美留着,打算自己侧身从女鬼的身边出去。

女鬼阴阴的笑,再无多余的表情,她在看戏,以戏弄我为乐,我不会遂了她的意。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