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不对盘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不对盘

2060 2019-06-24 13:29:29

我还是高兴得太早,自以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里,就已经看见有两名警察朝我们走了过来。

“你们好,这里近期不对外开放,请速离开。”

我乐了,在心里偷偷的笑开了,敢情这两名可爱的警察叔叔,把我们当作是想从这个窗户跳进博物馆里的游客了。

“哦,我们也只是偶然路过,这里发生过的事情我们也听说了,听说挺惨。”宋启明对警察出奇的有礼貌。

说完又调头对我说:“都是你,我就说了别违反规定,你偏偏说就看一眼就好。”

我愕然,正准备反驳时,看到了宋启明悄悄给我递了个眼色,于是我只好闭嘴。

也是啊,宋启明拿我当幌子,说得理直气壮的,我明明知道他说的是假话,又不能去跟警察解释,驳回他的话。

那样一来,我如何也找不到可以自圆其说的解释,告诉警察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那么我们走了,不会再来了。”

警察没有阻止我们的离开,显然是相信宋启明的话,看着我们离开时,还远远的对我说:“以后多听听男朋友的话,我看他就比你成熟多了。”

警察的话像是枚炸弹,炸得我的脚步一个不稳,踉跄了几步,差点左脚绊右脚,自己把自己给卡摔了。

“呵呵,有意思。”宋启明笑得人畜无害,得意的斜着眼睛看我,收到了我一记恼火的眼刀。

“说吧,我又救了你一命,该怎么报答我?”宋启明心情大好,调侃道。

“打住,休想占我便宜!”那日寻找风水铺子过于着急,想也没有想的就答应了跟他签下日报报答他的协议,我早就对这事后悔了。

吃一堑长一智,我再也不会答应他多余的要求,况且这一次他看似帮了我,但是我也没有请他来,于是我马上厉声喝止。

宋启明蹙了蹙好看的眉头,故意摊开手:“吃顿饭吧,何必那么小气?”

他的要求并不过份,虽然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奷商外加挟恩图报,怎么看都不似一个大度的人。

我就这样被他强迫着,塞进了路边一家肯德基,眼睁睁的看着他从我的钱包里抽出仅有的一张红票票。

“放手,那是我的钱,你一个大男人,也好意思让我出钱。”

我反悔了,对他食言又如何,总之他不光明磊落,我也无需对他太客气。

“怎么,不是说好了你请客报恩的吗。现在又反悔不成。”宋启明坏笑就要把我的钱递给服务员。

顾不上服务员看笑话的眼神,我想从宋启明的手中抢回我的钱,于是我站了起来,伸手去抓他的手。

就在我和宋启明险些扭打在一起的时候,周围的气温正在急剧地下降,这样的感觉……我跟宋启明同时停止了扭打,而我的背后突然挂起一阵冷风,飕飕声听得是那么的清晰。

那是?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我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丝欣喜,这是云恒的气息,他来了。

宋启明与形成的了鲜明的对比,我欣喜如狂,他脸却突然的冷了下来,寒意冻人。

他冷冷的看着我背后,眼神不善,手也不自觉的紧紧攥成拳头。

我察觉到了两股寒风在空气中飘浮,显然是宋启明也有所动作。

宋启明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在云恒出来时,神情是那么的激动,好像云恒的到来触动了他的神经。

这不由得让我猜测着,宋启明是认识云恒的。只是他们两人之间又会有着什么样的过往,以至于宋启明好似对云恒并不见得友好。

“奇怪,怎么忽然间就觉得好冷啊。”

“就是啊,这大伏天的,哪来的冷风,不会是六月飘雪,谁有什么天大的冤情,惊动了上苍。”

餐厅里响起各种议论声,许多食客还起身四处查看,更有甚者还有人去翻看餐厅里的冰箱,说会不会是冰箱门没有关好,把冰箱里的冷气放了出来。

“你们两人有什么仇有什么怨的,去外面解决好不好,这里是公共场合,难道你们要扰乱人界的次序吗?”

我低声对着宋启明说,其时也是说给隐身于空气中的云恒听。

好一会儿,空气中的寒气才逐渐散去,数分钟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宋启明过激的反应,确实吓了我一跳。

难道这两个人有什么深仇大恨?杀父之仇?夺妻之痛?

“天色晚了,近期许是会有事情发生,别在外面逗留时间过晚。”宋启明嘴里说着关心我的话,脸色并没有些许的缓和,而是更加的阴沉。

我也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于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如果刚刚真的是云恒,宋启明的反应也没什么不对。毕竟一个是鬼,一个人抓鬼的。

我在心里这样为他们开脱,这两个人,潜意识里,我不想他们是仇人。

宋启明并没有送我的意思,而是先离开了。

这样也好,若是云恒酸意上头,看到宋启明与我走得过近,不知道他会不会多想。

肯德基离出我家并不远,也就十分钟的路程,这么近的距离,正好让我散散步消食。

我步行回家,徐徐的微风吹拂,多少还是舒服的。

走着走着,一道熟悉的气息慢慢的向我移动,我心中暗喜,云恒尾随着我而来,应该也是在意我的吧。

“出来吧,别装神弄鬼的!”我强忍着内心的笑意。

我的话音未落,云恒就出现在面前,面色却是不善的。

周围没有行人,街道上很安静,我有些不解,云恒这又是玩得哪一出,什么事情让他心情不好。

“是我破坏掉你的约会了?”云恒板着脸,冷冰冰的说,醋味都飘出十里地去了。

路灯此时一闪一灭的,最后干脆就不再亮了。

没有了路灯的照亮,我有些不适应,明明知道云恒就站在离我不远处看着我,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到底不如自己可以视物来的安心。

“你把灯给灭了,是想给我一马威吗?”

云恒在此,路灯一闪一灭时本就不正常,他又没有出声提醒我小心,那除了他,还会有谁做这样无聊乏味的事情。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