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超度她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超度她

2065 2019-04-28 13:31:17

少女除了怨,就是恨了。

我一时间无法平复心里的不适,那幕活生生活剥人皮的血腥场面,久久的在我的脑海里不曾消散。

“你恨得是那些对不起你的人,你又为何必牵扯到这些无辜的人呢。”宋启明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怒意。

宋启明的声音响起,才勉强的让我缓了缓口气。

是啊,迁怒于他人,本身就不值得别人同情。

我不相信,面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姑娘,也学会了杀人,阴气如此之重,犯在她手中的命案不能少了吧。

“他们该死,都该死。”少女歇斯底里起来,疯狂的咆哮着,“凭什么是我!我做错了什么!我的孩子死了,我的一切都没有了!凭什么!”

少女说着,也不伪装了,直接就从我的身体里飘了出来。

得知我们已经知道了她的一切,她也不需要再借助我的身体来掩饰她的行踪。

她的身体四周浮现出暗色的雾气,逐渐将她整个人笼罩起来,瞳孔也渐渐的被黑色吞噬。

“杀了你们……”

这四个字从她的牙缝之中被挤了出来,我明显的感觉到这张人皮话中翻涌而起的阵阵腥风。

“宋启明,小心!”

我在画中被禁锢着,这能眼睁睁的看着少女向宋启明冲了过去,宋启明不过身子轻巧一转躲了过去。

也不知道他究竟念叨了一句什么,我只看见宋启明掌心闪过一丝光芒,快速地钻入少女的眼中,燃起微弱的火焰,在下一秒,这火焰就已经蔓延到她的全身上下了。

作为驱鬼人,我自然知道这宋思明在做什么,这是最不留情的驱鬼大法,宋启明那是不想再给这个女鬼重新做人的机会。

可能是亲身经历过了少女的遭遇,此时我对她起了怜悯之心,让她魂飞魄散,我有些于心不忍。

“宋启明……住手……”

我还是叫出了声音,我要阻止他用过激的手段对付这个可怜的女鬼。

宋启明惊异的调头看我,“你说什么?你想放她继续去祸害他人吗?”

“你不要用灭魂的打法,她会魂飞魄散的!”

“恶鬼难道不是要消除的么?”宋启明的脸色逐渐沉了下去,“你忘了你是做什么的了么?”

“我……”我没有忘,我立志要做一个驱鬼人。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少女趁着宋启明注意力在我的身上时,用力往前一推。瞬间围拢在她身体周围的火焰,顿时向我的方向扑了过来,很快就逼近了我,似乎要把我也一同吞噬下去。

“哈哈哈哈,你们断我生路,我也断了你们的活路。”

少女眸光闪烁,似乎带着决绝,身上的旗装依旧那样的整洁,下摆沾染着火焰,灼灼燃烧,映红了她的面颊。

“好疼……”

我手臂上沾到了火焰,就好像被剜下去一块肉般的刺痛,让我瞬间缩在了一起。

能闻到的血腥味更加的浓重了,几乎要把我熏得晕过去,双眼前的景物几乎开始打旋,气温逐渐的升高,腐蚀着我所有的神智。

“真是不让人省心。”

宋启明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地上瑟瑟发抖的少女,不再理会,反手在胸前结印,火焰奇迹般的淡了。

不仅是少女身上的,连我身上的火焰也一起消失了。

宋启明咬破自己的指尖,在半空中挤血画了几笔,我很清楚的看出来,这是符咒!

至于是什么,我还是有点才疏学浅没有看出来。

不过那符咒在半空之中颤颤巍巍的浮现过来,烙印在了人皮画上,我只感觉周围清明了许多,身子也在此时飘了起来,飘啊飘的飘进了我的身体里。

我总算是身体跟灵魂合一,恢复了正常。

我揉了揉身体,感觉没有什么异样,走到了宋启明身边说:“她其实挺可怜的,不是么?”

我脑袋之中还回放着少女被剥皮的场面,瞬间心就沉了下来,好像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可怜?她杀了那么多人,早就不可怜了。”

我咬了咬下唇,居高临下的看着少女,万分悲怆。

“宋启明,其时她也是一个可怜人,你就放过她,帮她超度不要让她消失吧。”

若面前的这个可怜人真的被魂飞魄散了,我应该会很难受吧。

恶人会有恶报,但是让一个人永久的在三界里消失,还是过于残忍了。

“罢了。”

宋启明摇了摇头,一滴血滴到了腰间的玉佩之上,就见玉佩发出柔和的光芒,将少女整个人包裹住了。

我好奇的看着宋启明腰间的玉佩,那玉佩柔合的光束,连我都觉得有种温柔的感觉,就像是母亲的手,拂过脸颊,心中本是不平的气都顺了。

光芒略过,面前的少女消失不见了,我转过头,那副挂在墙上的画也只剩下一团灰尘。

一切都结束了。

我长舒一口气,还是不确定的问:“她没事吧。”

宋启明笑笑,“怎么,你还信不过我。”

我摇了摇头,应该是可以相信的吧,起码今天这一件事上,是可以信他一回的吧。

想不到那么棘手的事情,在宋启明的帮助下,总算是得到了较为圆满的结局。

“现在我们怎么办。”麻烦解决了,随之而来的是我们自己的麻烦了。

这里四周都有警察在寻找线索,也算是我们运气好,他们没有进来,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把人皮画像的事情做了个了断。

但是我们如何出去,这可是个大问题。

“怎么来的,就怎么出去。”宋启明率先往我们来时的那扇窗户走。

我四处看看,好象也只有那里算是一个出口了,其余的地方都是闭合的,从里面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也不好观察。

“就这样出去吗,外面不会有人吧。”

宋启明身体一半已经跨坐在窗户上,我的话让他回头看了我一眼。

“要不我出去看看。”宋启明笑笑,身体往外一纵,跳了出去。

屋子里此时就我一个人,我觉得阴气逼人,赶紧的也爬上了窗台。

不管了,宋启明都出去了,就是有人就我们两个人一起承担。

外面没有人,起码这个方向的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我们就这样走出来了。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