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她的故事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她的故事

1997 2019-04-28 13:31:10

跑也跑不了,动也动不了,我被迫的停在原地,听着这个少女娓娓来——

那年的雪下得格外的大,就在那梅花林中,我遇到了以为自己可以托付一生的人。

他是个富商,比我大出七个年头,而我不过是个小百姓家的普通女儿,不过长了一张好皮囊,有很多公子哥上门提亲,不过富商给了很多的聘礼,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爹娘喜笑颜开的表情。

他对我很好,似乎完全不是因为我的美貌。那时我就想,他应该也是爱我的吧。

婚礼之上,我原本应该穿着粉红色的嫁衣,像只老鼠一样从侧门悄悄的溜进去,那是妾室的待遇。我也认了,谁让我也喜欢上了他呢。

可是他却没有那般,他大张旗鼓,大设宴席,然后在宴席上,告诉天下的人,他娶了一个貌美的女人,不过是个小妾的名份,但是他会对我好。

是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名分没有地位的小妾,他的话,却暖了我的心。

也是那一天,我见到了他的妻,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个女人,会是我后半生的噩梦。

她笑着挽起了我的手,笑着叫我妹妹,可是袖子下的锐利指甲深深的嵌入了我的皮肉之中。

我没有忍,我不是可以任人欺负的女了,我喊了出来,那模样相信是个男人都会怜惜的吧。

果然不出所料,娇滴滴的模样惹得富商怜爱,将夫人劈头盖脸的骂了一番。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那时的我也就是这般模样,任性又不懂事,仗着富商的喜爱,在夫人的面前炫耀张扬,我渐渐的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家族又是一个什么的平民家庭。

我喜欢蓝色,就让富商把家中大多数东西都换成了蓝色,就连夫人的房间都没有放过;我畏寒,就让富商把夫人的煤炭拿过来一些给自己取暖;我喜欢吃桃花苏,富商就让夫人亲手做给我吃。

那时候,我得意洋洋,用自己的年轻貌美炫耀着,嘲笑着已经人老珠黄的夫人,甚至会提起新婚之夜的那几道指痕。

却忽略了她眼中那抹逐渐扩大开来的阴暗。

直到有一天,我怀孕了,大夫说是个男孩。

正巧富商的生辰也快到了,这岂不就是双喜临门,我在想自己要送什么东西给富商的时候,大夫人来了。

她笑着送了我香囊,笑着摸了摸我的肚子说:“这是老爷的长子,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老爷绝后的,所以我也不会对这个孩子不利的。”

我虽然怀疑,但是想想也许大夫人说的是真的,毕竟老爷如果膝下无子的话,老爷还是会再娶别的小妾进门的,倒还不如就我一个省心。

我是信了大夫人的话,一直等着老爷回来,让他也开心。

可是那天我并没有看到老爷,他们说啊,老爷出门去了。我也不疑有他,老爷也常出门,有时会跟我说,有时时间紧也就不说了,不过老爷回来后,会给我带很多各种各样的礼物讨我开心。

那一次,我并没有疑心,殊不知,那一天正是我陷入沼泽里的开端。

自从我收下了大夫人送过来的香囊后,我就常常没有精神,天天都昏昏沉沉的。

我还以为那是怀孕的的缘故,却不知那个香囊里,那是大夫人给我下的蛊,还是厌蛊。

这种蛊会让我对于身体上多余的东西产生厌恶的心理。

就这样,我越来越讨厌我肚子里的孩子,于是大夫人就假惺惺的说,“这个孩子,你既然那么讨厌他,那么我就帮帮你吧。”

大夫人带来的人,一刀划开了我的肚子,当我身体里的血流出来时,蛊也就随之失效了。

“我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你要多少钱,多少钱我都给……,请不要伤害我跟孩子。”

毫无怜悯。

连带着我的孩子。

后来啊,我眼睁睁的看着一把刀,又狠狠地划开我的脸颊。

那是一整张皮啊,我亲眼看见,它一点点的从的我身体上被剥了下来,连带着我微微鼓起的肚子。

撕碎身子的疼痛,一点点的脑袋之中蔓延。却为何我还死不了,非要我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她拿着镜子放在我的面前。

“看看现在的你,真是好美啊。”

我尖叫着,抓狂着,血模糊了我的眼睛,将镜子里的血人掩盖。

浑身都在抽痛着,让我睁不开眼睛。

“大夫说你怀得是个男孩,我倒是想看一看,几个月的男孩是什么样子的。”

刀子破开自己的肚子,取出了我那还未成型的可怜的孩子。

她张扬的把孩子放在我的面前。

“呀,妹妹你看,真的是个男孩呢。”

就好像是从地狱之中出来的恶魔,笑盈盈的看着我,可是我除了血,再也看不见其他了。

“听说妹妹画技了得,那姐姐就用这张柔软的纸,给老爷送上他的生辰礼物。”

她让画师在我的皮上,描绘出我的样子,又找来道士,将我的灵魂囚禁在其中,让我永世不得超生。

我在画中被囚禁着,被送到了富商的手中,眼睁睁的看着他抚摸着画中我的脸,眼中尽是惊艳。

我还可笑可悲的认为,他是爱我的。

“竟然是用美人皮做出来的,真是太美了,这样一副皮囊,若是真是老下去了,还怎么看呢,毕竟是我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

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好像也不疼了,也没有血和泪可以流下来了。

凭什么他们可以这样欣喜,可以谈笑风生,而我只能被囚禁在着暗无天日的画中。

我诅咒,缠上了富商和夫人每一世的转世,杀了他们。

“我被困在这画里几百年了,我终于可以出去了,凭什么,凭什么不让我报仇!”

雪景消失了,雪地里的梅花也消失了,场景变幻,眼前的景色告诉我,我又回到了博物馆里。

我缓缓的淡出了少女的记忆,我似乎在刚才变成了她,经历了她的一生。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