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多管闲事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多管闲事

2014 2019-04-28 13:30:50

“什么……”我刚睡醒,这回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我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心中的惊讶与恐惧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更有深深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总觉得这事会不会跟那幅有关系。

“都上电视了,就在昨天!”

我连忙打开手机的百度搜索,根本就不需要我搜索,这条新闻今天已经占据到了新闻热点,一点开就看到了消息推送的提示。

我点开看了过去,果然,新闻推送的消息:某艺术馆深夜女子离奇死亡。

网上的八卦新闻还附上了案发现场的高清图片,死者的脸被打上了马赛克。但是让我震惊的并不是那个死去的女孩。

而是他身后的那幅画,那幅画在人皮上的清朝女子,她仍是目光空洞的盯着前方。

“果然有问题。”我暗暗的呢喃,果然不出所料。

那副人皮画会有那样的阴气,定是有厉鬼作祟,只是不知道那厉鬼是另有他人,还是附身于人皮画像里的那个少女。

陈琳后来还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听进去,电话里我机械式的应答,好在陈琳也没有什么,只是告诉我这件事情,然后再三叮嘱我千万不要再去博物馆那一带。

不需要她说,我也知道,我还没有活过呢,请我去我都不会去。除非有非得让我过去的理由,否则我才不会主动过去。

这些事情原本跟我就没有半点关系,我只想过平凡的生活,为什么又要去插一脚呢?

只是想法是很好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会一语成谶。

“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呼救声,还有血淋淋的少女被盯在墙上,受尽折磨的酷刑,这些情景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放。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从陈琳的电话挂断之后,大白天的,我有脑海里就一直回放着画像上的少女苦苦哀求我救救她的叫声,还有那血淋淋的场面,让我做什么事情都无法静心。

我有些沮丧的靠在房门边,看着手上橙黄的驱鬼符,天人交战。

一会是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让我千万千万不能去管闲事,会把我自己也搭里面去的,另外一个声音就是那个少女的声音,她不停的一直在哀求我,求我救救她。

一小时之后,我还是来到了那个开画展的博物馆。

既然老天爷给了我这种能力,我为什么还要当个缩头乌龟,而不去阻止那些恶鬼继续伤人。

我不来,过不了心里那道坎,是风是雨是浪我也要闯一闯。

这里已经被警察完全封锁了,到处拉起了隔离带和警戒线。我刚想进去,就被几个警察拦了下来。

“小姑娘,这可是案发现场,不是你说想进就能进的。”警察叔叔耐心的,把我拦在外面。

“啊,出什么事了,不是说这里开画展吗?亏我还大老远的赶过来。”

我故作不知道这里死了人的事情,只告诉警察我是来参观画展的。

“今天不行了,昨天过来还行,你回去吧,这个画展铁定是看不了。”

我知道跟警察再说下去结果都是一样的,只好妥协作状离开。

既然已经来了,势必是一定要见到那幅画,看看能否找到一点线索。

从正门进去是不可能的了,我记得,在博物馆后面,还有一个落地窗。从那里可以直接进到博物馆里面。

这还得益于我有一个习惯,去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我都习惯于先把四周的环境做一番观察。

我趁着周围的警员不注意,偷偷跑到了博物馆的后面,目测这里并没有人值守,而且落地窗不是应该关上的吗,却不知为什么落地窗的窗户是敞开着的,这很不符合封锁现场的规定。

我顾不上去理会那么多,落地窗的窗户没有关上正好,可以方便我溜进去。

鬼鬼崇崇说的就是我此时的动作吧,脚步尽可以的放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路上算是安全的到达了落地窗的窗边,我刚想从落地窗翻进去,却被人拍了下后背。

“干什么的?”一声男人的声音差点没有把我的魂魄吓飞。

我惶恐不安的回头,看到了一名身穿警服的警察。

“警察叔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进去看看!”知道自己被逮住了,我马上双手合十,积极道歉。

“你看我像警察吗?”一声带有点熟悉而又含有戏谑的声音,让我看了过去。

宋启明看着我一副怂样,面带微笑,心里一定笑得肚子痛了吧。

我恼羞成怒的踹了一脚,“宋启明,吓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可没有吓你,倒是你一看到我就连忙求饶。”宋启明脸上的笑意更浓,看得我气不打一处出。

“你不好好在山沟沟里看铺子,来这干嘛呀?”我没好气的问。

宋启明并没有回我的话,而是久久的凝视着我的脸部,我被他看得怪不好意思的,正准备出声,他倒是伸出手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先于我一步的开口:“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

我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气得胸膛都生疼:“呸呸呸,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样咒诅我很好笑吗?”

这里处处透着诡异,又刚刚死了人,宋启明却咒我会有血光之灾。没有把我气死也算是他能耐了。

我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这人跟人八字不合。

我独自翻过那扇落地窗户,直径向那副上人皮画走去。

博物馆里的摆设跟昨天我们进来参观时并没有什么两样,两样的画像还在原位上妥妥的放着,一眼望过去连个人影也没有,屋子里安静得连掉下根针都可以听得见。

考虑到今天我是过来寻找答案的,又想到这里近日里一定会有重重警察把守,我刻意选择了一双鞋底很厚的布鞋,果真走在地板上一丁点的声音也没有带出来。

我知道宋启明就跟在我后面,他脚步也没有发出声音,但是我就是知道他就在我身后不远处,我认得属于他的气息,一副清冷的气息很与众不同。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