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五十章 人皮画像

正文 第五十章 人皮画像

2013 2019-04-28 13:30:46

闭着眼睛重温了一下画像中少女的神态,忽然之间,我竟然有种不安的感觉。

我刚才,竟然在少女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精明而又阴森的神态,普通的一幅画会有这么重的戾气,这让我心头又升起一个不祥的预感。

欣赏过后,联想也随之涌上心头,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我看过的画数不胜数,就是世界上著名的画家的画也看过不少,但是每一幅画,无论是画工手法精致还是画技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画出来的画往往都是表达一种神态与一种意境。

要不是开心愉快的,要不是文静优雅的,要不是将美景的瞬间留在画面里,等等各种风格的画都不会像这一幅少女画一样,会流露出那么多种神态。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不是画像,而是有生命的大活人。

我心里是害怕的,但还是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心,短暂的称开了目光之后,我忍不住的又将视线重新挪回到了画面上。

想不到这一看下去,我浑身尽起了不少的鸡皮疙瘩,怎么会这样。

细看之下,我看到,这幅画不是画在纸上的,而是……我的嘴唇忍不住颤抖,使劲的吞了几下口水之后,忍下心头的不适,看清了这幅画,竟然是画在人皮上!

我很想相信那不是真的人皮,而是高仿品,又或是用别的动物的皮粘上去的。

但是不是,我骗不了自己,那真是人皮。

人皮跟动物的皮还是有区别的,真的人皮跟高仿货也是有区别的,再如何的高仿也仿不来这么逼真的效果。

这里既然有人皮,怪不得阴气这么重。

不会是这里的画像都是画在人皮上的吧,这个念头一起,我自己都被自己吓到。

我赶紧看向旁边其余的画像,还好,左右两边的两幅画像,都是画在正常的素描纸上。

我以以最快的速度,随意的在画展里走动,穿梭于各幅画之间。

来到画像的前面,我什么也不看,就看画像所使用的材质是什么。

还好还好,入眼所到之处,那些画像都是画在正常的宣纸上的,并没有再看有画在人皮上的画像。

我特意看了看散落于四周的同学,他们也都脸色正常,有的在津津有味的欣赏画像,有的对画画没有什么研究的就随意走走,表面上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说,只是我一个人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吗?

想到此,我浑身的汗毛又炸了起来,看来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走为上,免得再被什么脏东西缠上。

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的驱鬼符,我决定自行先离开艺术馆。

这样的想法很快就发现是可行的。

学校里看来也是为了完全任何,为了面子工程,只要把我们拉过来就行,至于我们有没有兴趣观看,又或者是看完展览后想自由活动,还是再跟着校车回学校,可以自己决定。

这样的安排倒也还算是人性化,更为可喜的,不知哪儿来的村民听说今天这里有展览会,早早的开着三轮车候在此地,倒是给了我们这些想要提前回去的人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村民还算是朴实,要价也不高,一辆三轮车把我们送回到城里,也不10元的价格,这个价钱连我这付钱的人都觉得收得少了。

我主动的给村民加坐10元,喜得他笑得合不拢嘴。

一路上还算是顺利,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也没有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就是我的眼前不知为何,总是飘浮着一幅画像,就是我在展览馆里看到的那一幅画在人皮上的那幅画。

这样的感觉并不好,一路上,我总是画像里少女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看,让我觉得阴森森的,有时还会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跟着我,每次回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错觉吧,一定是看到画在人皮上的画,视觉冲击太大,一时心里还无法平衡,相信过一会就会好的。

我一直这样安慰及说服自己,好在一路人虽然只是眼前的空气中感觉到有异样,最终我还是安全的回到了家里。

回到城里时,我不想那么早就回家,感觉呆在人多的地方会安全一些,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那时我就是不想那么早的回家。

我独自一个人,这里逛逛那里走直瓣,硬是在外面吃了晚餐,又拖到了华灯初上,家家户户都打开了灯光,才想到是该回去了。

等我真正回到家里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已经躺在了床上准备睡觉,心里又总是觉得不安。尤其是眼前时不时的就会想到那一幅有皮画像。

心里一点安全感也没有,于是我爬了起来,拿起笔我又画了几张驱鬼符,贴在门窗上,这才安下了心的睡下。

我以为这样我可以安心了,鬼魂都非常的害怕符纸,道行高者画出来的符纸,直接就可以让鬼魂飞魄散。

我画的符纸虽然法力太低,但是对付一般的恶鬼也是绰绰有余的。朱砂跟符纸本身就是鬼魂的克星。

每当我闭上眼睛,那个梳着齐头的女子总会出现在我面前,她张嘴想要说什么,我却怎么也听不清。

这样反反复复的,后来我是如何睡着的都不记得了,可能是实在太困了,眼睛自动的闭上了吧。

好在一夜无梦,也没有干扰睡眠的事情发生,这一晚睡得还算是可以。

经过了昨天一事,我想着,以后出门都得看个黄历,阴日阴时,不宜出门。

今天又是个好天气,昨晚睡得也好,我正合计着今天非得把画符的功力再提一提。

我法力够,但是符纸如此可以一气呵成,中间不间断的话,符纸的威力也是可以大大提高。

正思量间,手机来电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我一看,是陈琳的来电。

这么早,他有什么事情找我,疑虑中我按下了通话键。

“还睡觉呢,你听没听说,昨天的那个艺术馆死人了!”她尖着嗓子语速又快又急。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