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画像中人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画像中人

2036 2019-04-28 13:30:43

一天的时间在忙碌中,转眼即到了学校集合出发的时间。

一车的人,大家兴趣都不高。也是,这样的展览会,哪怕是弄点足够吸引人过去的嘘头也没有,除了应付过去不要扣学分,谁又乐意过去呢。

晃晃悠悠的车辆行走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差点没把早餐喝下的粥给晃悠出来,总算是看到了博物馆三个大字印入眼帘。

“总算是到了啊。”

“可不吗?这路洼陷得跟个山路没有什么区别。再不下车我觉得我都快要吐出来了。”

耳边听着同学们的议论声,我抿嘴暗笑,跟我想法一样的大有人在。

一路上颠簸地行驶,不怎么晕车的我都被颠得感觉到五腑六脏移了位,好在终于到了啊。

今天天气很好,是个阴天,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出游,不用担心会被晒黑。

只是这样的想法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让周围的气氛打破了我的想法。

这里不能说是荒郊野铃,但也是够僻静的了,周围长起了许多一人多高的杂草,人走进草丛里,外面的人都不会发现里面有人。

博物馆许是要开展览会的缘故,倒是打扫得干干净净,表面上看过去整洁而又有点文艺的氛围。

只是为何工作人员不把博物馆四周的杂草也一并收拾干净,那样也不至于让我看到博物馆时,脑海里立即又想到了鬼片里,隐藏在深山老林里的鬼屋。

丛生的杂草中间裸露着一个博物馆,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阴天的缘故,黑压压的大片乌云罩顶,有种风雨欲来的凄凉感。为这座博物馆平添了一份阴森森的感觉。

这种地方,需要的是阳光充足的太阳光,而不是这种阴沉沉的天气,让我的心也跟着很压抑。

四处看看的同学们,在带队老师的招呼下,陆续的进入博物馆里,我也排在了队列里,随着脚步的移动,忽然间有种自己不知道会走向何方的错觉。

队伍里的喧哗声渐渐大了起,平日里我最烦这种没有社会公德的人,在公共场合也不懂得收敛,大声的喧哗,尤其是在这种参观的场所。

但是现在,我却希望这种聊天的声音越大越好,它可以让我知道,这里这么多人,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我也想找个人说说话,无奈跟我关系较好的同学,今日没有来。

我即佩服她们不怕学分被扣的淡定,又遗憾自己好象落单,不似别的班级那样,三二成群的吱吱喳喳笑成一团的同学。

班上倒是大部分同学都来了,但是我们很奇怪,各人有各自的好友,平时在一起都习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混,不大喜欢去别人的圈子里凑热闹。

思忖间,我们已经进入到了画展大厅,来都来了,总得看看吧。

慢慢的,各自会在自己喜欢的风格的画册前逗留时间较长,这样渐渐地,本来还聚在一起的好友,也都散开在各处。

今日来的人较多,身边随处都是人,我给自己吃了颗定心丸,重新集中精力去欣赏那些画作。

这次的画展当中,画风较前卫,利用了色彩上的色调来增加视觉上的冲突,又将抽象派与简约派两种风格的画法巧妙的结合起来。

不知不觉之中,我的注意力也慢慢的集中到了画展中,不得不承认,画家是谁我并不认识,但是他的画还是有些看头。

突然,一幅奇怪的画作,吸引了我的视线。这幅画作呈现淡黄色的基调,一个清朝模样的少女,梳着旗头坐在红木凳上,直直的看着前方。

吸引我的是少女的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本该是热情奔放的神情,却让我看到了冷艳而又冰冷冷面容。

这是两种相互矛盾而又同时存在着的不同的神情,同时在少女的脸上流露出来,叹为观止。

突然不知打哪来的条光束,晃得我很不舒服,下意识的眨了眨眼,再睁开眼时,光束已经消失了。

我正自不解,阴天里哪来的太阳光,若不是太阳光又是哪来的光,整个大厅里的光都是那种很柔和的照明灯管发出来的光,并不会让人产生不适。

四周的同学们也好似没有受到刚才那道光束的影响,是我的错觉吗还是就我一个人看到了那道光束。

看到同学们从善如流的边走边看,没有一个有异样的神情,我也释然,是我想多了,现在想想也真有可能是看花眼了,也就眨眼的功夫,时间短得无从考证。

这点小插曲很快即让我抛到了脑后,我还没有到那种草木皆兵的地步,疑心生暗鬼的地步也没有达到,倒不至于看到一点不正常的事都会想到有鬼。

我继续将视线挪回到了眼前的这幅少女画上。

仅看上一眼,我的心即突突的加速了跳动的频率,我没有看错吧,为何现在再看这幅少女的画像,给我的感觉又全都变了。

少女的眼神不再是洋溢着热情中透着冷漠的神情,而是变成了一幅,看上去心里即觉得不舒服,想要让我移开目光,不想再多看一眼的神情。

女人的直觉跟第六感觉往往是超前的,既然心中已经不喜欢这幅画,我就该离开。

我的心想走开,可是双脚却像是在此处扎了根似的,抬起来都费劲。

不但如此,我的视线还直往少女的脸上瞄过去。

那少女空洞的眼神,仿佛能把人的灵魂都吸了进去。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又似是画像中的少女有磁性,吸引着我把手指贴近了那副画。

就在我的手摸到了画像中少女的脸时,她的双眼看我的眼神,带着浓浓警告的意味。

她的眼神过于犀利,我的心跟着漏跳了半拍似的停顿了一下,太阳突然一阵刺痛,头晕目眩,让我险些摔倒。

我连忙扶住处画像旁边的桌子,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几大口气,这才觉得自己狂跳的心平复了一些。

怎么会这样,这幅画不送去参加评奖也还真的是埋没了,栩栩如生的的视觉冲图,画家把少女的七情六欲都淋漓尽致表达了出来。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