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铺子老板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铺子老板

2025 2019-04-28 13:30:27

宋启明点头并前面带路,带着我来到了三棵大树下,在我疑虑的目光中,扒开树根处的那些茂密的杂草,露出了一个不大的洞穴,刚好够一个人通过。

这地方要是让我自己找,怕是一辈子都找不到了。

进入那个洞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院,清澈的小溪水围绕着。一个精致优雅的竹楼,宁静而又淡雅。

“就是这儿了。”宋启明熟络的推开小院的院门:“还不进来?”

“你就这样随随便便的私闯民宅?”我有些疑虑,这里就是我要找的风水铺子吗?怎么看却像是私人住宅。

“我进我自己的家,还用的着给谁打个报告吗?”宋启明支开竹楼的竹门:“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我还沉浸在惊愕之中,我这是被耍了?看着他的笑,我恨不得扑上去把他的脖子拧断。

“你耍我?”

“我不是按照约定把你带来铺子了吗?你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他往后退了退,好像在刻意保持我们的距离。

有求于人又不好发作,真是窝囊。

不过这个铺子能出现在家族笔记上,一定是开了很久了。所谓的高人在我的印象里,也应该是个满脸皱纹,白胡子的老人,怎么会是个清秀的少年。

我忍住心中的怒气:“我需要画符用的纸笔,还有上等的朱砂。”

“嗯?”他好像有些惊讶的看了我一眼,语气里带着一丝鄙夷:“你是要驱鬼还是震灵?”

“驱鬼。”我开门见山,宋启明如果真是山水铺子的主人,我又是有求于他,没有必要再隐瞒的意图。

“驱鬼?”宋启明语气里的鄙夷更加的明显。

“有什么问题吗?”

“你身上有戾气缠身,但是你的戾气不但没有发作,反而气息稳定平和,除此之外,你还是百年难见的阴阳眼。”这就是此时你自己身上的状况。

宋启明缓缓道来我心中的疑虑,我就知道自己的身体一定有问题,想不到还是那么大问题。

“戾气,我身上的戾气是哪来的?”我惊讶出声。自己具有阴阳眼是没有错,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可是我却并不知道我身体上哪里来的戾气。

“你不知道?”宋启明面露诧异之色,陷入了沉思之中。

“喂,你在想什么?”我看宋启明半天没理我,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缓缓的回神,又再细细的打量着我,许久,他才指了指柜台那摆放的物品,对我说道:“你要的东西就在那里,你自己看看需要些什么,自取即可。”

“这些得要多少钱?”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还是囊中羞涩。

我要找的朱砂跟符纸并不是普通的那些朱砂,而是可以克制鬼魂的朱砂,这也是我踏破了几双鞋也找不到的原因。

这样的稀罕物,价格不能少了。

“钱?”宋启明咯咯的笑起来:“小姑娘你真的是不懂规矩呀。”

我的脸腾就红了,恼羞成怒的说:“我要是懂的这行情,我还用的得着被你坑!”

“我不需要钱,我只需要从你身上取走一件等价的东西。”

他的话让我后背一凉,“那你要什么?”等价的东西,还是得从我身上取,我瞄了一眼那些标着数不清零的价格,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等价的。

“就你这些东西,便宜,要你的一缕头发。”

“什么,就一缕头发就行了?”

宋启明的要求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甚至都想到了他会不会要我的器官。

“你看我像是说谎的人吗?”

宋启明完全无视我的诧异,我松了口气,赶紧道:“那没没问题,头发有的是!”

他真是个怪人,我怕他反悔,连忙拿起他桌子上的小剪子,剪下一缕头发,“给你。”

宋启明接了过去,他把我的这缕头发用红绳绑起装进一个小锦囊里,顺手扔进了抽屉里。

我原本还想问问关于云恒和我的身世,可想了想,还是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宋启明这个人,怎么看怎么怪异, 我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我没有在铺子里做过多的停留,和宋启明打了个招呼,拿着买的东西转身就往出风水铺子的方向离开。

眼见着还有几步我就可以踏出风水铺子的大门了,可是就在此时,我又察觉到了被人紧盯着的感觉。

我回了下头,却看到了宋启明盯着我看。

就在我回头的刹那,我还看到了宋启明脸上的笑意逐渐的收敛,手紧紧的攥成拳头,骨节也发白却丝毫不知。

他这是怎么了,我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对他笑了笑,他的神情没有变,没有回应我,他脸上的神情也没有变。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离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道理通过了今天的遭遇来看,我太懂了。

离开风水铺子,我觉得这世上的怪人都被我遇上了,拎着口袋里沉甸甸的东西,我的心也不知道为什么沉了下去。

离开风水铺子的过程并不顺利,我拎着一大袋东西在山路上绕了又绕,就是走不到那三棵大树的地方。

走得累了,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物品,随意找了一处树根坐下来休息。

记得刚才宋启明还我进来时,从三棵大树那走到风水铺子,也就是宋启明的家时,并没有花费多长的时间,顶多也就是十多分钟的路程。

可是我已经在这里转来转去的,已经走几个十几分钟了,却还是转不出去。

此时太阳的热量已经不足,太阳正在西沉,告诉我太阳快下山了。

“呱呱,呱呱。”忽然间响起的鸟叫声吓了我一跳,主要还是此处太过于安静,除了我的喘气就再也听不到别的动静。

就连山风都不动了,枯枝树叶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没有人动它们,它们就那样安静的呆着。

这凭空出现的鸟叫声一直不停的叫,顺着鸟叫声看过去,又看不到哪儿有鸟,怎么看都觉得透着诡异。

我不敢再呆,马上站了起来,继续寻找出去的路。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