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往山里去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往山里去

2027 2019-04-28 13:29:54

一路上起先还能遇到一些交错而过的车辆,渐渐的路上许久都没有看到来往路面上有车经过。

预计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司机载我到了山脚下时,才花了不到40分钟的路程。

我很是意外,又很是满意的,快速又安全,这个司机都做到了,等会可以给他一个好评。

我用的是打车软件,不需要付现钞,司机说到了,将车停稳时,我推门准备下车。

就在我的双脚已经站在了路面上时,司机开口了,“姑娘,想不开时就想想自己爱的人跟爱着自己的人,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我正在关门的手顿了顿,心中是即好笑又温暖,原来司机是以为我生无可恋,是想跑到深山老林里自杀的脆弱小女人啊。

我“呵呵”的干笑了两声,看向了司机,对他做了一个调皮的神情,道:“放心好了大叔,我是来玩儿的,没有事,你放心回去吧。”

“那就好,那就好。”司机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我友善的笑笑,这才油门一踩,绝尘而去。

我没有立即时山,站在山脚下看向山里的方向,那里随处可见的都是郁葱葱的参天大树,树与树之间的枝条都想到伸展到四处,有些茂盛枝条甚至都分不清楚到底是哪颗大树上的枝条。

山里的气温有些低,风也常常没有兆头的就刮了过来,风来时,周围的树叶沙沙作响,好像互相在交谈什么。

就在这时,我又察觉到背后有双眼睛盯着我的感觉又出现了,我不安的咽着口水,突然觉得脊背一麻,转过头去却没发现人。

奇怪,怎么感觉总有人盯着呢,不过这种感觉当我在车上时,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感觉。

也就是说,我坐在的士车上,从市区里到达山脚下时的这段路程里,我是没有察觉有人跟着我的。

这样的感觉现在又出来了,这种感觉并不好,尤其是在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

此时我才感到后怕,我怎么就那么冲动,一个人就跑到这里来了。

忽然我一怔,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劲,细细想了片刻之后,我怎么现在的感觉是我不应该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

那么刚才我又是哪来的勇气,没有多想就进山来了。

“呱呱,呱呱。”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声在山林里叫了起来,多少为这静悄悄的环境增添了一些生气。

我深吸一口气,怕是最近鬼怪见多了,疑神疑鬼起来了。

既然已经来了,都到了山脚下了,我决定还是依照原先的计划,上山。

上山的路上我也想了,没有乘手可用防身的工具,回去之后,再遇到那些鬼怪,我也是死路一条,前有狼,后有虎,退回去也不见得安全。

既然命运的车轮已经把我滚到了这里,不妨我就进山去看看,也许山里会另有乾坤,助我扭转局面也说不定。

一路上尽想些心事,分散了注意力,倒也没有觉得山路有多难走。就是有时遇到山路崎岖不平的地方时,才会觉得走得有些吃力。

好在今日我穿的是一身休闲式的装扮,出门时为了搭配身上的衣服,今日穿的是一双旅游鞋,正好适合走山路。

双脚真的是麻木了,现在走在山路上,已经不觉得脚痛了,这样也好,我现在顾不上去理会脚丫子有没有伤到,先保命要紧。

走得久了,让我口干舌燥的,还好进入到山里,往山上走时,那种背后有人盯着的感觉又消失了,这多少让我心里觉得安全感倍增。

甩了甩头抛开杂念,我抬头一看马上就要到山顶了,瞬间来了动力。

山路崎岖不平,想着已经快到了而提升起来的动力,让我的步伐加快的后果,就是我忘记了这里是山路而非大城市里的平坦路面。

等我感觉到不对时,脚上踏进了一处坑洼地,让我一踉跄摔是没有摔下去,但是我的脚心感觉到了微微发疼。

刚才还在庆幸脚已经让我走得麻木的,感觉不到痛了,正好让我赶路,现在倒好,我觉得双脚钻心的痛感涌卷全身。

我不顾形象的坐在了地上,衣服脏不脏的也无所谓了,反正这里又没有认识我的人。

脚上的痛感泄了我一往直前的力气,精神一松懈下来,立即就觉得全身像散了架似的没有了力气。

我决定坐下来休息片刻再走。

我用双手给自己扇风,走得全身都汗水,微微的风好歹也是风。就在我自得其乐时,耳边依稀传来有的声音。

“小姑娘,那边的小姑娘……”

这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的男声,还是苍老的声音,那一瞬间我想到了专门勾人魂魄的山精,毛骨悚然。

本能的我腾的就站了起来,几乎是站起来的同时,我就听草丛窸窸窣窣的响起来。

这声音离我并不远,就在身体右侧不远的地方。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想跑来着的。我甚至是想直接调头就往山下跑。

想逃跑的念头方起,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跑是没有用的,真要有什么鬼怪出来害人,我一介凡人,如何跑得过来去如风的鬼怪。

“小姑娘,小姑娘。”

喊声又再次响起,而这一次的声音里还透出了急切的心情。我下意识的抓起身边的树枝,朝着草丛伸过去的手臂有些颤抖。

断绝了逃跑的念头,我决定的看看究竟。

草丛里落下了许多枯枝败叶,随着我手中的树枝的挑动,发出沙沙响的声音,平白无故的让此时的心情添加的紧张的气氛。

我挑了好几下才掀开了一大片树枝,当一个人脸唐突的直现眼前时,“啊……”的一声尖叫,我定在了原地。

除了尖叫我想不出自己还能动,就觉得身体上的力气被人抽干,自己已经不会动了。

我这是是被吓的,在这含偏僻的荒山野铃,本来精神就特别的紧张,心里是即想看到有活人,又害怕那人是鬼。

我怎么会想到,一时好奇之下掀开的草丛时,只听到人声却看不到人影。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