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榕树下的秘密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榕树下的秘密

2003 2019-04-28 13:29:23

到了25号,发现一个典当行已经关门了,不仅如此,还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显然是很久没人过来了,云恒带着我来到一旁的一个榕树旁,上面插着一个木板,写着丝丝典当。

看到这个名字,我就有印象了。

在墓地时,老奶奶黑伞上的字,就有这个什么典当的字样。

“这。”我看着云恒,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开始还会因为他在车上被吓一跳,现在显然已经习惯他神出鬼没。

云恒皱着眉,似乎也对这个事情有些懵逼。

这时候,包包里感觉到震动,我愣了,连忙拿出将包打开,拿出里面的手机。

当我碰到手机的时候,屏幕上一阵湿润和黏腻,我实实在在的被这种触感给恶心了一把,随手将手机扔到土壤上。

红色的液体仿佛喷泉,从手机屏幕上喷涌而出。

云恒面色一变,捡起手机。

我凑近云恒,看着他手中的手机。被困在屏幕里的郑楚祥,此刻浑身是血,七零八落的在屏幕里。

手心出汗,脚踩着落叶发出的飒飒声,都足以令我毛骨悚然。

“咯吱咯吱”仿佛正有人在打开门,这样的声音在空旷的地方在回荡,差点让我整个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揪住身边的男鬼,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典当行上的锁头,凭空消失了。

“是一个术法。”云恒解释道,“是由很强的修道人士,设下的术法。在规定的时间,或者在有某种感应的时候,术法就会自己解开。”

土壤上的那块木板,越看越觉得奇怪。因为这个木牌插起来,像极了墓碑。

我用手触碰了一下这个牌子,上面抖落下一层泥土,“丝丝典当”变成了“47号”。

也就是说,25号,和47号,其实是一个地点。

那么郑楚祥要找的慕思,跟这个典当行又有什么关系?

慕思,思,丝丝典当。这三者之间,总有关联吧。

土壤有凸起来的一块东西,我想到墓地老妇人,重复的在墓地那棵树下,刨地的动作。

莫非其中有什么玄机。

我蹲了下来,也学着老妇人的模样,用手不停的在土壤上刨着。

云恒也到我的面前,用刚刚那个手机,当做刨土的工具。

喷出来的红色液体,浸湿了土壤,让土壤变得没有那么干燥,也很容易刨开。

渐渐地,露出了一个角,看着这个形状,好像是个棺材。

我的手碰到的时候,本能的瑟缩一下。

“云恒,不如我们别往下挖了。总觉得这是在刨人家的坟墓。”

云恒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智障。他摇摇头说:“这一定不是坟墓,我在里面感觉不到死人的气息。相反,还有一种抵抗的力量。”

郑楚祥所在的手机,忽然裂成几瓣,郑楚祥断胳膊断腿的从手机里滚落出来。

我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着十二点。

“他不会死了吧?”我皱眉,“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

“死不足惜。像他这样的鬼,明显给人当枪使。想让你来这个地方的人,千方百计都会让你过来。”

这么一想,我似乎是先捡到手机,然后突发奇想去的墓地。

倘若我没有去墓地的打算,就凭着这个手机,也能来到这个地方。

就好比是起到一种强调的效果,让我不论如何都能到达这里。

“即便如此,郑楚祥也太无辜了吧。”我想到那个萝卜娃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些惋惜。以及郑楚祥给我说的,他的死因。

“在修道人的手中,鬼就没有可怜和不可怜。”云恒粲然一笑,“低等的鬼,如果在人间流荡的时间太久,就算起初是好的鬼,也会逐渐变成恶鬼。”

“为什么会这样?”

“人性有时候都很肮脏,更多的时候都是考虑到生命威胁,所以才会克制住自己,不去做很多事情。但是变成鬼就不同了,某些意义上来说,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不用担心会死,做的事情更容易随心所欲。”

我看着云恒,问道:“这么说,以后你也会变成这样吗?”

云恒不雅的对我翻了一个白眼,拍了拍箱子上的灰,直接将箱子拿了起来。

我对面前这个箱子感到十分警惕,总觉得不太简单,甚至心中有一种抵触的感觉,无论如何不想打开这个箱子。

“放心开。”云恒轻声说,“有我在呢。”

郑楚祥刚变成炮灰,让我怎么能相信这里的东西。

但是看着云恒坚定的目光,我一咬牙,既然来都已经来了,是阴谋还是秘密,我怎样都得看一看。

手颤抖的移动到箱子的上面,心一横,直接将盖子给掀开。

里面是一些奇怪的工具,还有几本书。我拿起一把剑一样的东西,虚空对着空气一划,发出了一点点淡淡的黄色光芒。

云恒抿唇,“怎么,你想谋杀亲夫?”

“哈,哈。”我干笑,打了个马虎眼,“这个是什么东西?”

“桃木剑,听说过么?”云恒指着箱子说,“剩下的也都是驱鬼的法器。”

法器的旁边,还有几本书在一起。我随意看了一下,也是一些有关驱鬼的典籍。在这个箱子的最下方,有一个怀表。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这个怀表,看见里面竟然是我母亲的照片。

这张照片跟墓地上的遗照一模一样,所以我一眼就能认出来。唯一不同的是,墓地上的是黑白照,而这张照片是彩色的。

我拿着这个怀表,心中百味夹杂。

一瞬间觉得自己离生母的距离是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近在咫尺,远到阴阳相隔。

收好东西后,我跟云恒一起朝着典当行走去。里面空无一人,一眼就能看完里面的东西。

“你的母亲是一位修道人士,也可以说是神婆。”云恒走到一边,用手轻轻抹了抹展柜玻璃上的灰尘。

“所以我能看到鬼,也跟这个有关系吗?”

云恒点头,“是的,你有阴阳眼。回去吧,今日太晚了。”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