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夺命手机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夺命手机

2036 2019-04-28 09:57:42

我的心一阵一阵的颤抖,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如果再这么下去,可能我的小心脏都要被吓得不跳了吧。

云恒一把拉住我的手,眯着眼睛,看起来是说不出的邪魅。

“你……”

“我什么我?对了。刚刚那个司机掉下去说不定是脸着地,玻璃渣子穿过脑门的那种。”

这男鬼,给我说这个,到底有什么别的意思?

“怎,怎么了?”我磕磕巴巴的问,摸不清面前鬼的套路。

云恒冷哼一声,“见识见识?好,我给你变一下……”

我连连摇头,捂着心口后退几步,可别再来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我心脏受不了。

对方倒也没有纠结于这个,转过身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我问。

云恒头也不回的继续走,边走边说:“当然是离开这里了。”

我跟上去,小声的说:“那那个司机呢,不去看一下吗?”

云恒停下脚步,皱眉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个智障。

片刻,他说:“你觉得还有看得必要吗?从这么高掉下去,他还可能活着吗?”

我望了一眼这个悬崖,想想刚刚一低头看到的高度,仍然有些后怕。但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确定司机是不是死掉了,这么离开,我有些良心不安。

想了想,我决定还是到悬崖下面去看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司机要是还没死,被这么一摔,断了胳膊断了腿,卡在里面出不来,最后饿死的怎么办。

云恒抬起我的下巴,强迫我直视他的眼睛。

“有的事情,你是无能为力的。人各有命,他三番两次要害我们,就算这次不死,也会有下一次。”

我摇摇头,叹气道:“怎么说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之前,我曾经在书上看到过。先别着急去批判一个人的行为,更多时候应该去看一下他行为背后的意义。”

“一个神经病人,行为后面的意义,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云恒在我头上敲了一下,“你哪那么大的心,明明自己都怕得要死,还要在这装什么坚强。”

他的目光太过灼热,我避开眼神,不敢与他对视。

风吹起来的沙子在我脸上划过,粗糙的感觉让脸变得又干又疼。

“蠢女人。”云恒拉过我的手,朝着一个地方直直走去。

我想甩开他的手,却无论怎么都挣脱不开。他用的极大地力气,要把我带离这里。

“你这个冷血的男人,不,你这个冷血的男鬼。你自己不想去就算了,起码让我过去看看吧。如果不能知道司机是死是活就回去,我怎么能心安理得。”

“随你怎么说,死人的血本就是冷的。”

听到云恒的话,我心中百味夹杂。

开始对他十分的讨厌,因为他做的事情真的不带丝毫感情。

可是听到他这句话,我反而打心底的有些心疼他。如果刚刚那句话套用在云恒的身上,我觉得也未必没有用。

先不着急去觉得男鬼冷血不冷血,他这么坚持不要去看司机死活又是因为什么呢?

“别揣测了,我不值得你给我洗白。”云恒嗓音慵懒,“我就是懒,懂吗?懒。”

心中那些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同情,现在更是烟消云散。

我永远不要高估这个男鬼,毕竟他已经变成了鬼。很多恻隐之心,真是说没就没。

无法下到悬崖下面,我一路被云恒拽着走。直到顺着这条小路,离开了这个地方。

我们走过的路,就像是被额外开辟出来的道路一样。表面上跟别的路 没有区别,实际上只需要走短短的一段路,就能到达想要去到的地方。

这么说来,如果刚刚男鬼想去救司机的话,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然而他不想,不仅如此,还把我带回到家楼下……

我真是无言以对。

到了家里,云恒也一点不局促的跟了进来,自顾自的给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你可真一点不认生啊。”我没好气的说道。

云恒打了一个响指,我买好的矿泉水就出现在他的手中。不等我多说两句,他已经拧开水就喝了。

看见对方如此的自来熟,我心中真是有苦说不出。

只要磨磨牙用来泄愤,“也不看看什么东西,你就敢随便乱喝,万一我在里面下毒呢?”

云恒放下水,“你好好学,假以时日,画出来的符纸磨成粉,下到水里,一定能成功的把我毒晕过去的。”

真是个自大的男鬼。

我好好学?好好学什么?他到底知道多少关于我的事情?

脑海中忽然闪过今天那个奇怪的老奶奶,还有她给我那处奇怪的地址。要我去这个地址,跟男鬼说的好好学,其中一定有什么关联。

“叮咚。”

手机信息,打断了这个尴尬的气氛。

我感激从包里掏出手机,这一掏可不得了……

这种冰冷的金属触感,竟然有两个手机在我包里。

我明明已经把手机给扔掉了,怎么还会在我的包里,甚至跟着我一起回来?

我一把将手机掏出来,重重放在桌上。

如果这手机这么神通广大,早就应该回到原主的身边。它不跟着原主,跟着我干什么!

飞快的划开手机屏幕,我解锁不了这个手机。只能从锁屏界面上勉强看到发来的短信。

“你竟敢扔掉。”

“呵,臭女人。你完了。”

“你们两个,我通通都不会放过的。等着吧,今天晚上。”

我吓得连忙把屏幕关上,甚至把手机一起翻了过去。

冷不丁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男声:“怎么,恐吓短信?”

还在短信中没缓过神来,又被这男鬼给吓了一跳。

我捂着胸口,一脸痛苦:“今天我的小心脏已经超负荷运转,能不能不要再吓我了。”

“恐怕不能。”云恒笃定的说,“你看这个短信,今晚肯定还有你好受的。”

再次秉持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信念,我拽着男鬼的袖子,眨巴眼睛,可怜兮兮的说:“你有办法的,对不对。”

云恒点头,“我这么神通广大,当然有办法了。”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