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奇怪的房东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奇怪的房东

2097 2018-12-18 13:46:51

是一个人的模样,披着头发,一声不吭。

我也愣了,这到底要不要继续往上走。

借着微弱的光,我跟程雪四目相对。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咳……我说。”楼上的人嘶哑着声音说道,“你们到底上不上来了?我在这儿等好久了。”

“呃。”程雪出声,“您就是房东吗?”

“是啊。”那个声音又说,“今天十点约了看房的么,这边楼梯口平时是锁住的,你们怎么也不坐电梯呢?”

我环顾周围一圈,怪不得鼻腔里都是尘土等发霉的味道。

既然对方不是坏人,我也就放心的带着程雪往上走。

房东是一个看起来很和蔼的妇人,她卷着头发,手中拿着一根木棍。

木棍?我心底起了一些疑惑,问道:“请问,您手中拿着这个木棍是干什么用的?”

房东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忽然笑道:“刚刚用来顶门的,我一个这年纪的人了,手关节可不好使,那个门多沉呐。”

回想起刚刚房东说过,这个门平时经常不开。可是我们刚刚来的时候,门明明是开着的。

“这个楼梯是平时就很少有人走吗?还是只有楼层的楼梯门是关上的。”我总感觉这里奇奇怪怪的,却又说不出奇诡的点在哪里。

刚刚在我们走进楼梯道的时候,身后那扇门就已经关上了,关着的声音特别轻,说明门不是特别沉的那种。

这个房东,到底说的话里有几句真几句假。

“房屋朝向你们都能看得见,都是很好的。阳光也能照射的进来,我这还带有一个小阳台,原先我都一个人住这里。”

房东舔了舔嘴唇,继续说:“这边有一个厨房,跟卫生间是分开的。再来看看卧室吧,我给安得床垫都是最好的,保管你不起夜,一觉睡到天亮。”

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房东看了我一眼,笑的意味深长。

“这房间确实很不错了,您为什么决定要出租呢?”程雪问道。

“哎呀,年纪大了,总归是觉得孤独。这年子女们也让我搬去跟他们住,我开始感觉怪不自在的,毕竟总归没有自己住来的舒服。”

房东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呐,跟子女住也有跟子女住的好处,都这年纪了。说不准什么时候,人说没就没了。”

到这个时候,我心中的疑虑已经几乎被打消。

哪有那么多事情好疑神疑鬼的,站在我面前的就确实是一个老妇人。

我真是好讨厌自己现在的状态,草木皆兵,不知道是不是被吓怕了。可是跟我有冤有仇的,也就只有李傻子和那个男鬼。

李傻子死了,对我而言应该是没有威胁。

至于男鬼……

神秘诡测,却不止于置我于死地。

“房租呢,应该怎么付?”我最后看了一圈房间,真是让人挑不出任何缺点。

“原本我是计划着房租一年一交的,但是看着你是学生的份上,你就半年一交吧。”

“半年啊。”我有些犹豫了,等于一下子我的要付七千多的房租。

这对我来说,着实是一比不小的费用。

像是看出了我的犹豫,房东也皱眉说道:“小姑娘,你也知道,我这房子都是我自己的。平时打理爱惜,可都是很用心的。”

我连忙点头,“是,我知道您在这上面,确实是用心了。就是这费用对我来说,一下子有点……您看,能不能稍微少一点?”

房东一跺脚,说:“那行吧,你我各退一步,三个月一交,你看行吗?”

“行行行。当然可以了。实在太感谢了。”生怕房东反悔,我掏出手机问道:“支付宝转账可以吗?”

“你转给我儿媳妇吧。”房东推了推老花镜,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电话本念道:“138xxxxxxxx……”

我飞快的在转账联系人上面输入这个号码,看到对方是一个黑色的头像,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不疑有他,把房租转了过去。

交完房租以后,房东一拍大腿,笑眯眯的说:“二位住的开心,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上究竟是哪里。

房东说的话,给我留下很多遐想空间。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存在那种租了房以后,祝人家住的开心这样话……

开不开心能怎样,难道还会住的不开心吗?

程雪用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关切的问:“淇淇,怎么又走神了。这会儿我跟你一起回家搬东西吗?”

一阵疲惫感从心而生,我摇摇头,“先不吧,我休息会。你今天要是有安排,就先去忙你的好了。”

“好,我跟家人约了中午一起吃饭。要是下午你想好了,给我打电话就行。”

说完,程雪跟着房东一起走出了房间。她们走后,我仍怔怔的看着这个房间,百味夹杂。

厌烦。厌烦原先那个家中的一切。

不想回去拿什么被子枕头,衣服等用的东西。可如果全部东西重新买过的话,就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刚交完房租,我已经没有更多的闲钱去给自己添置衣物。

算了。

我揉揉脑袋,就在沙发上休息一会,下午去拿东西吧。

我躺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想着这些天的变故,还有那个男鬼,究竟到哪儿去了。

既然睡不着,我打开手机,详细的百度了关于阴阳师傅和我家人的新闻。

每个站点发的东西,内容都出奇的一致。几乎跟报纸上的一模一样,更是没什么别的线索。

这仿佛就是板上钉钉的结论,但只有我知道,其中的暗涌。

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墙上的时针指向一的方位,我摸了摸肚子,有些饿了。

下楼吃点东西,顺便回家把东西给拿了吧。确认钥匙手机钱包都准备好了,我走出房子。

楼道一片漆黑,“叮咚”一声,手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

是程雪给我发来的信息。

随着短信铃声的响起,楼道里的灯也亮了起来。

明白了这边楼道的灯是声控的,起码不是置身于黑暗中,我也明显放松下来。

站在电梯和楼梯口的中间,我打开了程雪发给我的短信:“如果你要出门,为了安全,还是走楼梯吧。”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