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十八章 程雪

正文 第十八章 程雪

2229 2018-12-18 13:46:31

我见鬼了,我真的好害怕。我的后母让我嫁给一个鬼,结果另一个鬼纠缠上我。

这样的话,我一句都说不出口。

“淇淇……你怎么了?”程雪的声音从最初迷迷糊糊,到后来一下子清醒。

我咬咬嘴唇,小心翼翼的说:“我没有地方去了,可不可以先去你家待着。我,我找到租的地方,马上就离开。”

“齐!淇!”程雪的声音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你至于这样吗。有什么事情不能直说的,你能这个点给我打电话,得要多委屈啊。”

“我……”

在程雪的质问下,我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满腔都是来自她给我的温暖,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夺眶而出。

“你什么你,这样吧。你先来我家,我家这会儿没有人,你别担心。来了以后,我们再计划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程雪看不到的地方,我两只手捂着手机,一直点头。

这虽然看起来是荒郊野外,但毕竟刚刚男鬼带着我一路是走着,并没有什么捷径,所以只要绕着原路,我就能找到我熟悉的路。

眼睛哭得有点疼,好在没有哭太久。不然现在恐怕已经肿的见不了人。

经过昨晚待着的地方的时候,耳边充斥着警笛的声音。我低下头,更是加快了脚步。

好奇心害死猫,此刻我脑海中只有这样的一句话。

虽然很好奇最后这件事情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收尾,但我现在不能露面。不然肯定要被抓回去,录口供。

昨晚发生的事情,已经不是能用科学自然发展去描述的内容。

别到时候,警察不信我也就算了。还把我当成神经病关进神经病院。

想到那个白色的房子,里面伸手就能碰到的四面墙壁。我甩甩头,对着路边一辆停着的空车招手:“师傅,幸福小区。”

把车窗都摇了下来,风吹在我的脸上,我眨眨眼,让泪水风干。

好在距离不是特别远,我很快就到了程雪家楼下。

付了的士钱以后,我站在程雪家的院子里。想要上去,却又驻足不前。

讲道理,我是挺害怕,在我身上发生过的事情,因为我去了程雪家,所以将她牵扯进来。

毕竟男鬼神出鬼没,不会什么时候都能帮助我。

如果哪次他没在,我肯定就会一命呜呼。我不想,也不能把程雪拉下来啊。

手机铃声响起,打乱了我的思路。

我麻木的摁下接听键,将手机移至耳边:“喂。”

“淇淇,你在干嘛呀?”程雪问道,“我在楼上看着你好久了,你为什么不上来啊?”

本能的抬头,朝着程雪家里的位置看了过去。她穿着一条粉色睡裙,在阳台上对着我招手。

我也对她招了招手,舔舔嘴唇说:“我这就上去。”

就速战速决吧,这会儿是白天。我只要早点找到住的地方,是没有问题的。

到了程雪家门口,发现房门是虚掩的,我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可能是听见关门声,我前脚踏入,后一秒程雪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激动的给我来了个拥抱,皱着眉头,满脸怜惜:“淇淇,你一定很委屈吧。电话里我就听你声音不太对劲,没想到你都哭成这个样子了。”

“我,哭成什么样子了?”

程雪眯了眯眼睛,指着身后的浴室说:“跟你说也说不明白,诺,你去好好照照镜子,顺便洗把脸。我热点早餐,一会儿我们边吃边说。”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发自内心的对程雪说:“真的,太感谢你了。”

你根本不会知道我这几天经历了什么,能看见你一个这么有温度的活人,我真的太开心了。

后面的话依旧被我悉数吞回肚子里,程雪朝我翻了个白眼,走进厨房。

我走到浴室里,透过镜子看着自己。

镜子里的女人,满脸憔悴,头发散乱。身上竟然还有一道道的血印子……

这个血印子,要是给程雪看见。

我快速的洗了把脸,又用冷水在脸上拍了拍,这才使自己清醒一点。

“淇淇。”

身后传来程雪的声音,我被吓得浑身一颤。赶紧回过头来,扯出一个笑容。

程雪手中拿着一套衣服,她朝我递了过来,“换个衣服吧,你的衣服脏了。”

我僵硬接过衣服,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好了,你先换衣服吧。锅里的东西要糊了,一会儿有什么事,你出来再说。”

程雪走后,我拿着衣服陷入了深思。

她显然已经看见了我衣服上的血迹,然而我身上……竟然没有一处受伤的地方?

这也太神奇了吧,怎么可能没有受伤的痕迹。

我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光滑的肌肤。除了锁骨下方那一处六芒星的印记,再也找不到任何的伤痕。

一会我该如何向程雪解释,她到底会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我加速了换衣服的速度,生怕自己在浴室里待着的时间太长,更引起程雪的疑惑。

衣服换好了,脸也洗干净了。跟刚来时候的狼狈,完全就不像一个人。

我走出浴室,程雪已经将早餐加热好了。我拿着满是血迹的衣物,措手不及的站在原地。

程雪歪了歪脑袋,模样煞是可爱:“淇淇,怎么不过来?”

“这就来。”我捏紧手中的衣服,朝着程雪走过去。

桌上是煎好的鸡蛋,还有两杯热牛奶。我小心翼翼的坐在程雪的对面,将衣服放置在一边的凳子上。

麻木又忐忑的抬起手,僵硬无比的吃着盘子中的鸡蛋。

鸡蛋略有一丝腥味,让我联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胃里一阵翻腾倒海。

“淇淇,怎么了,是不合胃口吗?”程雪皱着眉,担忧的看着我,关切的问道。

我缓缓地摇了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仿佛只要一张开嘴,胃液都会直接呕吐出来。

头晕目眩,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撑我剩下的活动。眼皮越来越沉,后面干脆直接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悠悠转醒。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程雪的床上。光线特别的暗,只有几缕光从门缝里透进来。

嗓子眼儿宛如被火灼烧,干涩的令人难受。

揉了揉依旧昏沉的头,我一鼓作气下了床。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一打开便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程雪。

程雪看见我走出来,站起了身。走过来给我一个拥抱,“淇淇,苦了你了。”

我仍然有些懵逼,被程雪这一抱,更是感到措手不及。

她拉着我来到沙发上坐下,拿起遥控器调了几个台,指着电视对我说:“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们也算是自食其果了。”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