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九章 永不分离

正文 第九章 永不分离

2078 2018-12-18 13:44:25

是错觉吧,是因为害怕,所以产生错觉了吧。

阴阳师父拿了一条缎子过来,一边是红色一边是白色,红白相分的正中间还坠了一个也是一半红一半白的纸花。

红色的这端由我拿着,白色的那端掰开了李傻子僵硬的手指给他塞了进去。

阴阳师父嘴里念念有词,前面的一大堆我都没听清,哽咽压根听不懂,只听“齐淇,七月十五日零点零分生人,李志三月七日八时十分生人。两人情比金坚,齐淇愿追随李志鬼魂与他结合,地府老爷见此婚事,谢许他二人执子之手,永不分离。”

永不分离……

随着阴阳师父的话毕,室内的空气开始有诡谲的冰凉逐渐进驻。貌似是那男鬼身上会散发而出的气息,自每每那男鬼出现的时候,屋子里的气温总会跌落到一个冰点之中。

我一个不经意间的微微扭头,见到窗外似刮起了微风,斑驳的树影在微风中摇曳,那错乱纷杂的倒影更给这冰冷至极的屋内不免增添了些许的恐怖感。

也是看到这里,我心头一冷,先前那阴阳师父在窗外挂上的铃铛,为何此刻动也不动,响也不响。

几乎就在我意识到这儿的同时,在冥婚仪式开始前才又重新点燃了位于屋内四角的四支蜡烛,在此刻间突的齐齐熄灭。

恰逢窗外刚刚好投射过一抹月光进来,阴阳师父那干瘪的的一张脸不禁的抽了一抽。

傻子爸妈和我父亲还有后母的四张脸上皆流露出恐惧之色。

阴阳师父吞咽了口唾沫,故作镇定道:“这是少爷回来了!”

说罢,他手指间飞快的拨弄起来了那串念珠,也不顾上重新点燃那灭的诡异的很的四支蜡烛,在我听来他的声音透着些许的颤抖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冥婚礼……”

最后那一个“成”字,他还没的及说出口。

原本绑着我手脚的麻绳,随着极其刺耳的“刺啦”,当着众人的面就那么崩开了。

我自己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身上麻飕飕的又麻又痒。手脚虽得到了自由,眼下,我要能在这几个牛鬼蛇神眼皮下逃出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啊……”关秀美胆寒的低呼了一声。被吓得也不行的齐建华瞪了一眼。

“周大师这?”傻子妈问着。

“少爷这是心疼这丫头了,不忍心看自己新娘子被绑着手脚。”阴阳师父说这话的时候,额角的冷汗直往下划。

这阴阳师父瞎编能力真是满分,再这么编下去,所有人的命都能给他编没了。

阴阳师父搓了搓手,打算再重述一遍刚刚的话。

一个恍神儿间,就在阴阳师父头顶的那个灯罩上“唰”的一下子,晃过了一张人脸。是一张年轻女人的脸,头发奇长无比如海藻一般,那张脸透着一股子浓浓的怨气。

只消一眼,看得人头皮发麻,后脊背一阵发毛。

那是我的错觉嘛,又还是幻象什么呢?

我眨了眨眼,打算再仔仔细细的看过去的时候。后脖颈突觉痒痒的,凉凉的黏黏的液体顺着我的后背一点一点的往下淌着,散着一股腥腥的味道。我下意识的扭头过去。

一张血盆大口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是灯罩中浮现出的那张年轻长发女人的脸!她的眼前闪烁着凶狠愤怒的红光,两行血泪从中流淌只下颔的位置。

这该死的阴阳先生都招来的是些什么鬼!?

我想叫,却发现自己一动也不能动了,咽喉处只连最简单的“呜呜”声都难发的出来。

我的心脏在这一瞬间仿佛都要骤停掉了,生怕这女鬼一个张口,我小命也就当场呜呼了。

看来这世上的鬼也不是都像那只缠着我的男鬼那么养眼的。

这女鬼的这副容貌跟恐怖片里出现的那种披头散发狰狞恶人的“鬼”有过之而犹不及,更何况还是跟我在如此亲密接触的情况下!

自打生日过后,我这是走了什么背字,先是被一只男鬼缠不够,女鬼也对我这么感兴趣。

很快,我发现这女鬼想要攻击的对象貌似并不是我。她那一双猩红欲裂的眸子紧盯的那阴阳师父。

女鬼一双滴血的眸子还在不停的打量着我,那海藻一般的长发似无数条蚯蚓一般在我的脖上绕来绕去,好不乐乎。

“小丫头,你能看到我?”女鬼操着森冷肃杀的语调。

我自然是宁愿自己看不到你!

于此同时,阴阳师父的话还在我耳边盘旋着:“虽你二人有着阴阳之隔,结此冥婚后,仍可谱下爱的乐章……”

爱的乐章?谱你大爷呀谱!

貌似也是这句话激到了这女鬼,随着一股凉气的飘出,她便离开了我身上。

只留下一句,“等我解决掉那臭男人!一会儿再来处理你!”

这女鬼莫不是和这阴阳师父有感情纠葛?

妈蛋,你们俩有情感纠纷,干我屁事啊,你好端端的处理我做什么!?

女鬼刚一飞身离开我身上,一口气猛地从我的小腹处冲上我的喉咙。

“咳咳……”我又能说话了,四肢也得以动弹了。

“有鬼啊!”阴阳师父被那女鬼一脚给掀飞在地上。杀猪似的狂叫着。此刻间,再也不见那大师般的气度模样。

“啊——鬼啊——”傻子爸妈和我父亲还有后母也看到了这女鬼的样子,四人连跑带爬的往门口冲。

那门把手却如注了铁一般,怎么也扭不开。

同时之间,躺在床上的李傻子,一个挺身,就那么成九十度直角的给坐了起来!

这还不算完,随着“咔嚓”一声,李傻子僵硬的一个转头间,目光迟钝的看向了我。

“嘿嘿,媳,媳妇儿……”李傻子似港片演的那种僵尸一样,一登一登的朝我伸手过来。大有要把我揽入怀的意思。

一时之间,我的耳边充斥的尽是快要掀翻屋顶的尖叫声和救命声。

我正慌不择路的当间儿,我肩头的位置莫名的来了把力,将我提溜起身到了房间的另一边。

李傻子扑了个空,他那肥胖的身子不知怎地竟和我后母纠缠到了一起,一嘴亲下去,生生的啃下来了我后母半边脸来。那场面着实过于血腥,令我胆寒。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