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三章 给傻子当媳妇

正文 第三章 给傻子当媳妇

2125 2018-12-18 13:41:21

关秀美和傻子妈交换了一下眼神,目光中有几分胆怯。

下一刻,关秀美猛地冲向我,掰开我嘴巴往里塞了一枚白色药片,直接一杯水灌进我的咽喉,呛得的我一时喘不上气来。

那枚药片刚下肚没多久,小腹便涌出一股燥热之感。弄得我浑身上下酥酥麻麻的,情不自禁的在床上扭动了起来。我知道这样不对,可在药物的作用下,我已经不能够控制自己。那枚药片刚下肚没多久,体内便涌出一股燥热之感。不仅如此,我连抬手的力气都快没了。现在头迷迷糊糊的,意识涣散。我知道这样不对,可在药物的作用下,我已经不能够控制自己。

“呵呵,有了这药,看着小丫头片子还能耍什么花招。”傻子妈讥讽笑着,“快把少爷请来。”

我不禁的浑身打了个寒颤。

头晕脑涨的,浑浑噩噩的心扉,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无神的望着漆黑的屋顶。

一阵突涌而出的阴风刮过,吹的我骨头都在发冷

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我尝试着睁眼,眼前的事物并不清晰,除了红色我看不到更多的东西。

天啊!这发生了什么!?

镜中的我,头盖半边喜盖头,上身只身着一件红绸肚兜,下身是一件看起来便做工繁琐的精致红喜裙。

这一身的衣物好生熟悉,似感觉在哪里见过一般。

这,这不就是这二十年来,我每每总会在七月十五我生日这晚在梦中遇到的那个位新娘子的穿着打扮嘛!

只不过,今晚我竟成了那位新娘子,原本的连襟大红精绣短袍,现在成了这样一件令人羞臊的红肚兜。

后背一凉,一双大手缓缓的在我后背移动。

我僵着身体,一点都不敢动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单纯的梦,还是什么?

那冰凉有慢慢的移到了我的脸上,竟还捏了我的鼻子一下,然后继续在我脸上来回动着。

我只得任由被摸着,不是我不反抗,而是我压根就动不了。

我的恐惧似被察觉了出来,那只手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抚了抚,倒像是在安慰我。

忽的,耳边涌入一抹冰凉。

竟是一道熟悉的男声入耳,“丫头,别怕。”

随之,一道不轻不重的力量半压在我肩头。

按理说,那男人的面容应属也一同在镜中出现才对。可镜中却只有我一人。

这一认知令我不禁我尖叫出声,“啊——”

下意识的一个扭头,那样一张俊容便出现在我眼前。他以极其暧昧的姿势枕在我的肩畔。

我还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男人,宛如画上走出来的一般。

他整个人透出一种清冷孤卓之感,眼神冷郁,双眸里似裹着黑色漩涡,嘴角淡淡的扯出一抹笑,令人心生万千敬意与恐惧加身。

为什么我能如此清楚的看到他?可是镜子里面却照不出来他?

我记得我曾经看过的灵异小说里面有写,鬼只会被特制的镜子才能照的出来。

我见鬼了!?

这好看到不真实的男人似能读出我的心中所思,漾开唇角,冲我恝然一笑。那一笑,令我原本便恍惚到不知索然的心绪更而打了个重晃儿。

他的笑很迷,更多的带出几分对我的嘲弄之感。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了。”男人话间,他愈发的贴近我,高挺的鼻尖已与我的面颊交相而贴。

活了二十年,我还从未与异性有过近距离,甚至可以说是如此亲密的接触。

我克制不住的自指尖开始发抖,眼皮也连连发颤。

男人见我如此,他的笑意更浓,薄凉的气息在我的面颊上喷涂着,越显急促开来。

“你,你到底是?”

那个“谁”字还未来的及脱口而出,一道冰凉的气息横冲直撞的便钻入了我的口中,下一刻,只感觉唇舌麻木。我似木偶般,早而是定在原处了。

我的初吻就这么没了!?还是被强吻的!?甚至连吻我的这人究竟是人还是鬼我也不得而知!?

短暂的惊愕后,重重的一口咬在了那好看男人的舌上。

男人脸上一抹坚毅闪现而过,侧目,带了星点怒意的瞪了我一眼,随后他做了一个十分惹人遐想联翩的举动,他抹了抹自己的唇,竟是一脸的意犹未尽。

我心下一抖,满心都在在意他瞪上我的那一眼。我好惧,恐他下一秒钟会化为吃人的猛兽,骨头都不带吐的把我吞下肚。

“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我的小丫头。”他的脸上挂着如三月春风般和暖笑意,隐隐似还藏着几分萧瑟。

总之,听着他的声音,看着他的笑,我竟心安了不少。

竟都忽略掉了我撞鬼的这个事实,更也忽略掉了我马上就要和一个傻子去洞房了!

还有他刚刚说的,“不会让我嫁给别人的?”

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刚要开口去问,一个晃神间,男鬼已经不见了踪迹,而我也从那梦境中脱离了出来。再看身上地穿着,早已没有什么大红喜服,还是我原本的衣服。

四肢也重回了知觉,能够自己摆动了,只是头还晕得厉害。

突的,只听“砰”的一声房间门被推开。

双眸迷蒙中,一个身形矮胖的男人摇摇坠坠的向我走了过来。他的脸上露着猥琐的傻笑,一头乱糟糟油腻的头发团在头上,嘴巴附近连带着下巴的位置泛着污秽的涎水,令人作呕。

看到这里,谁还特么有心情想要看他的模样。

李傻子迫切的开始双手解起了裤腰带,许是在外等待的过程,已经让他迫不及待了。

我万万没想到,我齐淇本就苦比的人生竟还会遭受老天此般“礼遇”。

二十年前的七月十五那天,为何不让我和妈妈一起走了呢?

我死命的用手掐着自己的手心,借此疼痛好让自己保持清醒。即便这样,我也没法遏制那药物的作用,那药效在这一刻间似突的达到了顶峰一般。

身体中不停翻涌出的燥热已快冲破我的理智,泪眼模糊的我除了紧缩在床脚,不得不接受这肮脏的人生,又还能做些什么呢?

“嘿嘿,新,新娘子,羞,羞羞……”

李傻子距离我越来越近,他倾身附向我,那腥臭污秽的涎水滴滴答答的顺延下来。药物的作用,令我已失去了挣扎的力气。眼见,李傻子那令人作呕的一双厚唇就要朝我吻下。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