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高冷冥夫宠上身  >  正文 第一章 梦中的声音

正文 第一章 梦中的声音

2075 2018-12-18 13:37:52

我叫齐淇,今年二十岁。

从我降生的那一天,就被视为不祥之兆。我出生的那天就很晦气,七月十五,鬼节。

除了这个日子之外,还有着更让我难以启齿的内幕。

我的亲生母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我父亲的情人,生下我之后,便毅然决然的自杀了。

遂我的生日也成了我母亲的忌日。这二十年来,我从未过过一回生日,更别提什么生日礼物了。

我父亲虽花心成性,但好算他还有点人性,看在我身上也流着他的血脉的份儿上,没能让我流落孤儿院。

按照他的话说,算是力排众议把我接回了他的豪宅。交换条件就是,这二十年来,我在他家过的每日畏首畏尾,还没一个保洁阿姨有话语权。

同时,我也成了那个家中一则公开的但绝不能主动谈及的秘密——被恶毒小三勾引无奈生下的私生女。

我母亲长得很漂亮,我虽不过只算是继承了母亲长相的两三分,但也算出落的玲珑剔透的很。

正是因为这点,我那生性歹毒的父亲的妻子,也就是这家说一不二的女主人,我的后母时常趁我父亲出门谈生意的时候对我痛下狠手。她的拳头每每都打在我身上,透着衣物那些伤痕通通都看不出。

我父亲虽不像宝贝他亲生的姐姐那样宝贝我,后母也不好太过分直接朝我脸上动粗,私生女,也是女啊。

我不知道这种压抑痛苦饱受虐待的生活什么时候才会到头。

直到,我二十岁生日这天,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

这天,我父亲带着后母还有姐姐去参加联谊舞会,从他们近日的交谈里听出,他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苦心竭力的在为姐姐寻得一如意郎君。

我的那位同父异母的姐姐品学兼优,性格温顺,在这个家中她是对我最好的那个人了。我不止一次的替姐姐叹这老天命运的不公,她母胎自带一块黑色胎记,板板整整的长在右脸上。

这么多年我父亲和后母费尽了人力和钱力也一直未能帮姐姐祛除掉这块胎记。

每每联谊的结果总是以失败告终,我不想当我后母的出气筒,这天我早早的在厨房吃完晚饭,便上楼睡觉了。

值得说一句的是,我在这个家是不允许上餐桌的,住的房间也是连佣人房都比不过的杂物间。

“妈妈,您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就这么不要我了?为什么总让我在本应美好的生日中受这样的煎熬!?为什么——”

我在噩梦中惊醒,每年七月十五这天,我总会做噩梦。

并且总会梦到一个穿着一身大红色喜服,面容被喜盖头遮得严严实实的新婚女子。

随着每年每年的年龄的增长,我梦到这新娘子的梦像也越发的凝实了。就在刚刚的梦中,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能看到她的脸了。

想着第二天一早还要帮刘妈做早餐,起晚的话又免不了后母的一通骂。便强迫自己再次入睡了。

睡的时候,我总是感觉有人在摸我,冰冰凉凉的,居然还挺舒服。

要知道这炎炎夏日,我住的杂物间连个电风扇也没有。

迷迷糊糊的,我直接抱上那只手,一脸享受的蹭了蹭。

耳边,传来一道低沉而又充满魅惑的男声入耳,带着几分笑意,“还真是个孩子。”

“我本来也不大!”我回了一句,将那只手抱得更紧。

这世上没有哪个女孩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小的吧。

那男人轻叹了一声,其间似包含了一种很是悠远的回忆感。

这一夜睡得很舒爽。

起床之后,隐隐觉得昨夜好像发生了什么。

刚试着要联想起的思绪便被一种敲门声打断。

叩叩——

“谁?”

“小淇,是我,刘妈。今早不用给老爷太太和小姐准备早餐了,他们昨夜回来的迟,要多睡会儿,一会儿你看着吃点直接上学去就好了。”

“好,我知道了,刘妈。”

离我离开这个家还有一年的时间,再有一年,我便可以通过我打工的钱攒够之后两个学期的学费。再忍一年,我便可以彻底告别这个冷酷无情的家。

想着这些,手握干面包走在去学校图书馆的小路上。

对于那个家,我多一分钟都不愿呆,第一节课十点钟才上,早来的几个小时泡在图书馆里度过再好不过了。

“齐淇。”

“陈鹏。”

这个叫陈鹏的男孩儿与我同届,机电系,第一次见面是在运动会上,然后他便开始对我穷追不舍。

“你刚从校健身房游泳回来嘛,这么一身水,怎么也不擦擦干?”我顺手从包里面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他。

陈鹏嘻嘻朝我笑着,“小淇,你什么时候能接受我?”

我无语,这人说话要不要这么直接啊。

不想理他,我自顾的往前走着,陈鹏追上来,一步一个水脚印儿。

一会儿学校人越发多起来了,我可不想变成大家关注的焦点。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总感觉陈鹏今天怪怪的,“陈鹏,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以后再说吧。”

陈鹏寡淡一笑,抹了把脸上的水,“小淇,我一定不会放弃的。”

言毕,不知道他从哪里变出了一只红玫瑰,硬塞到了我的手里面。那支红玫瑰同样也湿漉漉的,淅淅沥沥的流了我一手的水。

一个眨眼的功夫,他便跑走了,只留下一串水脚印。

不知为何,看陈鹏前时那笑,我竟觉得有几分的渗人。

奇怪,他的宿舍应当就在前面,不该去宿舍换身干衣服嘛,怎么还朝着反方向跑走了。

待我还没来得及走到校图书馆门前的时候,只见一个也算是我认识的同学,那人是陈鹏的好哥们马平一脸凝重模样,像是在找人。

“齐淇,万幸,可算是找到你了。”

马平这是在找我?大清早的,以我俩的交情,他可着学校找我干什么?

我看他那慌神的样子,问道:“马平,你这是怎么了?”

马平上来就要拉我走,眼眶泛红,沉声说道,“齐淇,陈,陈鹏他在校游泳馆溺水死了。你都不知道,大鹏活着的时候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这他走了,作为哥们儿,求求你过去看他一眼吧……”

舞清欢

舞清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