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灵异  >  倒卖凶宅那几年  >  第一卷 八棺尸场 第57章 美人梳妆

第一卷 八棺尸场 第57章 美人梳妆

2092 2019-06-14 15:10:52

里面有人!

我仗着胆子把房门给推开了,手电也直射了进去。

房门开的方向,应该是朝向床尾的位置。而距离床尾不远,就是那张梳妆台。

事情紧急,我手电虽然照了上去,但是我没工夫去仔细观察那张梳妆台,只是看到有个人正坐在梳妆台的前面,正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

看那人的动作,应该是正在对镜梳妆。

好一双兰花指,执了玉簪,盘了乌髻,时而在腮边施粉,时而在发间弄钗,动作妖娆,举止娇媚,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美人梳妆的动作是如此地惹眼,尽管我看的只是个侧影,对于那种美态不由得看得呆了。被这梳妆的人儿完全迷住了。

但这种状况,仅仅是那一刹那,突然灵光一闪,身子一震,反应了过来。不对劲啊,里面的人不应该是三叔吗?他一个大糙老爷们,怎么能做出这种千娇百媚的动作来?难道是……也被什么东西上了身了?

我吓得浑身冒冷汗,把手电筒的光,直射向那人的脸上。

也就是在这时,那人微微侧过了头,一张正脸刚好被手电筒照住了。

看到了那张脸,我更是吓得魂不附体,头皮瞬间麻了。这怎么可能?

那不是三叔的脸,而是徐若西的脸。

此时的徐若西,一张本已惨白无比的脸,更是素白如纸,看起来薄如蝉翼,好像用什么一捅,就能捅破一样。而且她也只是空手做着梳妆的动作,并没有真正的胭脂水粉涂上去,这样看起来就更加恐怖。

更加诡异的是,我那么强的手电筒光照在脸上,徐若西竟然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眼睛连眨都没眨。而徐若西看到了我,本来面无表情,突然露出一丝惨笑来。

徐若西竟然在里面,那我身后跟的是谁?

这个问题刚在我的脑子里出现,我就感觉到脊背发凉。刚刚我可是一直带着徐若西走上二楼的,还一直保持着对话。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跑到了里面去,还坐在那里梳妆?难道进来之后,有什么东西冒充了徐若西跟在我身后,而真正的徐若西早就中了道了?

这些念头在我脑海里快速闪过,如果真是这样,那我现在就危险了。身后跟着的,肯定不是个善类。

想到这里,我也不敢回头,听身后依然悉悉索索的,好像那个假的徐若西依然跟在后面。我咬了咬牙,暗暗握紧了手里那把桃木剑。

时间似乎都要静止了一样,我咽了一口唾沫,突然跳起来,在空中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同时手里的桃木剑朝身后直拍了下去。

我之所以用拍这个动作,是想把攻击面扩宽一点,不管身后跟着的是什么东西,起码我桃木剑扫上去,也能起点效果。

果然,我这一剑十分突然,正拍在身后那人的脑袋上。

就听见妈呀一声,那人捂着脑袋蹲在地上。

嗯?不对啊,怎么是三叔的声音?

我用手电筒一照,果然是三叔捂着脑袋,疼得直骂娘。

“三……三叔,你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退开一步,握着桃木剑,不敢放松警惕。进来之后,这里的情况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复杂。

“李阳你丫疯了啊,三叔还有真的假的?”三叔从地上站起来,拿着桃木剑和手电筒,冲我直嚷嚷。

“不对啊,我后面是徐若西啊,你什么时候跑我后面去的?”从三叔的语气,以及他手里掐着的桃木剑和手电筒判断,我基本确定他应该是我三叔无疑。

“放屁,你是不是被鬼蒙眼了,我一直在你身后。”

三叔所说的鬼蒙眼,其实就是到了阴气和鬼气重的地方,自己出现的一种幻觉。

我摇摇头,指着里面说到:“我看到徐若西在里面……”

这时的二楼,就只剩下了我和三叔,徐若西已经不见了。这足以说明,里面那个应该是真的徐若西。

三叔点点头,提着桃木剑,再一次来到门口,和我一起往里面看去。

经过我和三叔这么一折腾,我以为即便里面有什么东西,也会跑掉了。

但是事实却不是如此,那个徐若西,依然还坐在那张梳妆镜的前面。

只不过她已经转回了头,也已经不再梳妆,而是做了另外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

徐若西两个手臂撑在梳妆台上,双腿蜷曲着跪在了椅子上,身体向前挺着,把脑袋探了出去,正伸着舌头在那张梳妆镜上,拼命地舔着。

看到这一幕,我猛地捂住了嘴巴,否则我几乎会叫出声来。

在听伙计和徐若西讲述这里发生过的那些诡异事件的时候,我虽然听着也很恐怖,但是远没有我亲眼看到的这般震撼。特别是刚刚还和你正常交流的一个人,突然就跟中邪了一样,做出这种瘆人的举动,这更令我的一颗心狂跳个不停。

三叔拉住我,低声说道:“你看她的姿势,像什么?”

这时,徐若西收回舌头,仰头打了个哈欠。

“像什么?像……像一只猫?”徐若西的动作提醒了我,我脱口而出。

的确,徐若西此时就像一只大猫,舔完了镜子,又开始舔自己的胳膊。

我激灵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三叔见多识广,并没有我这么失态,他见徐若西那边没有额外的动作,便把手电筒往房间里照过去。

我听伙计说过,这房间里除了这张梳妆台,还有一张雕花的木床,还有窗边挂着一个空的鸟笼。

那张雕花的木床依然摆在房间里,床上铺了被褥,看起来还算正常。

三叔的手电筒,在床单上晃了晃之后,突然抬脚往屋里迈去。

我急忙拉住了他,心说这徐若西这么诡异,显然这屋子里有古怪,这么贸然进去不太妥当吧?

三叔却冲我摇了摇头,挣脱了我,轻手轻脚地走进了房间。

而蹲在梳妆台前的徐若西,依然还跟一只猫一样,舔着自己的手臂。看样子还想去舔自己的身体,可是她毕竟不是真的猫,努力抻着脖子,吐着舌头,也够不上自己的身体。

由于用力过猛,原本看着很好看的一张脸,现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两只眼珠突出出来,面部的肌肉也紧绷着,看着十分狰狞。

娄十三

娄十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