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场  >  第20章 大喜事啊

第20章 大喜事啊

3049 2018-12-20 11:41:46

从聂云那怒发冲冠的模样来看,郎威相信自己在她心中的印象分瞬间就降到了负值(也可能早就是负值了),原本呢看这小妮子长的挺带劲想在她这儿结束自己二十五年的处男生涯,结果没想到这妮子特喵的就是个扫把星啊。专业技术不怎么地,搞破坏倒是一把顶级的好手。

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还能多延续几年,郎威决定再添一把柴加一把火,于是眼皮一翻,道:“别想太多,我和你不一样,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告黑状的人。”

聂云勃然大怒,“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告黑状了?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告黑状!”

“咦?”郎威眨巴着眼睛,“我又不是说你你怎么这么激动?喔……我明白了!嗯,放心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是个爱告黑状的人的。”

聂云张着嘴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好像不管自己说什么,对面那个混蛋最后都能把锅扣到自己的身上,真是……臭不要脸!

面对得瑟的简直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郎威,聂云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忍住了胖揍他一顿的欲望,同时聂云也决定队长回来之前不再和郎威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进行任何对话。因为每和这个家伙对一次话就会刷新一次聂云对无耻的下线的认知,至此,聂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每次自己面对郎威的时候都会落入下风,没听过那句老话嘛——人至贱则无敌,在这个方面,郎威着实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她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坚持,那就如你所愿吧。希望在等待队长归队的这段时间你能够认真反思反思自己的行为,郎威,我还是那句话,你不要自误!”

说完,聂云没再给郎威任何开口的机会便起身走了出去,看她那样子似乎多看郎威一眼就忍不住要动手了似的。

诶?这就走了?这反应不对啊!

郎威还想着戏弄戏弄这个小丫头呢,没想到聂云居然不接招,郎威表示很憋屈,很郁闷。

可很快聂云便去而复返,跟她一起来的居然还有刘小光,在郎威看来这波操作贼溜,怎么着,这小妞儿是以为她晓之以理没有用,所以让刘小光来对自己动之以情了?

跟在聂云身后的刘小光惊讶中夹杂着尴尬,尴尬里又透露着内疚,三种情绪水融却又相互独立,看得郎威一愣一愣的,心说刘小光你行啊,小爷和你认识两年都不知道你演技这么好的?

进门之后的聂云没吭声,而是主动把主审讯的位置让了出来,然后扭头看向刘小光,淡淡道:“坐吧。”

刘小光恨不得给自己点个隐身技能,在进入审讯室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关的是什么人,直到看到郎威刘小光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而且也很快就想明白了聂云叫自己来这儿的意图。

对于聂云的用心,刘小光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事已至此,刘小光只能硬着头皮坐下来了,其实在刚一进门的时候他就想把事情的真相对聂云合盘托出的,可一想到聂云对郎威的偏见刘小光就又把已经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还是等队长回来吧,他可比聂处长讲道理的多。

刘小光刚刚坐下,聂云就轻轻敲了敲桌子,“开始吧。”

刘小光不太明白,“啥?开始啥?”

“你说开始什么!”聂云老大不耐烦,拿手朝郎威一点,“当然是审讯他!”

刘小光:“……这个不是我的专业。”

郎威差点乐出来,这小子不愧跟自己混了两年,别的不说,就这插科打诨的功夫还真说得过去。

“士兵刘小光!”聂云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你要搞清楚你的立场和位置!坐在对面的不是你的老师,而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嫌疑犯!你同情他就是在包庇犯罪!”

郎威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冷冷道:“MD,智障!”

聂云大怒,“你说什么?”

“你听不清么?”郎威挖了挖鼻孔,然后谈谈小手指,“我说你是智障。”

聂云登时黛眉倒竖,然后开始撸胳膊挽袖子,“看来不教训教训你是不行了……”

刘小光吓了一跳,赶紧起身拦住聂云,“聂处长,冷静,冷静!你可是少校啊!”

“少废话,你给我让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揍!”聂云也是气疯了,自从认识郎威以来不是吃瘪就是被刺儿,换做谁也忍不了啊!她必须要亲手给郎威这个家伙建立正确的三观,顺便看看还能不能挽救一下按个混蛋的廉耻心。

“别别别,处长,千万要冷静啊。”刘小光没敢让开,“坐下来好好说话不行么,咱们都是文化人啊……”

“去你的文化人!”聂云眼睛一瞪,“你让不让!”

刘小光心一横,“不让。”

聂云气的指着刘小光喝道:“好, 刘小光,你有种——”

“他当然有种啊。”郎威云淡风轻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他没有,你有?”

“郎威!”聂云跳脚骂道:“你起来,我要跟你单挑。”

“呵呵,”郎威不为所动,“你当小爷和你一样智障么?你不要想入非非了,骗我袭击军人,你这个女人好生歹毒!小爷才不会上了你的恶当!你死了这份心吧!”

“啊啊啊啊啊——”

聂云直接冲了过去,结果被刘小光拼死拦腰抱住,后者嘴里还重复着前面的台词,“处长,你一定要冷静啊!”

看到聂云被刘小光抱住,郎威不干了,大声骂道:“艹,刘小光,你敢抱我媳妇儿!小爷非打死你不可。”

刘小光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一边承受着已经陷入“癫狂”状态的聂云的乱拳,一边劝着郎威,“郎老师,您就少说几句吧,您看您把我们处长都气成什么德行了。”

郎威翻了个白眼,“就她?我气不气都那德行。嘿我说,你给小爷松手诶。”

刘小光心说我要是松手挨揍的可就是你了,郎老师你咋就看不出来呢!哎呦我的姥姥诶,聂处长手劲儿也太大了,嘶……真TM疼!谁来救救我啊!

或许是听到了刘小光的呼唤,陈队长毫无征兆的推门而入,成功吓了房间里的三人一大跳。

“队长。”“队长救命啊。”“哟,老陈来了。”

三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和陈队长打着招呼,而陈队长却丝毫没有和他们闲聊的意思,也完全看不出劝架的模样,相反,他好像吃错药了似的满面红光,精神亢奋的不行,“大手笔,大手笔啊!聂云,刘小光,哦,郎威你也在啊,大喜事啊!哈哈哈哈哈……”

聂云和刘小光齐齐愣住了,这是……发生了什么?

而被固定在审讯位置的郎威眼中精光一闪,嘴角微微勾了起来,居然这么快就见效了,看来银狐那老狐狸是真急了。

聂云这时候也冷静了下来,她皱着眉头问道:“队长,发生了什么事?您这是……”

陈明却依然笑个不停,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回答她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聂云不禁打了个寒颤,队长……不会因为压力太大精神崩溃了吧?

一念至此,聂云杀了郎威的心都有了。在她看来,队长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都是被郎威给害的!

“郎威,我饶不了你!”怒吼一声,聂云就朝着郎威冲了过去。

陈队长推门进来的时候刘小光就已经放开了聂云,现在事出突然,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聂云的拳头已经到郎威的面门了。

但,有人比他反应快,“聂少校!住手!你在干什么!”

诶?

队长这……情绪切换的好快嘿。

很幸运,聂云虽然脾气不怎么好,而且行事风格也不像专业的军人,但她的驾照应该是实打实自己上阵考的。瞧这急刹车,啧啧。

“快快快,快把郎威给我放开!”“清醒”过来的陈队长第一时间下了命令。

聂云愣住了,“队长,您——他可是嫌疑犯啊。”

刘小光却那么多顾忌,事实上他早就想把郎威放出来了,本来嘛,这里面根本就没郎威什么事。聂处长也真是的,怎么不调查清楚就随便抓人呢。

“不行!”聂云拦住刘小光,看向陈队长,“队长,不能放啊!”

被自己的下属当着郎威的面顶牛,陈队长面色一沉,声音也冷了下来,“聂少校,看来我之前说的话你全都没有听进去。”

“队长!”聂云不服,“我搜集到的这证据您不是没看过,怎么您还护着这个卖国贼呢!”

“住口!”陈队长厉声喝止聂云,“谁给你的权力这么说的!我说过多少次,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们绝对不能凭主观意识就对无辜的人进行‘审判’!你居然用‘卖国贼’三个字,聂少校,你明白那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吗?”

聂云心里委屈的不行,“可是明明有证据证明他做了那些事情,他怎么就不是卖国贼了!”

“你……唉!”陈队长叹了口气,心知聂云对郎威的成见太深了,索性不再和她多说,而是看向郎威,“郎威,对不住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