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特案三组  >  第10章 曾经的过往

第10章 曾经的过往

2525 2018-09-06 16:56:55

冯肆拍打掉身上的泥土,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去吃饭,然后回家美美的睡上一觉。”

刘柔的不满终于爆发:“冯肆同志,我请你有一点敬业精神行不行?案子都没有破,亏你还有心情去睡觉,吃饭,你真的能吃得下,睡得着吗?”

面对刘柔的质问,冯肆笑的相当坦然:“我的大小姐啊,咱们这案子,今天的进展已经够大了的好不,伟大的领袖都曾经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赶紧走吧,去吃个饭,然后,回家睡一觉,明天早晨,咱们六点就要集合去查案。”

刘柔满脸疑惑:“六点集合去查案?你想去什么地方?你可别告诉我,你要去邻市,不行,绝对不行,这是跨区查案,搞不好,邻市的同仁,会告我们妨碍他们工作的。”

根据案卷上的记载,于明彤的父亲于彪,自从和他的母亲李桂芬离婚以后,就把自己的事业转移到了邻市,与现在的市区相比,邻市的经济更发达,光是今年一年,就开盘了十五座新小区。

于彪干的是装饰装修的活,完全靠房地产业维持生计,邻市的蓬勃发展的房地产行业,恰恰为他提供了最佳赚钱的渠道。

冯肆并没有回答刘柔的质疑,懒洋洋的用双手从后面抱住头,吹着口哨离开警戒区,直接来到李世海身边。

李世海正在给两位刑警递烟,蓝盒的芙蓉王,市面上一包要卖到三十块钱,以这货的工资,根本抽不起:“两位老哥,你们就放心吧,那事包在我身上就行了。”

两位老刑警接过烟,对李世海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看他与那些老刑警亲热的样子,刘柔眉头皱的更紧。

这个老油条,不止没有任何办案能力,反倒是他这种随波逐流的生活态度,很容易就带坏三队的风气,现在三队要处理的,可是那些在网络上关注度相当高的案子,需要经常曝光在公众的眼皮底下,派这样的人来三队,刘柔觉得胡庆邦铁定是疯了。

冯肆倒是对这事看得很淡然,相当亲热的对李世海招呼道:“老李,走了!”

李世海和两名老刑警挥手道别,一路小跑来到冯肆身后,笑着递给他一支烟,冯肆摆了摆手,取出雪茄,告诉他自己只抽这个,末了,还不忘搂住他的肩膀,和他小声耳语了起来。

“啧啧!”李世海把一支香烟在掌心戳了戳。“这件事情,有点不太好办啊,跨区查案,不管于公于私,都是咱们警察的大忌,从咱们邻市同行的角度来看呢,咱们如果成功了,那就等于说他们的办事能力差,平白得罪人,如果查不到什么,咱们又成了人家的笑柄。”

冯肆笑的相当热情:“若是这事那么好办的话,我也不能求到老李你的身上是不是,您可是胡局亲自派到咱们三队的老同志了,我相信,胡局的眼光铁定不会错的。”

李世海重重推了他一把,骂了一句“滑头”,摇着头上了车。

冯肆跟他一起上车,着急的催促刘柔:“小刘,快点,老李回头还要去接孩子呢。”

李世海同样相当着急:“对啊,对啊,不瞒你们说啊,我这小孙子,现在就只认我这一个人,要是别人去接他啊,还指不定怎么闹呢。”

虽然心里对冯肆和李世海不待见,大家现在毕竟是同事,刘柔不敢耽搁,连忙上了车,李世海说了句你们坐好,便发动了车子,风驰电掣的朝着市区开去。

冯肆看了一眼刘柔:“咱们搭档的第一天,战绩还算辉煌,说吧,晚上准备去哪里庆祝?”

刘柔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我今天有些累了,更何况,现在案子还是一点思路都没有,我也没心情出去吃,好了,我家离这里不远,我就在这里下车了。”

目送刘柔离开,李世海笑着把胳膊搭在冯肆肩头,笑的有些暧昧:“我的小老弟啊,女人可不是这么追的,最起码,你得先温柔点不是?”

冯肆把他的手轻轻推开:“我想你是误会了吧,我和她才是第一天认识,大家又是工作上的搭档,怎么可能会......”

李世海依旧笑的相当暧昧:“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作为过来人,我看得出她是对你有意思的。”

冯肆实在受不了他的八卦,只好让他把车停在一边:“我到地方了,老李,明天我们能不能去见于彪,可就要看你的了。”

李世海点点头,直接开车离去,等到车开远了,这才打开车内的蓝牙装置,开始打起了电话,从280快车道,一直到幼儿园,整整二十分钟的时间,他就没有停止过通话,而通话的对象,都是邻市那些公安部门的主管。

虽然职位并不高,但是,作为老油条的李世海,人脉明显相当广,又会说话,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替冯肆和刘柔搞定了一切可能遭遇到的麻烦,甚至就连于彪现在的住址,都了解的相当清楚。

冯肆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将身上的皮夹克挂在了墙上,重重把自己的身体摔在床上,连忙从怀里摸出雪茄咬在嘴里,疯狂喷云吐雾。

今天是他最累的一天,为了查案,他连续使用了三次共情的能力,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已经疲惫不堪。

作为军人,他每天都保持着高强度的体能训练,真正让他感觉到疲惫的,还是精神上的折磨。

共情这种能力,名字听上去相当高大上,但是,也只有冯肆自己知道,每一次用来分析案情,都是对自己精神与情感一次相当恐怖的折磨,那种在受害者和罪犯身上的高强代入感,让他的精神遭受着相当大的冲击,如果不是曾经在军队里练出相当过硬的精神素质,只怕他现在已经因为精神崩溃进了第五医院。

三支细细的雪茄烟,只在转眼间就变成了三根烟蒂,安静的躺在了烟灰缸里面,随着把最后一根雪茄烟的烟蒂扔进烟灰缸,冯肆眼睛里的血红色终于全部消散,眼神也终于恢复了清明,原本几乎快要毁灭一切的戾气全部消失。

那是军队里的医生专门为他特制的,里面有着很多珍贵的中药材,在安抚他脑伤的同时,也有相当强的镇定作用,若是没有这些雪茄烟,现在的他,只怕已经变成了一个杀人的狂魔。

暴戾过后,便是极端的无力,冯肆躺在床上,很快便打起了呼噜,梦中,他似乎又出现在了那片战场,看着自己身边的兄弟倒在那群毒贩的脚下,提着冲锋枪便疯狂冲了上去。

在他猛烈的攻势下,那些躲在掩体后面的毒贩完全抵挡不住,纷纷站起身举手投降,冯肆已经杀红了眼,哪怕那些毒贩已经放下了武器,他依旧端着枪,直接把他们打成了筛子。

飞溅的鲜血,糊的他满脸都是,那种血肉独有的味道,似乎唤醒了他心中沉睡的恶魔,舔了舔嘴唇,冯肆再度举起枪,他的心里,涌起一股疯狂的杀戮欲望,唯有杀戮,才能真正的将这些杀戮的欲望完全安抚下去。

这也是他最终退役的原因,很多上过战场,见过鲜血的军人,心里的这种杀欲都会被唤醒,不再能够适应和平的生存环境,为了不给部队添麻烦,他只好离开。

就在冯肆疯狂在梦中杀戮的时候,激烈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将他从梦中惊醒。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45)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