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科幻  >  灵幻记  >  91,混战(下)

91,混战(下)

2548 2018-12-07 11:41:17

没有冰鸟胆敢攻击他。即使是稍稍接近,都会感到无形的热力在警告著:走近点就把你溶掉!

很快,全食鬼被杀死的人的灵魂都被现任的食鬼最强──火处子吃光了。加上他的炼火之术,本来只有鬼灵怨恨的部份可以吸食,现在却大部分鬼魂都被炼成鬼力了。

轻鬆落地,哈哈狂笑:「让我吃饱可是你的失败之处呀!」

「嗯,你吃饱之后实在太嘈了。」魔咒冰后冷道。

「哦?难道你以為你还有资格跟我决斗吗?」太高傲了。但拥有如此高量的鬼力(灵力),也难怪他会嚣张。

「我不是来决斗的。我是来杀你的。」

拋出三张符,一张重重坠地,两张轻柔地越飘越高。

「发动:冰绝连锁,刀斩!」

两张符化成光点,一面涨大一面连在一起。巨大无朋的冰製刀刃从高空斩下,绝望在地上爆轰巨响,地块都裂开弹起,不断发出寒气的冰刺循著裂缝漫延。

没有烟尘冒起,只有一团火在炸开的中心点支撑著巨刀。随著巨刀的消失,火团笑道:「就这样而已?」

果然很强,魔咒冰后又拿了两张符。但后上空却弹来一个影子,重重落在她身前,是李孟天。

他背著魔咒冰后,说:「不玩了,要合作。」

哼,臭男人。

「要你管。」魔咒冰后想绕过他出招,但李孟天早就冲前攻击了。

「看招:红烧狮子头!」一道数千度高温的火球弹射而出。

「火打火,有用吗?」火处子没打算躲,也没想过要挡,只是一拳挥出,比刚才挡刀时还要轻鬆地打爆狮子头,更将火炎都吸收為己用。

不过──

「炒栗子!」李孟天在头上轰到!

「那火球是虚招吗?」在远方的我和糊涂鬼看著。扮演那些看戏的混蛋。

嘭!

李孟天落地,但拳头却被对方抓著。

「好傢伙,我都发疼了。」火处子狞笑著。

「哎呀~可惜。」远处传来一声嘆息。

火处子听了,冷笑地想:想不到鬼王依然安閒呀,难道她的力量还在我之上吗?

这时候,李孟天却不放弃,空出来的手运劲,大喊著「海皇翅」,地面竟冒起雷电。火处子放手后避,给了机会李孟天可以从地裹抽出雷电压缩而成的海皇刀翅。

李孟天见火处子连魔咒冰后的大刀都不怕,却偏偏要避开这雷电,不禁喜道:「怕了吗?」

火处子却不理他,专心地继续避开从头浇下的水流。但见水流快速撞向地面,却无声无息地,连水花都没有,便直插进地底不见了。

难道说,他是為了避开这水,而不是自己吗……

可恶!為了发泄自己表错情的羞耻,李孟天一下斩落,海皇翅顿化作数十条雷光,无意识地向周围的物件破坏起来。包括最接近它的火处子。

「哼!」火处子痛苦地低吟,冒著火的右手爆开成岩浆火屑。

得手了!李孟天继续往海皇翅灌输灵力,再作攻击。

「滚开!」火处子大喊著,左拳燃烧起来往李孟天轰去。

李孟天反应快,而且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要是双方硬拼,火处子的手就会爆成岩浆,再加上他挥拳的惯性冲力,铁定会溅到自己。所以他放开海皇翅,尽力向后闪避。

不过,李孟天不打,火处子的手却兀自弹开!

像李孟天的红烧狮子头,这火拳飞弹似地直冲李孟天而去!

还好反应快,身手也敏捷,李孟天硬是向后躺,惊险地避过这火辣辣的一拳。但火拳一直飞,一直飞……

「喂,喂……喂!」一直在看「表演」的我望著火拳飞来,也吓得不知如何反应。还是糊涂鬼及时推开我,方可避开这要命的一拳,但其火力已狠狠地烫过我的背部。

轰!

火光熊熊,一股爆风直把我和糊涂鬼吹走。可怜我刚在楼梯上稳住身形,却被吹得继续往下滚。随著爆炸的嗡嗡耳鸣,我一级一级地跌下去──真的是跌,在每一级楼梯我都稍稍离开地面而下啊!

「救命呀!」他嗤地断开半边身子,痛苦地渡过餘下的数十秒生命。

「饶命啊!」他的血喷得比声音还快,带著意识离开喉咙,奔出身体。

「就来呀!」最后的遗言竟然会如此瀟洒,但他流黄尿的速度明显比血更快呀!

娜娜杀得很痛快,从来就没有这麼多人供她尽情浴血。以前只够胆偷偷地,一丝一丝地削著流浪猫狗以取得快感。

想不到现在竟可以杀在这地狱般的天堂!

「哈哈哈!」在血河中,她肆意地舞动「凝」,一张符,一条直线,无数的尸碎。

一直走,一直杀,前来挑战的人越来越强,但在「活人死血」的血咒能力下,那些人想生存根本就没门。

连窗都没有。

就在天生的血性,以及血咒底下,娜娜享受著比高潮更夸张的快感,渐渐地走向命运中的食鬼殿堂。

「哎哟哟,我美丽的小姑娘哟!怎麼可以逃出来的呢?」镇守在殿堂,不让顽皮敌人破坏的老总管,瞇著眼睛对宝珠说。

宝珠挥动右手,「吱」一声地,带路的人已掉落脑袋。

「虽然让死者知道自己的死因,是基本礼貌。但抱歉我不会说禽兽的语言。」说罢,宝珠再次挥动右手。

但手上的纸符却刚好耗尽法力,结果什麼事都没有发生。

「嘖。」

老总管并没有乘机出手,因為他的任务不是杀人,而是保护殿堂的完整。

殿堂是太神圣了,好比家族的祠堂,是先人存在过的证明,更是圣物保存的地方。

老总管想到了:「你怎麼逃出来,我没兴趣知道。」飞速闪过,避开宝珠另一张「凝」符的攻击。

「不过我有兴趣的是,你怎会知道『摄』藏在这裹?」直觉告诉老总管,有内奸。

宝珠稍稍一愣,继续攻击,落空,又攻击,又落空。

不会吧?记得「摄」是范俊失去的东西,竟然被她误打误撞发现了?好,就帮他这一个帮忙吧!不过,也先得帮的了才可以……

好强。虽然对方并没有直接攻击自已,只是不断地闪避,而且更意图带动自己走出这殿堂。但光靠躲而不受伤的人,也得有比攻击一方更强的反应与体力才可以!

而且引诱自己离开殿堂,而追他,是什麼意思?有阴谋!

想通之后,宝珠立刻停下手。纸符也刚好耗尽注入的灵力。糟糕,「凝」的存量只剩下一张了。当初没想过敌人会如此麻烦,也没想过自己需要战斗,所以灵力不太足的她没做出太多的「凝」符。

「哦?不打了吗?」老总管也停下来,心中暗暗认定这美女的目标是殿堂裹的「摄」。也更肯定有内鬼在玩命,玩他自己的命。

他装作善意地问:「说吧,我们的内鬼是谁?说了,不毁你容。」手指往自己脸上轻轻一划。

混蛋,又用这好色的语气说话!一时气愤的宝珠,二话不说便用上最后一张「凝」,灵巧地改变模式,当皮鞭一样挥舞。

一挥,一个大圈向外扩散,周围的装饰都像豆腐一样断掉落下。

老总管虽然一弯腰就避开,但却要眼睁睁地看著极力想保护的饰物被破坏,吓得一时间都不懂发脾气。

「啊!」好一会,才惊叫出来。

大门被狠狠踢开,浑身血腥的娜娜大刺刺地走进来,笑喊:「杀呀!」

感到后方有杀气暴现,老总管勉力避开。看来他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

娜娜看见气爆的宝珠,才稍稍冷静一下:「咦?怎麼会是──」宝珠「凝」竟无差别地攻向她!

恃著「活人死血」的效果,娜娜才得以凭藉本能避开「凝」的圆扇舞击。

「不会吧?女王模式?」疯狂的娜娜竟怕了另一个踏入疯癲的人,想逃出去,却被「凝」封住了门口。

「你们呀,闯祸了。」老总管苦笑著。然后,灵力爆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