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情陷总裁:傲宠小蛮妻  >  第二十七章 陆妈妈的心里话

第二十七章 陆妈妈的心里话

3094 2018-08-16 10:35:04

顾微安的头晃了一下,忽然,她的眼睛大睁,惊恐的看着来人,下意识紧了紧自己的杯子。

见她这防备的样子,陆廷琛缓缓俯身,跟她凑得很近,“顾若熙,你怎么反应这么大?”

顾若熙?是了,她现在的身份是顾若熙啊。

顾微安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放松。

陆廷琛玩味似的一笑,脱了衣服进了浴室。“哗哗”的水流声……

差不多十分钟后,陆廷琛冲好澡,穿着性感的浴袍从里面出来,动作很随意的上拉床,跟前两天一样揽上了顾微安的腰,顺势把她往自己怀里一带。

熟悉的芳香萦绕在他的鼻尖。

房间的灯自动调暗了些,也更加暧昧,顾微安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陆廷琛的那只手上,只有不差几毫,几乎就要碰到她的胸。

黑暗中,她的眼睛大睁着,睡意已经飞到了九霄之外。

而旁边的男人,疲惫了一天的神经得意松弛,有些贪恋的吮吸着她气味,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顾微安强烈的心跳被陆廷琛感应到了,他慵懒的启唇:“你的大姨妈走了吗?”

其实,他就是想吓唬吓唬她。

这么一说,顾微安就更警惕了,连忙还口:“没,女生的生理期一般会停留很多天的。”

她生怕,他会这样控制不住把她当成顾若熙要了她。

“嗯,那就乖乖睡觉吧。”

顾微安小声说了一句好,接着机械的转过了身,背对着陆廷琛。

怀中的馨香突然少了很多,陆廷琛不满的微微蹙起眉,命令她:“不要背着,正对着我睡。”

顾微安闭了闭眼睛,认命的转过了身。与此同时,火热的大手再次朝着她的细腰袭来,似要把她的身体固定住似的。

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鼻息里都是男人的呼吸,让她不适应的动了动身子,腰上那只手却怎么也甩不掉。

她不老实的动作,让他的大掌充分感受到了她身体的柔软。一股燥火从下往上飞窜,叫他升腾起了强烈的欲望。

该死的,他一用力,就让他和顾微安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

“你!”顾微安惊吓的小声惊呼一声,陆廷琛浑身那股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的心弦紧绷。

这一声,让他理智了些许,不舍得放开了顾微安,他冲进了浴室,将冷水开到最大,狠狠冲刷着燥热的身体。

许久,再一次出来的时候,顾微安已经精神疲劳的睡着了。

陆廷琛缓缓上了床,轻轻环住了她。

另一边,陆妈妈和陆爸爸并排而眠,两人至深夜都没睡。

陆爸爸问:“在想什么?”

陆妈妈如实说:“在想若熙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真的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陆爸爸淡淡说道,他对顾微安排斥的没有原先那么厉害了。

陆妈妈翻了个身,忍不住说出了心里话,“要是有一个若熙这样的女儿做贴心小棉袄就好了。”

这么多年,陆爸爸都没有对她妥协过一次,这次因为顾微安。他这个铁树也知道开花了,不得不说很得陆妈妈的心意。

陆妈妈弯着唇,问路爸爸的意见,“你就没想过要一个女儿么?”

她的问话没有得到回复,她一翻身,旁边的人已经睡着了。

陆妈妈轻轻叹息了一下,其实在她心里,也渴望着让丈夫和儿子和好,可是这么多年她都充当着好妻子的角色舍弃了母亲的责任,顾微安今天一下子说出了她多年的心声,让她更加想要亲近顾微安。

翌日清晨。

顾微安一大早下去做了早餐,先是给陆家老两口送去了两份,然后才把剩下的两份送到餐区。

顾微安和陆廷琛刚坐下,小林就风风火火的来了,今天一大早总裁要开一个很重要的商业会议,所以他提前来接陆廷琛好做准备。

而陆廷琛却是坐在餐桌前一动不动,让顾微安帮他掀开了盖子。

“咳咳!总裁。”

小林提醒了一下,陆廷琛斜了他一眼,“你的员工餐桌礼仪白学了?”

餐桌旁边怎么能有咳嗽声呢。

小林看着陆廷琛郑重其事的样子,另一句提醒的话也生生吞进了肚子里。

其实陆廷琛心里知道那个会议,不过他还是不想浪费这顿早餐,毕竟,这是顾微安一大早起来亲手做的。

小林大概明白了,自动退到一边降低存在感。

顾微安看了他一眼,温声问:“小林你吃饭了吗,要不要我去再做一份。”

小林本就是空着肚子,巴不得立刻答应下来。

然而,一个轻飘飘的眼神飞了过来,陆廷琛的那张脸上满满写着多余两个字。顾微安亲手做的早餐,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给人吃呢,陆廷琛腹诽。

小林慌忙摇头:“不用了顾小姐,我已经吃过了,您和总裁慢慢享用吧。”

“嗯,他挺记吃的,不用管他。”陆廷琛又加了一句。

顾微安笑笑,拿起了刀叉。

饭后,顾微安送陆廷琛去上班,一转身,陆伯母也在朝这边看着。

“伯母早上好啊。”顾微安大方一笑。走到了陆妈妈的身边。

“我有话对你说,我们一起去走走吧?”陆伯母开口,笑的很是慈祥。

两个人一起穿梭在小花园里,顾微安等待着旁边一直在犹豫的陆妈妈开口。

“伯母,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你能单独跟我说,想必是一些心里话吧?”

陆妈妈微微轻叹,“也许在你看来我是一个很不合格的母亲。但是我也有我的苦衷,廷琛和白昇闹成这样我是最痛心的,可是,我一直没能让他们两个和好,我真的很差劲。”

陆妈妈语气带上了轻颤,眼睛泛上了红。

顾微安拉住了陆妈妈的手,笃定的看着她:“伯母不要这么说自己,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

“你真的这么想?”陆妈妈转而露出一丝微笑。

顾微安肯定的点头,“只要让廷琛和伯父和好,就是最好的局面了。”

“是啊,可是他们两个一个比一个倔。”陆妈妈眼中露出淡淡的黯然。

顾微安一笑,“伯母,只要我们创造机会给他们,或许他们还有和好的机会。”

陆妈妈来了兴致,追问道:“什么机会,你有办法吗?”

顾微安道:“接风洗尘宴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陆妈妈的眼中掠过一抹了然。她欣慰的看着眼前懂事的顾微安,反握紧了她的手,忽然问她:“告诉我,孩子,你并非真的顾若熙对吗?”

顾微安的一颗心都提起来,眼前的人目光温和慈祥,宛如母亲一般,让她不想去欺骗,可是她不得不强迫自己忍住。告诉自己,为了钱而已。

顾微安笑的毫无破绽,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彩,“你在说笑吗伯母,我怎么可能不是顾若熙?我就是啊。”

陆妈妈仔仔细细看着她的眼,末了释然的一笑,“你别往心里去,是伯母异想天开在跟你开玩笑呢,伯母当然知道是你了。”

顾微安一颗心重新落下,心有余悸的笑着说:“伯母真是幽默。”

两个人走着走着到了顾微安房门前,顾微安指了指屋门,“伯母我就先进去了哈。”

“好你去吧。”

一转身,顾微安卸下了脸上的微笑,她的额头上还起了一层冷汗。差一点,就要被陆妈妈识破了。

她真的快要瞒不下去了。

陆妈妈观察着顾微安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心中已经有了结论。

到底是不是真的顾若熙,她自会找人查清楚。

房间里,顾微安站在穿衣镜前看着衣着光鲜的自己,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得不说,真的很像顾若熙。

她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屋子。精致繁复的水晶吊灯,漂亮大气的红丝绒地毯,还有温馨的大床,这里一切的一切公主一般的生活,都是她顶替着顾若熙的名字享受来的。

而她,是顾微安。很快就要离开了。此时此刻,她的心里竟然隐隐泛起一丝嫉妒。

意识到这一点,顾微安努力甩了甩头,让不该有的想法消失。

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顾微安,顶替着我的名字过得还好吗?呵呵呵,我真怕你迷失自己,特别提醒你一句,你的梦也该醒了!因为我马上就要回去了,你也回到你该回的地方吧!”

顾微安紧紧的攥着手心。沉声问道:“剩下一半的钱什么时候给我打。”

“那么一点钱我还会克扣你的吗?放心,你只要让陆家那两个老不死对我有一个好印象,事情之后一分钱也不会少。”

“希望你遵守诺言。”顾微安微沉着眉,摁断了电话。

接着,她拿起酒店座机给陆廷琛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时候,陆廷琛正在开一个很重要的商业会议,站在门口的小林拿着他的手机,给陆廷琛比划了一个手势。

陆廷琛会意,让会议先暂停休息。

他拿起电话,那头传来顾微安的声音,“廷琛,伯母已经答应了举办宴会的事情,我想你可以开始筹办了。”

闻声,陆廷琛嘴角已经上扬起一抹微笑,“我会让它如期进行的。”

小林听见了电话漏音,不禁夸了一声:“顾小姐你真的厉害,不愧为总裁的贤内助。”

话一说,他立即意识到,这是顾微安小姐不是顾若熙小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