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情陷总裁:傲宠小蛮妻  >  第二十五章 当个坏人

第二十五章 当个坏人

2985 2018-08-15 10:57:43

剩下的一份饭是顾微安留给自己的,她端起盘子到了公共餐区坐下。无端的,她感觉很饿,就好像消耗了很多体力似的。

顾微安打开盖子,香味散发出来,她轻嗅了一口,自己的厨艺在妈妈生病的时间里培养出来了,还算没有倒退。

与此同时,在顾微安身后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慢慢走近。

“在吃什么?”陆廷琛一大早下去和生意伙伴谈生意,饭桌上的饭他根本提不起一点食欲。

这个香味忽然让他觉得食指大动。

“你怎么会在?”顾微安不由问道,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蠢,这是这男人的地盘,他想何时何地出现都行。

顾微安睁着眼睛,和陆廷琛对上。他缓缓的俯身,和顾微安的距离一点点减小,暧昧的气息越发浓厚,顾微安双颊悄悄爬上了红晕,睫毛不住的颤着。

陆廷琛轻轻抬手,把顾微安嘴边旁边黏上的一小粒米饭拿下来,用纸巾擦干净。眼神中漾着点点笑意:“你是不是没吃过饭?”

意识到陆廷琛变相的取笑了自己,顾微安忙抿着唇把嘴边都添了一圈,还用纸巾擦了一次。

趁着顾微安没有注意,陆廷琛拿起筷子往嘴里夹了一口,味道一如那天吃到的,令他赞许的点了点头。

“你的厨艺还不错。”陆廷琛难得夸一个人。更重要的是,他的胃很挑剔,一般的五星级厨师都不能入他的眼。

顾微安能做到这样,说明真的很厉害了。

然而顾微安的关注点完全不再这里,他拿着自己的筷子,毫不嫌弃的用了,那么不讲究吗?

陆廷琛吃的很满意,顾微安拿起旁边的牛奶喝了一口。

很快,盘子已经被男人一扫而光。

顾微安好笑,“你没吃过饭吗?”

这一句还给他。

陆廷琛正在优雅擦嘴巴的动作微微一顿,侧头瞪了她一眼,带着些许高傲的说:“如果你很想讨好我的话每天都可以给我做饭吃。”

“我为什么要讨好你?”

顾微安不经意的说。转而她意识到,现在的身份是顾若熙,没错了,顾若熙才是经常会讨好陆廷琛的那一个。

既然是他要求的,顾微安说:“好。”

两人吃饭的一幕已经落在了某间房间里陆妈妈的眼睛里,她远远的看着儿子发自真心流出的笑意,心中微微揪痛。

可同时,她觉得儿子好像变了很多,起码在那个女孩子的面前,能表现出真实的开心。那个女孩子,或许真的适合他吧。

陆妈妈合上了门,转头去看阳台上那抹挺拔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我发现儿子变了一些。”

“哼,什么儿子,我没有儿子。”陆爸爸不承认,他还在气陆廷琛。

陆妈妈叹息着,没说什么,只是丈夫不管做什么,她都会站在他这一边的。

外面,顾微安和陆廷琛用晚餐,顾微安看陆廷琛心情还不错,忍不住把心里的话吐露出来。

“廷琛,其实能拥有爸爸妈妈是很不容易的,我看陆爸爸未必是真的气你,只要你主动去服个软,说不定…..”

说道这里,陆廷琛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俊眉不悦的皱起。

顾微安咬了一下唇,解释道:“总是要有人先低头的。”而眼下陆廷琛和父母之间还僵持着,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倏地,陆廷琛的带着凌厉气势的眼神射向了顾微安,讥诮道:“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就好了,多年的裂痕不是说弥补就可以弥补的,不要拿着天真当愚蠢。”

陆廷琛怒了。

顾微安茫然,她想解释,只是陆廷琛不给她机会,一下子站了起来,推开椅子毫不犹豫的离开了。顾微安低头有些自嘲的一笑,是啊,她干嘛非要掺和呢。

见陆廷琛走了,小林凑了过来,“顾小姐你别伤心,总裁就是这个样子,况且,他和陆伯父伯母之间的矛盾已经是好多年了,谁也改变不了的。”

陆廷琛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顾微安忽然觉得,他的背影有着常人看不出的寂寥落寞,一个人能占据那么高的位置也是很不容易的吧。

最后,却也因为那个高高在上的位子和自己的父母决裂。

小林叹息了一声,“我们总裁也很可怜的。顾小姐,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帮总裁?”

顾微安纠结了,一笑:“小林你太高看了我了,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只是在自讨没趣。”陆廷琛根本不领她的情。

“不是的,我看陆伯伯陆伯母对你还是很好的,要总裁那么高傲的人低头怎么可能,小姐可以从陆伯伯陆伯母这边想象办法。”小林帮顾微安支招。

顾微安点了下头,不然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她说:“那好,我尽量试试吧。”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顾小姐,加油。”

二十分钟后,顾微安敲响了陆式老两口的房门,陆妈妈开了门,顾微安礼貌一笑:“伯母,我要见见陆伯伯,我有话对他说。”

陆妈妈担忧的看了陆爸爸一眼,她清楚自己的丈夫不是谁的面子都卖的,不过她还是很欣赏顾微安的懂事,笑道:“先进来吧。”

顾微安亲自沏了一杯茶,递给陆爸爸,坐在了的面前。

顾微安斟酌了一下,开口:“其实我来是有目的的。”

陆爸爸的脸色微沉着,保持着惯有的严肃,“有什么话直说吧。”

“那我就直说了。”顾微安不再避讳,让自己的目光正对着陆伯伯的,她说:“陆伯伯您和廷琛之间的矛盾我都知道了,当年的事对错都已经过去了,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变得很淡很淡,珍惜现实中眼前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陆廷琛是伯伯您的儿子,您难道不想着接纳他么?”

顾微安一连串推心置腹的话让陆爸爸微微讶然,他没想到顾微安会说这些。

但随即,他的脸色重新笼罩起了一层阴云,语气中带着不悦:“哼,你还是不是我们陆家的人,陆家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

“我只是觉得陆伯和廷琛一直这样下去将会无休无止,与其谁都不肯低头,倒不如大家说开了都默契的做出一点让步,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不是么?”

顾微安的眼神坚定严肃,这跟陆爸爸那天机场看到的顾若熙完全喷若两人。然而,他还是无法接受顾微安的话。

“哼,别以为你知道很多,你现在就给我出去!”他的神色不容反驳,大手指着门口示意顾微安出去。

“陆伯伯,固执的人往往容易作茧自缚,希望你好好考虑下我说的话。”顾微安站了起来,从陆伯伯的眼睛里看到了积蓄成阴的风暴。

“啪!”一声,陆爸爸拿起杯子狠狠摔在地上,有几滴茶水滴在顾微安小腿上,引起了一片红痕。

“你现在立马给我滚!”

顾微安心知已经触到了陆伯伯的逆鳞,她走出房间,身后传来了一声关门的巨响。

顾微安扯唇苦笑了一下,她干嘛非要当这个坏人呢,只不过她真的很珍惜那种父母亲人之间的感情,只不过她永远也不可能拥有那种爸爸的爱了。

“你去干什么了?”

顾微安抬头,陆廷琛正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她。他正专注盯着她的眼神,往后一移,落在一扇门上。

他问:“你去找他们了?”

顾微安岔开了话题,“你公司不是一向很忙的吗?”

陆廷琛却没有上当,重复了一遍:“我在问你话。”

与此同时,他也很认真的观察着顾微安的反应,她有没有受委屈什么的。

顾微安很镇定的反诘道:“我只是去里面奉个茶都要向你汇报吗?你会不会太霸道了?”

陆廷琛微微松了一口气,忽然,他注意到顾微安腿上的红痕,他的大手附上去,轻轻摩挲。“这是怎么弄的?”

“倒茶的时候不小心烫的。”她不想被他知道自己去干了嘛,那样势必引起他更多的愤怒。

陆廷琛闻言就蹲下了身子,顾微安盯着突然矮下去的人,双眼大睁。陆廷琛却不以为意,两手交错着搓出一些热度,在上面轻轻覆盖。

顾微安双腿酥麻,男人的表情专注,顾微安的心被什么给撩拨了一下,推不自觉往后一缩,脱离了陆廷琛的手掌。

陆廷琛抬头,顾微安有些慌乱的解释:“你的手又不是药,你这样是没用的。”

这在陆廷琛听来是一种嫌弃。

他站起来,高大的身子立马高过顾微安两个头,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就往某间房间走去。

顾微安慌了,大白天的这人要干嘛。

进去之后,陆廷琛就把她给松开了,找了找,房间里随时放着那种急救用的小包裹,其中也包括一些基础的烫伤药。

陆廷琛把药剂挤在手心里,轻轻揉按,让顾微安坐在了沙发上,而他再次蹲了下去,手法更加轻柔的把药覆盖在上面。

冰凉沁爽,顾微安觉得好多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