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情陷总裁:傲宠小蛮妻  >  第二十八章 回到丑小鸭的生活

第二十八章 回到丑小鸭的生活

2999 2018-08-16 10:35:09

虽然顾微安口口声声说自己就是顾若熙,但是没办法打消陆妈妈的怀疑。

她暗地里吩咐了几个人去打听了这件事,不过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若熙,宴会不是就要开始了么,你跟伯母一起去挑选几套礼服吧。”陆妈妈一一边是真的想和顾微安一起去逛街,另一边是要借机把她稳住。

顾微安答应了,两个人互相挽着手走在街上如同姐妹一般,让人羡慕的不得了。

走进一家高档商场中,陆妈妈看重一件洁白的纱裙,她心中一喜,不由拉着顾微安的手说:“若熙,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顾微安被陆妈妈当成衣服架子比量了一阵,有些好笑:“当然好看了,很衬您的肤色呢。”顾微安如实的夸赞着。

店员也是很少看见这么养眼的母女,禁不住一笑:“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像姐妹花的母女呢,两位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一般的衣服都显得太普通了,我们这里有新款的亲子装,也是白色的纱裙,两位可以试穿一下。”

顾微安张了张口,很想解释店员误会了,手上却被一道温暖的力道一拉,她回眸,陆妈妈冲着她笑了笑:“若熙不想跟伯母一起穿亲子装吗?”

这句话让顾微安不知道怎么还口,说话的间隙,店员已经把衣服给拿出来了。“两位这边请吧,试衣间在这里。”

从试衣间里出来,顾微安第一眼看到陆妈妈,她不由的惊讶:“伯母,您太美了。”

就算是已经四十岁了,可身材还保持的如同少女一般,难怪陆爸爸会那么在乎。

“若熙,你才是最美的那个。”陆妈妈莞尔。

她拉着顾微安的手站在镜子面前,那一瞬间,就好似镜子里同时出现了两个仙女一般,美的如梦似幻。

而顾微安盯着镜子中的自己,也是不可思议,这件衣服,完全勾勒出了她高挑纤瘦的身材,最巧妙的是后背开叉的设计,将她优美的背部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到底是年轻好。若熙,你真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子。”陆妈妈眼里透着真挚,顾微安有些不好意思。

“伯母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子。”

两人的对话传入旁边店员的耳朵里,她不由的惊呼了一声:“哎呦,原来两位不是母女呀,瞧我这眼神,打眼看上去还觉得两位长得有些像。”

这么一说,顾微安和陆妈妈同时转头对准了镜子。

仔细一看,两人的眉眼间还真是有几分相似,尤其是两个人的那细微的面部微表情,都是性格很合拍的人才能达到的相似程度,难怪陆妈妈会忍不住对着顾微安有好感。

晚上

陆妈妈派出去的人传来了消息,原来顾家有一对双胞胎姐妹,那么现在的顾若熙很可能就是顾微安了。

只是,顾微安为什么要帮顾若熙来顶替呢?

陆妈妈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边,顾若熙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陆家要举办宴会的事,陆家要举办宴会了,女主角肯定得是她啊,况且从顾微安那边拍过来的照片显示,她和陆家老两口相处的已经很不错了。甚至,有一张照片上顾微安正和陆妈妈一起穿着亲子装。

两个看起来感情好得不得了。

这让顾若熙的嫉妒心理疯狂的滋生,凭什么陆廷琛对顾若熙有好感,就连陆家的老两口都能喜欢她,明明她已经做得滴水不漏了。

想到这里,顾若熙已经柳眉锁死,焦躁不安的拨通了手中的电话,直接把已经在床上睡着的顾微安吵醒了。

“喂,哼,宴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么大的事你居然没有告诉我,顾微安你不会是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吧,我告诉你,明天的宴会必须是我去,你呢,就回到你的丑小鸭生活吧。”

犀利逼人的声音生生逼走了顾微安的全部睡意,她心中的那点嫉妒和不甘就像是被人拿出来晒在阳光下一般,羞赧难耐。

“呵,你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吗?”顾若熙嘲讽着。

顾微安被拉回思绪,字字清晰道:“我会遵守承诺的。”

这是她唯一能保证的东西,她只是在做一笔金钱的交易罢了,其他的,何必要做无所谓的奢望。

顾若熙放心了,满意的勾起唇角,“那就好。”

电话挂断了,顾微安眼神不带焦距,怔怔的看着花纹繁复的红丝绒地毯,耳边还萦绕着刚才的对话。

门把手被人扭动了,陆廷琛从外面走进来。一抬头,撞见顾微安脸色暗淡的样子。

“怎么了,听说你今天和母亲一起去逛街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

这是陆廷琛唯一能想到的了。

“没,我只是在胡思乱想,今天过得很开心。”顾微安努力挤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现在的她已经把顾若熙的脸装习惯了,总是不经意的就对陆廷琛露出笑容。

陆廷琛自动忽略她的后半句话,黑眸仔仔细细锁住她的脸庞,问:“胡思乱想?我很想知道你的脑袋瓜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顾微安有点不敢承受陆廷琛的目光,那束势如宝剑的锋芒仿佛可以直接破入人体,看清顾微安真实的内心。

她慌乱别开视线,“我胡思乱想什么你不会想知道的,你应该累了吧,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顾微安站起来,想暂时逃离现场。她经过陆廷琛的时候,却把他一把抓住,有些强迫性的令她继续看着自己的眼睛。

挑着眉说:“哦?你怎么会知道我没兴趣?说来听听?”

顾微安,你真的不打算挑明你的身份吗。

顾微安迷茫了一瞬,这一刻,她真实的想法就要破蛹而出,那就是她很想告诉陆廷琛真相,想在陪着他的是自己,而不是顾若熙。

好几天下来,给他做饭,欢声笑语的也是她顾微安。

可,这种不顾一切终究是太自私了。

顾微安收敛了一瞬间的心里挣扎,用那种标准的无害笑容冲着陆廷琛一笑:“我在想你啊,现在你知道了吧。你都把我弄疼了。”

顾微安动了动手腕,上面竟被陆廷琛生生弄出来一条红痕,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洗澡水放好了,陆廷琛进了浴室一阵。

他出来的时候,顾微安正并排着腿坐在床沿上,乖乖巧巧的,丝毫看不出是装的。

陆廷琛走到顾微安面前,他身上还滴淌着水滴,全身上下只一条宽松的白色浴巾裹着。

顾微安双手不自主的抓紧了床单,紧张了一些。

谁知,头顶上传来轻飘飘的话:“帮我吹干头发。”

顾微安这才抬头,有些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陆廷琛先一步坐在了椅子上,高大的身材矮下去一般,刚刚好够让顾微安摸到他的头发。

她拿着吹风机很细致的吹着,照顾着他的每一缕头发,干净白皙的手指穿梭在他的发间,陆廷琛就微微闭上了眼睛。

惬意的真的像一只猫儿了。

顾微安一心全部注意在吹头发上,也无暇顾及男人安静时候的美貌。很快,头发吹好了,顾微安用手理了一下他的头发,打算把吹风机放下。

她停滞在空气中的手就这么半空中被陆廷琛的大手给截住了,握的死死的。

可从镜子里看去,陆廷琛还是那副眸子紧闭的样子,只有力道大的惊人的手才表明他根本没有睡着。

顾微安的心猛跳了一下,手上攥着的吹风机啪的落在地上。

安静的空气炸裂了。

顾微安从后背被扯着不由得往前走,一直到了紧紧靠着男人的后背,感受到了他的滚烫。

陆廷琛拉着她的手,留恋的放到了自己的唇边,轻轻嗅着,她身上自带着一股芬芳,就连指尖也是。

陆廷琛在上面落下一个吻,继续用力,顾微安踉跄着步子不得不从他侧身绕过前面来。

更加用力,顾微安被迫跌坐在了陆廷琛怀里。

陆廷琛睁开了眼睛,那其中还暗含着什么复杂的东西。

顾微安小声嗫嚅了一句,“这样是——”

倏地,陆廷琛将她往自己怀里带,封住了她的唇。

顾微安轻轻一颤,闭紧了牙关。

陆廷琛在她大腿上掐了一把,顾微安痛的嘴巴张开,陆廷琛顺势长驱直入,攻城略地般的占有着。

顾微安心乱如麻,她想要抵抗的手渐渐绵软下去。

一夜过去。

清晨,陆廷琛正在落地镜前整理袖扣,阳光透过窗户洒向床上正在睡眠的人儿,顾微安梦呓了一句,转动了一下身子,被子也随之滑落,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腿。

陆廷琛捡起杯子,重新轻轻的给顾微安盖上。

顾微安侧着身体,头发随意的散乱在腮边,昨夜,她的长发在身后如云飘动,陆廷琛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动情,可每次到了关键的时候顾微安死活不肯,最后只有足够的前戏,而没有实际的突破。

陆廷琛眯起眸子,他思考着,昨晚他究竟是把眼前的人当成顾若熙了还是顾微安了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