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3501 2018-10-27 09:05:05

她什么意思?

  难道这个怪物,她也认识?

  这时候皮老板的上半身已经跃出了门槛,只要脚下再一跨,那就能冲到院子里,在狭窄的屋子里,和不知名的神秘来客缠斗显然不是上策,只要出了门进了院子,那广阔天地,进可攻退可守,逃跑的几率也大上很多。

  皮老板打着如意算盘,觉得脚步落地的时候,就能顺势高喊一声,把外面的保镖都给叫进来,彻底收拾残局。

  还反了天了!一个两个,都拿他的这个小院当什么,进出毫无阻碍吗?进个电影院还得买票呢!

  他正这么愤愤地想着,突然腰间一紧,那感觉,像是被湿透的布匹拦腰捆住,既厚且密,湿哒哒,滑溜溜的,越是挣扎,越没有逃脱的可能,反而越来越紧,他难以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腰部,那里缠上了一条黑色的东西……如果不是柔软如蛇,他几乎以为那是人的一条腿。

  可是没有错,那就是人的一条腿。

  当然这是奇怪的,人的腿,有胫骨腓骨大腿骨,还有膝盖,笔直硬挺地站在地面上,支撑人体的所有活动,就算把骨头一截截敲碎,也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软如布匹的效果。

  但这就是发生了,皮老板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条‘腿’在自己腰上绕了一圈,牢牢地固定,一只穿着皮鞋的‘脚’还特地绕到前面来,搭在‘腿’上,打了个活结,还抖了抖脚尖。

  这是活的!

  他惊惧万分地抬头看去,一个‘人’双手拉得长长地吊在房梁上,看不见脸,身体软软地悬挂下来,完全超出了一般人类的长度,足有四五米!

  腰部就在他头顶上,两条‘腿’异乎寻常地长,被拉得超出裤腿的部分,露着白沉沉的皮肤,没有人的肤色,只用眼睛去看的话,软软的像橡皮糖做成的玩具人,被小孩子用力一拉,就会变得很长,很扁。

  但橡皮糖人儿,绝对不会爬在他的房梁上,更不会绕着他的腰,阻止他的行动,把他像一块石头一样地吊在大门中央,简直有如吊烧猪一样的丢脸。

  “来人!来人!”皮老板再也不顾什么体面,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他虽然退隐江湖,但三星堆里还是有他不少忠心手下拱卫,战斗力数一数二的,区区一个怪物,应该……不成问题吧。

  他的声音震耳欲聋,但却一点效果都没有,喊了好几声,除了院子里有阵阵回声之外,一个应该出现的救兵都没有。

  院子还是从前那个院子,细竹摇动,草木清香,夜来香开过了最盛的时刻,现在饱满的白色花朵开始萎靡,冷掉的咖啡也不复刚才的浓郁味道,变成酸涩难喝的一杯黑色液体。

  皮老板眼睛鼓出,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呼救竟然无济于事,那个怪物依然吊着他,在半空里打秋千一样地晃荡,另一条软绵绵的腿,用力伸了伸,脚尖碰触到地面,似乎在犹豫下来不下来。

  它的身体,犹如蛇妖一样的扭曲着,看似绵软,皮老板却从中感受到强大的力量,肌肉紧悍,只要它稍微收缩一下,自己就会毫无意外地从中间断成两截,跟厨子绞断腊肠一样轻松。

  “这是什么!?”他被勒得难受,脸色憋青了,不得不拼命喘气才能呼吸到一点活命的空气。

  更可怕的事,欧阳嘉依然稳稳的站在台阶上,离他只有一米之遥,脸色平静得好像个瞎子,根本没看见面前这一切似的。

  为什么?她为什么一点都不惊慌?难道不应该尖叫着跑出门去吗?

  皮老板用尽全力,试图用双手扳开绕在自己腰间的‘腿’,心里飞快地盘算着,终于得出一个结论:自己怕是老马失蹄,被人骗了,这个看起来普通平常的小姑娘,绝对不是一般人!

  “你,你到底要什么?”他吃力地问,“就为了皮某一个退休的老江湖,下这么大本钱也是难为你了,可我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觊觎的东西?”

  难道是为了钱?可是有这个怪物,不说别的,打家劫舍肯定一把好手,连他这样警醒的老江湖,都丝毫没察觉怪物是什么时候潜入到他屋子里的。

  “说什么呢。”欧阳嘉抢白道,“我可是守法良民,今天来皮老板的院子喝杯咖啡而已,遇上这样奇怪的事,我也很惊讶啊,杨可?”

  “哎!”杨可立刻趋前,毕恭毕敬地问,“夫人有何吩咐?”

  欧阳嘉拿下巴指了指被吊在半空的皮老板:“这事多新鲜呐,还不快录下来,回头往抖音上一发,那得多少点击率啊。”

  “夫人说的是!”杨可喜形于色,急忙摸手机,“哎呀我都忘记了我抖音账号了,其实以前我做野外探险直播,大小也是个红人儿呢。”

  “你们两个!”皮老板险些气得吐血,身子拼命晃动着,连带那个橡皮人怪物也开始晃悠,“要不然你们今天就杀了我,不然我饶不了你们。”

  欧阳嘉幸灾乐祸地说:“哎呀,皮老板,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说着她仰起头,对门里面喊了一声:“别装了,现原形吧,这次你以为我还会让你跑掉吗?”

  怪物很沉默,一声不吭。

  “再用力,皮老板就要被勒死了,这可是你的亲舅舅呀,秦律师。”最后三个字,欧阳嘉加重了声音。

  这话一出,最惊讶的反而是皮老板,他不敢相信,拼命抬头看去,希望能从黑暗中看到这个红眼怪物的脸,以确认是不是欧阳嘉胡说八道。

  但那个怪物把下巴搁在屋梁上,他只能看到拉长的脖颈,喉结上上下下蠕动,却犹如吊死鬼一般惨白。

  不可能的!秦东升是他的外甥,这一点是机密,甚至连心腹都不知道,不管当不当着人,秦东升一直叫他‘皮叔’,从来不改口,就为了怕泄露机密,他这个黑道老大的案底会连累秦东升当不成律师。

  这个孩子跟他不一样,从小清清白白地长大,磕磕绊绊地读书,虽然不那么聪明,但也考取了律师执照,怕打别的官司风险大,就选了遗产继承这个最没有杀伤力的范畴,在他的帮助下,好不好也做到十大律所的金牌律师了,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不良嗜好,平时玩玩石头当消遣,简直是新时代最佳好男人,他还等着这孩子娶老婆,生孩子,让皮家的血脉安全地在下一代身上继承下去呢!

  秦东升怎么会是这个软绵绵缠在屋梁上,红眼睛的蛇一样长的怪物!

“我今天能站在这里,你是不是感到很惊讶呢?”欧阳嘉冷笑着说,“我想了一下,到底是什么人,一定要杀了我呢?想来想去我这个人,唯一的价值就是潘教授的亲女儿,而皮老板虽然有我父亲的遗产继承权,却突然大发善心,起了还给我的念头,我父亲刚刚失踪,要报死亡怎么也得两年,有人,生怕这两年里出现什么变动,比如,我忽然贪心愿意接受了,那就不妙了,所以,我这个碍眼的人,还是死了干净,对吧?”

  皮老板听着听着,却突然感觉自己在下降,那个长手长脚的橡皮人怪物慢慢地,像蛇一样地顺滑而下,身体颤抖着,发出微小的波动,动作却圆滑自然,简直像是一条人形蟒蛇倒挂在屋梁上,悄无声息地直降而下,浑身的肌肉流畅地蠕动着,动作细小而精巧。

  可这是一个人啊!

  他被放到了地面,双脚落地,那条‘腿’也从他腰间抽了回去,然后整个黑色的人形蛇怪突然往下坠落,在瘫软在地的前一秒,又稳稳地拔地而起,整个身体软若无骨地在空中摇晃了两下,犹如风摆杨柳,再度稳住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类。

  秦律师,秦东升,皮老板的隐藏外甥,潘教授的遗产执行律师,忘年交好友。

  此刻,他脸上毫无血色,比刚受过重伤的欧阳嘉还要难看,浑身散发着一股冷血动物的阴森感,两只眼睛没有恢复原状,还是血红的巩膜,中间黑色的瞳孔忽大忽小,转向欧阳嘉的时候,倏然聚拢成针尖大小的一点,死死地盯着她。

  那模样,就像一条饥饿的毒蛇盯上了一只青蛙,随时准备伸出蛇信子,一举擒获。

  “东东……”皮老板感觉自己心脏病都要犯了,虽然他并没有此类疾病,一大早不详的预感全部得到了证实,一对莽撞的小夫妻私闯民宅算什么,被欧阳嘉指着鼻子谴责算什么,遇到蛇一样缠绕在屋梁上,一条腿就能把自己勒死的怪物算什么……

  这个怪物是自己的亲外甥!唯一的亲人!这才是神仙都难救的死局!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啦!?”他颤抖着说,几乎想扑上去,却被秦东升侧头的一瞥给镇住了,那眼神他很熟悉,无数次在自己手下中,那些真正沾过血,做过脏活儿的人,眼睛里,就是这样的神色。

  灰色的,无机质一般,对世间万物都没有感情,杀人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生命毫无意义,和吃饭睡觉一样,是该做的事儿。

  但是他的外甥!是个清清白白的读书人啊!他之前根本不敢和他相认,就是怕自己身边的乌黑环境会带坏这个孩子,他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自己姐姐突发重病,怕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去,才把他们叫到一起,道破真相,自己也答应要一辈子好好照顾他,那之后他金盆洗手,彻底退出江湖,变成了一个酒吧老板过起了养老生活,一心一意地栽培秦东升,希望他的人生之路宽阔顺畅,结果这孩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秦东升的注意力并不在皮老板身上,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转向欧阳嘉,声音嘶哑,还带着气流通过狭窄声带的尖利啸鸣音:“你,怎么知道是我?”

  “猜的呗。”杨可抢答道,“那天在302遇见的,就是你吧?一个怪物藏在床底下,还弄了一堆石头,这不明摆着告诉我们,你是为了石头而来,只是你也搞不清楚,到底需要哪一种……六月五号那天,是你在302对不对?那些石头,是你掰断的吗?你到底在找什么?”

  “无可……奉告。”秦律师依然盯着欧阳嘉,仿佛认定她才是自己的目标,执着地问,“到底,怎么发现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