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3489 2018-08-30 12:17:45

天黑下来了,碧春园各个楼的窗口,此起彼伏地亮起了各色的灯光,温馨的夜间生活拉开了序幕,上班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身心俱疲地回到家,用孩子的欢笑,一碗浓香暖胃的热汤,轻松的家庭相处时光来抚慰自己,发出‘这才是人生’的满足感叹。

  而在这套房间里,虽然也照样有骨头汤扑鼻的香气从客厅弥漫出来,但欧阳嘉只想对天怒吼一句‘这是什么狗屁人生!’

  她斜倚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右手撑头,左手放在沙发靠背上,尽力摆得远远的,像是嫌恶得不愿意再多看一眼。

  不过话说回来,谁的左手好好的突然长出这么一个‘开花’的寄生物,还能唱带说叫麻麻的,估计都是这个态度,没有例外。

  “麻麻?”‘小花’弯下腰,讨好地用花盘蹭了蹭她的手指,触觉软软的,凉凉的,很Q弹,像果冻,在初夏的天气里,倒是不难受。

  “滚。”欧阳嘉言简意赅地说。

  “不要这样嘛,我们很可能要一起相处很长时间的。”‘小花’重新站直了,摇摆着两片叶子,带着电音的稚嫩腔调竟然有几分魅惑的韵味,“我不会害你哒!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你想要的东西……你不是想升职,当头头嘛,或者……”它用叶子在空中兜了个圈,信心满满地说,“有钱可以换大房子!”

  杨可正一边解着围裙一边从厨房出来,闻言不满地说:“嘿,这房子怎么啦,这房子不够你住的?自古说,狗不嫌家贫,你个都不到寸把长的小苗,要那么大的屋子干啥?”

  说完他转向欧阳嘉,一改说教面目,柔情万丈地低声哄劝道:“老婆,吃饭了。”

  

  晚饭很简单,但也是杨可临时抱佛脚,现从网上学的,大棒骨砍成两截,用高压锅煲出雪白的浓汤,柜子里翻出存货的万年青干菜,一泡一烫,立刻青葱碧绿,米粉先浸软,再投入骨汤里煮到半透明,捞起来装大碗配上青菜心,火腿肠切成薄片,漂亮地沿着碗边摆了半圈,中间撒上一撮榨菜末,热气腾腾地端到餐桌上,看了居然让人很有食欲。

  欧阳嘉闷不吭声地坐下,一反餐桌礼仪,把左手藏在桌下,只用右手拿着筷子翻挑着骨汤米粉,尝了一根,面无表情地挑剔道:“忘记放盐了。”

  “哦哦。”杨可屁股还没坐热,立刻起身跑回厨房里拿盐瓶,在他没看见的地方,欧阳嘉抬起眼睛,怔怔地看着他匆忙的背影,眼神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惆怅。

  “麻麻?这里好暗哦。”从桌子底下传来‘小花’闷闷不乐的抱怨声,它之前虽然也算‘苏醒’,但只能靠精神波接触感知周围的世界,对现实的认知还没有截获手机里的数据电磁波来得多,今天是被意外情况生死关头‘催熟’的,才一睁眼,几乎算个刚出生的婴儿,正是看什么都新鲜,怎么都不够的时候,却被一下子塞到了桌子底下,抬头就只能看到桌板,低头就是地板,光线都没有,也是很委屈了。

  欧阳嘉冷笑道:“不然拿个袋子把你套起来?”

  ‘小花’立刻不做声了,这时候杨可也拿着盐瓶回来,殷勤地给她撒了点盐,期盼地问:“再尝尝?”

  欧阳嘉再度拿起筷子挑了点尝了,其实还有点淡,但是她也懒得理会了,敷衍地点了点头:“还不错。”

  杨可高兴得满脸放光,大包大揽地说:“以后天天给你做!”

  “算了吧。”欧阳嘉心情不好,尖刻地说,“嫁给你四年了,也没吃上几回你做的饭,现在你倒是肯学了,以后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小姑娘。”

  杨可吓得连筷子都差点掉了,急忙指天发誓:“什么小姑娘!没有小姑娘!自始至终我就只喜欢你一个啊!我以前是懒……不不不,以前是我不懂事,端着大男人的架子不肯放,没有好好摆正自己在婚姻里的态度,让你觉得我不可靠,没事!从此以后我都改了!现在不都宣传男女平等嘛,以后你就专心拼事业,这些洗洗涮涮做饭带孩子的事,我都包了!决不让你有后顾之忧!”

  他指了指窗户外面,对面楼里的点点灯光,充满憧憬地说:“到时候你不管几点钟回来,我都能让你吃上热饭热菜,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你说好不好?”

  欧阳嘉迎着他期盼的眼神,把左手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小花’本来都安静了,花瓣合拢打瞌睡,陡然被拿到灯光下,还摇来晃去的,顿时抖动着叶子,发出不满的‘哎呀’声。

  “好啊,你要能把这‘孩子’带走,我就答应你。”欧阳嘉好整以暇地说。

  说完她把左手又放了回去,不顾‘小花’娇气地抱怨‘讨厌厌!’,埋头继续吃米粉。

  她本意只是想讽刺一下,没想到杨可双眼放光,摩拳擦掌地说:“就这呀!?你放心!瞧好吧!我毕生功力都用上,一定让你摆脱这个小怪物!什么呀,我可是人类!还能有难倒我的时候吗!?老婆大人,从今晚起,你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我来对付它!”

  杨可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它’这个小怪物可是长在老婆手上的,自己要对付它,那就等于要待在老婆身边,诶嘿嘿嘿,这好像也不错哦,是增进感情的好时候。

  他没注意到自己已经露出了傻呵呵的笑,欧阳嘉瞪了他一眼,生硬地说:“米粉就放在你面前,还流什么口水,快吃!”

  杨可自动把这句话理解为老婆对他的关心,笑得更傻了,看都不看,直接用筷子捞起一大绺米粉往嘴里塞去,被烫得哎呦一声,当着欧阳嘉的面又做不出再吐回碗里的邋遢事,只好苦着脸,一边歪着嘴咝咝哈哈地吸气,一边咀嚼着。

  要是从前,欧阳嘉不生气也会一句‘埋汰鬼’扔过来,但是今天她心情复杂,看着杨可的狼狈样子竟然觉得有点开心,唇角不自觉地微弯上翘,露出了许久没有的笑容。

  杨可辛苦地嚼着滚烫的米粉,错过了她这难得的一笑,还在笨拙地试图把话题拐回来:“说真的,我的厨艺还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明天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不会我就学,现在手机APP可方便了,要做什么都有,安卓机就是便宜又好用,不像……”

  他忽然想起老婆工作关系,一直用果机,急忙把后面一句话伴着米粉吞回去。

  “再说吧。”欧阳嘉淡淡地说,有一口没一口地挑着米粉吃,却没有表示出明显的拒绝之意。

  杨可却觉得,老婆没有放下筷子冷冰冰地说一声‘明天我还有事,今晚也不在家住’就是自己胜利的一大步!他高兴起来,看着两人对面而坐倒映在玻璃窗上的影子,感慨地说:“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吃过饭啦!”

  “哦?”欧阳嘉慢悠悠地重复他刚才在厨房里说的话,“蟹肉海胆真好吃呀。”

  “那不一样!”杨可赶紧说,“我是说,我们俩,像刚结婚的时候一样,就这么面对面坐着,吃饭,嗯,那时候我只会泡面,你只会煮菜稀饭,顶多在菜市场买五块钱的卤豆腐干,你一块我一块地这么吃。”

  他单手拄着筷子,看着玻璃窗上的影子,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芒,回忆着那些甜蜜的从前:“那时候可真好啊,我以为我们会一辈子这样下去的。”

  欧阳嘉无动于衷地说:“我可不想。”

  “亲爱的……”杨可可怜巴巴地叫她,“你就一点不怀念我们的新婚时光吗?”

  欧阳嘉微微叹了口气,停下筷子,看着他:“我为什么要怀念月薪不到五千,每天通勤单程至少四十五分钟,一点经验和能力都没有,每天往公司走的时候都惴惴不安,对面临的挑战心怀恐惧的日子?就因为每天回家可以和你面对面一起坐着吃菜稀饭?”

  杨可支吾着说:“其实我觉得挺好吃的。”

  “别转移话题!”欧阳嘉气不打一处来,就知道这家伙又要使出胡搅蛮缠转移概念大招,刚放下筷子准备摊牌,忽然听到桌面上‘咚’地一声,好好地放在旁边的盐瓶倒了!瓶盖被撞开,里面白花花的结晶体洒出来一大半。

  地震了?!她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下意识地起身就要冲刺,还没等屁股彻底离开椅子,就清楚地看见了罪魁祸首,‘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她手背上沿着桌子腿偷偷摸摸爬上了桌面,摸索着拉长‘茎秆’的时候大约不小心,一头撞上了盐瓶,不但撞倒了发出声音惊动了他们,而且自己也被白花花的盐撒了一头。

  看着一朵花猛然从桌面小小的白色盐堆里拔地而起,近乎疯狂的摇着全身所有能动的地方,还大声‘哭叫’着喊‘讨厌!讨厌!最讨厌氯化钠啦!’,要不是欧阳嘉和杨可今天见识了太多的不可能,对这种小场面已经麻木了,搞不好还真会吓一跳。

  但此刻,两人就无动于衷地看着‘小花’疯狂摇摆着作妖发癫,眼睛都不多眨一下。

  杨可还幸灾乐祸地拍巴掌补刀:“好玩吧?没玩过吧?”

  “讨厌讨厌!最讨厌爸爸了!”‘小花’尖利地发出刺耳的电音,坏脾气地抗议着。

  杨可憋不住地噗嗤一乐,看了看欧阳嘉的脸色,赶紧撇清:“不要乱认亲戚,我媳妇还没认你这个捡来的孩子呢。”

  “啊~~~讨厌啦!”‘小花’拼命抖动,落到身上大部分的盐粒子都被洒了出去,撒得满桌都是,但整个果冻般的‘躯体’上还是覆盖了一层细密的白色晶体,怎么也甩不脱,它急了眼,看到近在面前的一碗汤粉,不管不顾地就跳起来,一头扎了进去。

  盐遇水即化,几乎是转瞬它就摆脱了粘在身上让它不舒服的东西,畅快地浮出水面,还用两片叶子打着水,被细长花瓣簇拥着的中央部分转着旋儿,摇头晃脑,在碗里推波助澜地引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小涟漪:“好舒服!”

  杨可吓懵了,不知所措地看向欧阳嘉,欧阳嘉面无表情地看看他,又看看自己的碗,还有在碗里洗澡的小怪物,然后猛然一闭眼,不顾仪态地发出丝毫不逊色的尖叫‘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