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寄生花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3476 2018-11-21 09:07:23

欧阳嘉眨眨眼,眼泪流的更凶了,哽咽着说:“没有。”

  “别啊!”杨可停了下来,笨拙地用手擦去她脸上流淌的泪水,低声安慰道,“不怕,有我呢。”

  欧阳嘉心里也非常羞于在杨可面前露出这副脆弱的模样,她吸了吸鼻子,直接凑过去在杨可的T恤上蹭了蹭,把泪水擦干净,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抽噎着问:“怎么不跑了?”

  “哦……我在想,要不要冒一下险。”杨可指着一侧的楼梯间‘安全通道’的绿色指示灯,“我们可以顺着楼梯跑下去,但是我看过好多电影小说,既然是幻觉的话,搞不好我们会遇见一个死亡循环也说不定,永远下不完的楼梯,永远到不了一楼的大厦……跟鬼打墙似的,那样就更麻烦。”

  欧阳嘉瞪大眼睛,让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清晰起来,但是她眼前依然是盈满的灰色雾气,浓郁而黏腻,彻底包围着她,什么都看不见。

  “还有一种办法。”杨可回身指了指窗户,“就是豁出去,撞开玻璃跳下去。”

  “你疯了!这是二十楼!”

  杨可伸出手臂搂了搂她,安慰地说:“不破不立,向死而生,如果真有鬼的话,那么它会影响是我们的思维,让我们习惯性地按照正常的思路去考虑,但是在这种幻境中,往往是最不可能的死路才有一线生机。”

  他用下巴蹭了蹭欧阳嘉的发顶,坚定地表示:“别怕,我先跳,要死,我死在你前头。”

  欧阳嘉怔怔地看着他,灰色雾气遮掩,只能看到他的下巴,不知道怎么的,透着一股不寻常的坚毅,和以前一贯的油嘴滑舌偷懒耍赖的杨可截然不同,虽然看不到脸,但甚至觉得……他有点帅!

  “你……你肯定吗?”她呐呐地问。

  “不肯定啊。”杨可理所当然地说,“但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嘛。”

  欧阳嘉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突然抬起脚,狠狠地踢在他的小腿上,咆哮道:“我还以为你真有主意,闹了半天又是看闲书看来的!杨可!你能不能正经一点!现在我们是生死关头,说不定都要死在这里,你能不能真拿出点可行方案来!?”

  杨可被踢得哎哟一声,放开了她,委屈地说:“我说的这个就很可行啊!”

  浓雾恰到时机地涌入了两人中间,欧阳嘉彻底什么都看不见了,甚至也没有那只一直抓着自己的手感受不到人类的体温,这更让她慌乱,使她的情绪越发失控,声音尖利到近乎嘶哑:“我最讨厌你这样!永远不在乎正事!永远耍小聪明!好像自己很能干一样,其实说的都是狗屁!你说的可行性方案,就是让我们从二十楼跳下去?!”

  “不是……你听我说……”杨可看着近在咫尺的欧阳嘉,脸色惨白,双眼空洞,明明自己近在眼前,可是她的眼神却好像根本看不见一样。

  “说什么!说明天一大早环卫工人会发现我们俩一起躺在一楼广场上当肉酱吗!?”那股莫名的恐惧又不知不觉地侵入了欧阳嘉的思维,让她的情绪逐渐混乱,说话压根不经大脑,负面的情绪搅动着她深藏在心底的黑色记忆,恶意地玩弄着,让她多少年来积郁压抑的怨气一股脑地喷发了出来。

  “我欧阳嘉这辈子,一直都是坚定不移地走一条我认定的道路,最后悔的事就是认识了你!嫁给了你!”她被浓雾包围,压根看不见任何东西,所以也不敢走动,只能朝着以为是杨可出现的方向喷射着内心的怒火,“那时候你看我是什么?单纯好骗的乡下土妞,还是教授的独生女儿,所以你就动了心是不是?是啊,我年少无知,刚到大学里来,什么都没见过,除了学习打工,连和同寝的人都很少说话,你就看上了我简单,好操纵,长得还可以,能满足你的虚荣心,容易上手,是不是?!”

  杨可大声说:“欧阳嘉!你够了啊!这不是算总账的时候!”

  “人都要死了,这时候不算账什么时候算!”欧阳嘉情不自禁地向后退着,没两步就碰到了墙壁,她受惊地一颤,回头看去,触目所及的依然是无边无沿的灰色雾气,无数张脸在里面浮浮沉沉,眼睛和嘴巴都闭着,仿佛在沉睡,但各种各样的絮语还是疯狂地涌入她的耳朵。

  为了跟这种逼得她差点发疯的杂音对抗,她只能竭尽全力地大声试图盖过去:“要不是我什么都不懂,怎么会嫁给你!现在我后悔了,我见过了太多太多的男人,每一个都比你强!他们也许没有你的房子,你的车,但他们用自己的双手辛辛苦苦地攒着钱,有好多个人生目标等着他们实现,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而你呢!你爸你妈给你买了房子,给你买了车,给你买了商铺,拿钱给我当了彩礼,风风光光把我娶进门,所以你就什么都不用奋斗了,可以不工作了,从此之后爱怎么玩就怎么玩了?”

  眼泪再度滚滚而下,她也不知道自己满心的悲凉绝望是从何而来,但就是感到悲哀,仿佛回到了很久之前,刚被母亲送回老家,完全陌生的世界,半夜蜷缩在被子里抱着自己哭泣的时候。

  她的未来是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希望。

  她也许今天要死在这里,过去的奋斗变得毫无意义。

  “我怎么会嫁给你这种男人……”她自言自语地问道,脸上的笑容变得凄凉而放弃,“四年了,我一直试图说服自己你只是贪玩不上进不成熟,慢慢会好的,但是我现在连自己都欺骗不了,你不是我要的那个人,我早该知道的!”

  杨可怔怔地看着她,倒不是为了她嘴里的斥责而伤心。

  欧阳嘉面对的方向并不是他站的地方,而是另一侧,这么看起来,她好像在对着空气谩骂,而完全忽视了自己这个大活人就站在一边一样。

  老婆出现幻觉了怎么办!按住了亲一口能好吗?

  他还在不着四六地瞎想,忽然耳朵一竖,听到了远处一种奇怪的声音,跟刚才在欧阳嘉办公室听到的一样,微弱,细密,像是玉米生长的旺盛期,半夜都能听到的拔节抽条声,错落有致,又连绵不绝……

  杨可转头一看,吓得直接跳了起来:“卧槽!那是什么玩意儿!”

  这条走廊的另一端,就是他们刚跑出来的罗明办公室,锁是被他踹开的,门板一直歪歪斜斜挂在合页上虚掩着,现在那扇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从里面爬出来一个怪物!

  看外形,就是那个红裙女,但她现在的行动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依旧是刚才破窗而进时候滚落地上导致的四肢爬行,下巴贴地,脊背高高弓起,乌黑的长发披散开来,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飞舞——之所以有这样的效果,是因为她的速度奇快,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这几百米的距离,还不够她一分钟爬的,一眨眼的功夫,就会来到跟前!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杨可不用脑子想,也能知道。

  他看了一眼还对着空气滔滔不绝‘算总账’的欧阳嘉,心里一阵酸楚,低声道:“嘉嘉,就算你真不喜欢我,今天可能也要和我一起死在这里了。”

  “啊!?”欧阳嘉正骂得起劲,忽然从另外的方向传来了杨可的声音,她茫然地转向,试图找出声音的来源。

  杨可没有给她犹豫的机会,鼓足勇气冲过去,一把搂住了她,欧阳嘉惊慌之下,双手握拳,拼命地捶打着他的身体挣扎着:“放手!杨可!你这个王八蛋!你干嘛!”

  “老婆……”任凭她拳打脚踢,杨可死死地抱住她,怎么也不肯放手,在她耳边低声说:“别怕,别怕。”

  我知道你怕疼,所以我抱着你一起跳下去。

  我知道你爱美,所以摔得支离破碎的只会是我。

  嘉嘉……别怕,有我在。

  杨可一闭眼,一咬牙,就要抱着欧阳嘉冲向那扇前面的大落地窗,就在这时候,从罗明的办公室又传出一阵奇怪的动静,声音从小到大,犹如沸水咕噜咕噜翻泡开锅一样。

  这动静甚至触动了正爬向这边的红裙女,在离杨可还有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吃力地转动着头颅,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转了一百八十度,看向自己身后的方向:“有人……加班?”

  “咕噜咕噜……”

  “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气浪从办公室内部呼地一声扑出,那扇歪歪斜斜的门彻底没了牵挂,被推着冲出来一百多米远,重重地一声扑倒在地面上,回音震得杨可和欧阳嘉都摇晃起来,眼睛一时没了焦距,迷茫地眨着。

  “怎么……回事?”杨可伸长脖子,试图搞清状况,“总不会是……真的有第二个怪物……”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兴高采烈,就差拍巴掌了:“打起来!打起来!”

  这一声把欧阳嘉也给震醒了,她失神地靠在杨可怀里,对刚才那个泼妇一样的自己感到羞愧不已,她到底发了什么疯,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回想起八百年前的陈词旧事来,还借此为由头对杨可非打即骂……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迁怒了,因为人生突然又进入她自己无法掌控的状况,她不知所措,又拒绝承认这是自己还不够强大的原因,认为自己已经做得够好了,于是只能归咎于杨可太不中用,以至于拖累了她。

  可是……并不是这样的。

  “杨可,我……”她想说什么,但刚才嘶吼得太厉害,嗓子一时都难以发声。

  “嘘……”杨可把她又往怀里搂了搂,低声说,“别出声,看戏。”

  红裙女聚精会神地盯着出声的方向,过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任何情况,于是又记起来自己‘捕猎’的目的,长发一甩,在空中划过一道漆黑的不祥曲线,再度把头的方向调整到了这边。

  杨可倒吸一口凉气,还没等叫救命,就听见从远处的办公室里,传出来一个娇滴滴,软乎乎,他熟悉的声音撒娇地抱怨:“哎呀,这里好黑呀!”

  “小花!小花!”就像被打了一剂强心针,杨可不顾一切地直着脖子喊了起来,“我们在这里!快来!过来!小花!good girl!来爸爸这里!”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